【全职/黄沐/架空】乐在其中——求婚番外

*时隔一年多的番外掉落!这一次这个故事是真的完整了

*黄少天没像他想的那样求婚,苏沐橙也没像她想的那样“拒绝”

*谢谢读过这个故事的所有人。


(1)

黄少天醒来后觉得头疼。

这份疼痛有百分之四十是外因,他在惊醒时腿一蹬脑袋一伸磕着了床头,差点磕出回声,疼的他当场抱头就差翻滚。

还有百分之六十是内因,因为他是被一个噩梦吓醒的。

梦里的他在向苏沐橙求婚,就如最近他暗搓搓计划的那样,现实里他查了快一个月的资料,整出了八十多种华丽、盛大、惊天动地的方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记全,在梦中他就实行了其中一种。

只见他单膝跪地怀抱吉他,对心爱的姑娘深情开唱,把求婚词编成歌谣,唱你愿不愿意...

【这次贺啥贺乱舞吗?】检非违使想不通

*通篇瞎扯,私设如山,前一篇请看这里

*这故事其实应该叫“锦上添花想不开”吧,以后开次五倍经验就写一写这边这个沙雕世界(没事怎么突然立flag,果然想不开x

*刀剑乱舞这个只会用爱发电x的游戏真的很消耗爱,但他就像我稀少的、爱上的其他东西一样,他的每一个部分我都愿意献上我的爱,不仅仅是陪我建立本丸的家人们,还有这些“敌人”ww


(1)

我驻扎在阿津贺志山那边,已经三年零十个月了。


(2)

当年面试的前一天,我紧张的睡不着,就起床给自己炒了一盘蛋,因为没掌握好火候而炒糊了一半,我心中伤感,但觉得不能浪费粮食,就勉强都咽了下去。

然后我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盒牛奶,一...

【刀剑乱舞/歌仙祭】第十场---他的谜底与她的临时奖励

*巨型flag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咦,说好的冷笑话呢?冷笑话呢!不过写了十分之一了!太好了!还有十分之九!还有十分之九……

*人一紧张就容易变得毕恭毕敬,对谁都是x


百人一首-其之十


蝉丸

「これやこの 行くも帰るも 別れては 知るも知らぬも あふ坂の関」


“歌仙,你的逢坂关在哪里?”

她问的随便,就像在问“歌仙你的刀在哪里”,歌仙兼定想她还不如这么问,还好回答一点。

每次她冷不丁来这么一出他就觉得自己正在参加一场猜谜会,谜底距离谜面九曲十八弯,要猜出来得先学她的思考模式,对歌仙兼定来说无异于自降身份,既不风雅,他也不乐意。

其实说难也不难...

【凹凸/全员向/架空】Welcome to the AUTO street!(2-7)

*tag请搜索“欢迎来到凹凸街”,缓慢连载中!前情

*太久不更的麻烦之处在于需要若无其事的添加很多前情提要,因为很难有人记得啊!我自己都快忘了!

*笔力实在不够,章节之间断层比较严重,我根本是在通过连载练习不同感觉的写法嘛x希望在整个凹凸街完结的时候写法能稳定一点!如果有缘,不管要连载多少年(?!)也请看到最后。


(11)

与莱娜小姐短短几十秒的邂逅,对紫堂幻来说不仅是治愈的时刻,更是心灵的净化。

他想用自己看过的一切温柔美好的文字去形容刚刚的场景,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将回忆变成实物,万一他以后遇到什么迈不过去的坎,还能翻回去看看。

这并不是一个适龄男性头一遭的情窦初开,而是...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特别篇(小)---刀之语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是夜谈系列的小特别篇,本次出场是本丸新选组的各位,清光是半个主角!

*其实我只是想写剥花生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扯出了这么一篇

*中秋节了啊,今年买的蛋黄月饼蛋黄不够咸←这是我的中秋感言


(0)

这世上有许多失败者。

比如为了胜利而不得不失败的人。

比如拼命挣扎到最后也终究失败的人。

比如跌倒在半路,连失败的资格都无法获得的人。


这些人的故事,到底由谁来记住,谁来讲述呢?


(1)

“我最近啊,看了两本讲宫斗的书。”

我兴冲冲的对清光比划了一个V字,但他的注意力全在手中的漫画上,连往日总在我面前表现可爱争夺宠爱的人设都...

【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九场---他的误解与她的联想偏差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标题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是歌仙误解了

*会伤感的只有感情丰沛的文系,有些人只是随口一说,然后专注于水果


百人一首-其之九


小野小町

「花の色は  移りに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我身世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まに」


歌仙兼定走到手合场时,发现里面已经有先客了,还不是一两个,是一群。

再大的空间里只要装下了一家十几口的粟田口家后就会有种莫名的狭窄感,好像一棵大树被一圈篱墙包裹起来,而在其中担任大树角色的当然是现在被围在中间的一期一振,作为深受一家爱戴的...

【刀剑乱舞/歌仙祭】第八场---他的心情与她的小小失言

*巨型flag目录请戳这里

*莫名其妙的争吵(但没吵起来)和莫名其妙的和好(也没看出好起来)

*清光:你们快点来找我啊!!!


百人一首-其之八


喜撰法師

「わが庵は 都のたつみ しかぞすむ 世をうぢ山と 人はいふなり」


“不好了!不好了!”


自打之前喝高了闯进来还把酒泼了半张桌子的次郎太刀被他摁着脖子差点淹死在酒缸里后,歌仙兼定的书房——连带着“歌仙兼定的书房”这几个字都成了本丸的高危雷区。

所以歌仙兼定对这两声突如其来的呼号毫无防备,一惊之余还弄折了手里的书页。

他心疼的赶紧伸手去抚平纸上的褶皱,虽然无暇抬头,但他也在等那...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汇总目录请点这里

*本篇又可以叫“只有大典太不知道”,请看完全文再来体会一下(笑)

*这是定时发布,这会儿我应该还没起床……现在夜谈的成稿时间真的越来越恐怖了,我到底在燃烧什么玩意儿写夜谈啊……生命之火吗?


Talk 61---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醒过来的时候,我眼前的一切就像被打上了一层厚厚的码。

模糊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到底是面对着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以至于竟会出现这样充满自主规制效果的景象——我愣怔两秒后尝试着眨了眨眼,眼前的马赛克风景开始像匹配成功的俄罗斯方块一样有了松动。

大约是糟糕到顶点就只能转好吧,况且这症状也不是今天才发作,我也习惯了,这两天我一直...

【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七场---他的吉签与她的忧心之月

*巨型flag目录请戳这里

*这个周末回了趟老家干得全是力气活,写不出温柔的文字啦!

*但家里的炸鸡腿真好吃,真香


百人一首-其之七


阿倍仲麻呂

「天の原 ふりさけ見れば 春日なる 三笠の山に 出でし月かも」


歌仙兼定是不可能做偷窥那种事的,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做的。

所以眼下这个状况是凑巧,只是凑巧,真是凑巧。

他就凑巧站在那么个对房内景象一览无余的位置,本来就虚掩着的门也是凑巧被哪里来的风吹得更开,更凑巧的是……这里可是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难道还不允许他不动声色地在外头观察观察?特别是那位“客人”一进去...

【刀剑乱舞/歌仙祭】第六场---他的疑问与她的正确回答

*巨型flag目录请戳这里

*本篇发生在婶入职第一年的七夕

*就是因为有这篇故事,歌仙大佬才会毫不犹豫的使用手刀技能x


百人一首-其之六


中納言家持

「鵲の 渡せる橋に 置く霜の 白きを見れば 夜ぞふけにける」


“果然用纸鹤桥代替鹊桥还是挺怪的。”

她语气轻快,语速也快,短短的句子像是不小心从嘴边漏出来,一不留神就被放任溜了过去。

偏偏歌仙兼定听得一清二楚,特别是他刚细心调整完手上纸鹤的翅膀和尾羽部分,还正在思考是不是能折得更圆滑一些——听到她的话后他停下手抬起头,脸部线条紧绷得像要随时暴起砍人。

“你再说一遍。”

她倒吸一口凉气,立刻猛...

1 / 39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