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女审出没】特别篇---过去与现在与未来与我与大家

*汇总目录戳这里

*新年快乐!成稿明明在1号,修改就到2号了……

*本丸全员出场!但审神者很多时候不出场x平时夜谈的时候婶太拼命,新年就让她被宠宠吧


「第一日 夜」

 

(1)

大家。

当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

已经怎么样了呢?

嘛,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交给你们喽。

加油!

 

「第二日」

 

(2)

她不见了。

虽说她是一个经常搞幺蛾子的人,但不辞而别的事她从来不会做,就连假装离家出走都要嚷嚷的人尽皆知,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悄无声息的离开。

其实这几天她都不在,去年这个时候她硬是撑到新一年的到来才连夜回家,今年他们实在不想看她再这样奔波,所以早在几天前就催促她提前回去,她一开始还有些犹豫,后来还是听到他们说“既然提前走了就要提前回来,第一天晚上的晚饭就要回来吃!”这样的话后才点了点头。

她走的那几天本丸安静不少,她临走前在门口放了个大盒子,说让他们把写好的年贺状放进去,内容她都指定了,要他们写写新年愿景,想对她说的话之类的,等她回来后当场拆封,还说要当场“回信”,当然是口头上的。

已经看过不少现世漫画的加州清光吐槽说这与其说是“年贺状”,不如说更像什么毕业典礼上的在校生送辞和毕业生答辞,结果被她弹了额头。

“什么毕业啊!等到春天的时候我这个审神者才刚满两年哎!不要因为觉得跟溯行军打架很烦就随便炒我鱿鱼!”

每天嚷嚷着工作好烦的反而是你吧……

——真想这么吐槽,但不能说,说了她就要闹了。

 

公休第一天的晚上,她果然回来了,烛台切刚把饭菜端上桌她就拎着大包小包进了门,

她带着一如往常……不,应该说是一如“去年”一般的笑容,给凑到她身边去的短刀们一人一个拥抱,然后把带回来的零食发给他们,被烛台切催着去洗手换衣服……那个时候她看着一切正常。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她真的都很正常,非要说哪里不正常,大概是她回房间前拿在手里的瓶子,瓶中的液体少了大约三分之一,应该是她回来之前喝掉的。

“嗯?这个?啊,回来的时候政府工作人员逮着个审神者就发啊……你们看这上面还写了广告词。”

——政府最新出品!让您暂时忘记平日的繁忙!度过一个美妙的新年!

大红色的字印在透明瓶身上,有点刺眼。

“但是这个一点味道都没有啊!”她嫌弃的瘪瘪嘴,“我都想扔掉了……啊,今天我就先去睡了哦,明天我要读你们的年贺状了!做好准备哦!”

那个“年贺状”他们倒是已经写好了,不过是匿名写的,不然连内容带名字一起被读出来感觉跟公开处刑一样……

本丸中也许有暗暗期待她即使这样也能认出什么话是谁想传达的刀剑男士……不,是一定有吧。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二个新年,比起第一年,他们有没有……更靠近一些呢?

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新年公休第二日,她将会消失不见,留下来的,只有不知所云的字条,还有……

 

呃……

还有,一个正缩在床角,穿着单薄睡衣,抓着被子一角,眼含泪花问着“你是谁”的小女孩。

一大早来叫审神者跟他们一起吃“新年第一顿早饭”的药研藤四郎在那一瞬间心头飘过千言万语,他想了又想,觉得唯有一句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抱歉,鹤丸,我要用你的台词了。

这么想着,他脱口而出: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3)

“是大将。”

药研看了一眼拿着勺子坐在桌前吃早饭的她,回过头来,对围在这边几乎要把他堵到墙角去的其他人进行情况说明:

“问过名字了,确定是大将。因为她完全没有‘现在’的记忆,所以不是变小了,应该是‘过去’的大将,今年八岁,她记忆中今天也是新年的第二天。昨天大将的父亲因为突然有工作所以留她一个人在家……然后将她拜托给了这里的主人……而这里的主人也因为有紧急工作,所以又将她拜托给了身为邻居的我们。是这样的设定。”

“……这设定也是她的记忆?”

“不,是为了不让大将警戒我们所以我瞎编的。”

“好歹编的再用心一点啊?!”

“时间太急没法编的更细了。”

“漏洞太多了!为什么主人反而会相信啊?!”

“可能是因为我跟她说我今年十岁吧,小孩子不会骗小孩子……估计是这个心理。”

“……”

就算把年龄砍半再砍半也不可能得到“今年十岁”的结果,为了让她降低戒心居然拼到这个地步,简直不知道该感叹“不愧是药研”还是“不愧是粟田口家”。

“……为什么主人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

“还能变回去吗?”

“不知道。不过,如果异变足够严重,这会儿政府已经派人上门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尚在可控范围内?

大家回头看了看正在埋头猛吃的她……话说五分钟前她是不是还很紧张的半天没敢把勺子放进嘴里来着……

刀剑男士们面面相觑,开始小声讨论:

“为什么主人披着毛毯……不冷吗?”

“到哪里去找八岁小女孩的衣服……”

“主人就那么轻易相信那个设定不太好吧……戒心是不是太低了点……”

“所以她说的真的是真名?我还一直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

“那个……”

“现在怎么办?药研的设定是……我们都是邻居?太可疑了哪有那么多邻居……”

“那个……”

“怎么跟她搭话啊,什么过去的主人,而且她完全不记得我们吧?”

“那个!”

这下他们终于注意到了她的声音,此刻连转头看她都要做心理建设的诸位刀剑男士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她正看着这边,手上端着已经空了的碗,明显是想跟他们说话。

怎么办!谁来接茬?!

一群历经时代变迁的古刀被年满八岁的人类女孩吓得都不敢说话,看她捧着碗,说不定是想问跟食物相关的问题,那这里还是让烛台切来搞定!

只可惜烛台切光忠的形象不太适合跟第一次见面的小孩子沟通,她明显被他的装束吓了一跳,肩膀瑟缩了一下,看着都在发抖了。

烛台切也很尴尬,根本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只能尽力放轻语气:

“……怎么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了口:“那个……我还可以……再吃一碗吗……”

……八岁小女孩的早饭饭量应该是多少来着?

烛台切看了看她手上的空碗,最后还是决定先答应她再说,于是他往前迈了一步,向她伸出手,“我再帮你盛一碗吧。”

她轻声道谢,站起来将碗举起,烛台切弯下腰来,去接她的碗。

“这个……很好吃……”她突然说。

“是嘛,能合你胃口就好了……”竟然会在食物的话题上跟她说出这种客套话,烛台切都有些恍惚了。

她眨眨眼,盯着烛台切的手看了一会儿:“难道,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呃……是的。”

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请,请问你的名字是……!”

“烛台切……光忠。”

她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下来,全然不见刚才紧张的模样,甚至还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她说:

“这个真的很好吃!谢谢你!光忠哥哥!”

 

她这一声甜甜的“光忠哥哥”可谓余音绕梁,杀伤力巨大,所有人只觉得烛台切整个人一僵,等他过一会儿再回过头来时,感觉就可以改名叫烛台切光圈了。

周身似乎都在散发闪亮光芒的烛台切光圈……不对,光忠,对着大家竖起了大拇指:

“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吧。”

其他人:“……”

 

(4)

顾虑归顾虑,早饭还得吃,于是她开始吃第二碗早饭,而大家也陆续开始吃饭了,不过他们都有意识的没像往常那样坐她边上去,全挤在桌角,夹个小菜都能把筷子捅别人身上去。

大家沉默的开吃,沉默的吃完,沉默的收拾,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只能大眼瞪小眼——她也不敢瞪,只敢用小眼神偷瞄,一些人很想上去搭话,比如长谷部从一开始就坐立不安,但又怕贸然说话会吓着她,最后只好憋着。

过了好半天,她突然有些别扭的动了动,小声开口:“那个……”

她又要找他们说话了!

一群刃瞬间挺直背,又陷入了“到底应该让谁来接话茬”的艰苦抉择,最后还是决定让短刀来做突破口,于是短刀们集体猜拳,最后被推出来的是乱藤四郎。

平时找她说话都会习惯性坐到她身边去的乱现在只能——其实心里还有点委屈——站在原地:“怎,怎么啦?”

她看了一眼长发短裙可爱款的乱,像是稍稍松了口气:“那个,姐姐……”

而乱则是提了口气:“姐姐?我?!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他这边说完就心道不好,这个否认算是条件反射,但否的也太强硬了,是不是吓到她了?看她好像都开始抽鼻子了!

“对不起……”她低下头来。

她都开始失落了!

乱赶紧回头向自家兄弟们投射求救的目光,怎么办!这个局面怎么挽回!现在承认自己是女的还来得及吗?!

可惜为时已晚,她的目标是找个“姐姐”,本丸长发角色何其多,每个看上去都像姐姐,不差乱一个。

虽然是“过去的”她,但到底还是“她”,明显勇于尝试,最后她犹豫了一会儿,锁定了下一个目标:

“姐姐……?”

保险起见她这次带了些疑问的口气,而被她搭话的和泉守兼定则是差点要把桌子掀了。

“哈?!”他一拍桌子,“本大爷可是……谁踢我!”

被踢的是右腿,不是加州清光就是大和守安定……他刚想瞪他们,就被坐他左边的堀川国广扯了袖子:“兼桑,这里你就先忍耐一下,看看她要说什么吧,再被拒绝一次她说不定就要哭了啊。”

“为什么要我……!”

“因为现在被搭话的是兼桑啊,只有兼桑才能做到了!”

此话一出,和泉守多少有点小得意了。

“好吧。”既然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和泉守抬手理了下头发,本来还想再捏个兰花指,不过他捏不出来,“找本……本小姐什么事啊。”

“噗……”

靠,现在笑的待会儿都给他记住!

和泉守暗自咬牙,她则是为终于找到一个“女孩子”而安心了,她站起来朝和泉守那边挪了挪,压低了声音——虽然其他人也都能听到。

“那个,姐姐,我……我想上厕所……”

和泉守:“……???”

和泉守一脸惊恐的扭过头来,看向刚才让他“先忍耐一下”的堀川国广,他忍耐了!现在怎么办?难不成要他陪她去上厕所?!

堀川国广移开了视线。

国广你背叛我???

——即使感受到这样的视线,堀川国广还是坚定不移的,没有回头。

 

最后还是药研救场,告诉她她之前醒来的那个房间里什么设施都有,问她还记不记得回去的路。

她点了点头,自己裹着毯子朝房间进发。

药研目送她走过拐角,然后叹了口气:

“我们还是对下设定吧,不可能总不跟大将说话的,总之……先想想待会儿的自我介绍怎么说。”

不愧是发现她后能立刻套出情报做出分析,编出一个还算能解释现状的设定的药研藤四郎。

他的刀种虽是短刀,但此刻他身形高大,气场一米八,堪称本丸之光。

大家点着头,默默在心里为药研鼓掌。

 

(5)

等她上完厕所回来,大家都决定把刚刚发生的尴尬事儿当着没发生过,开始已经迟了太久的全员自我介绍。

而她在认清了“大家都是大哥哥而不是大姐姐”后,又羞又急的跟和泉守道歉,又让和泉守手忙脚乱了好半天。

不过好歹一切都上了正轨,他们终于可以开始正常的,有来有往的对话,而考虑到眼前的她虽然是过去的她,但毕竟还是“她”,于是小豆长光试探性的端上了团子,瞬间打开了她的开关。

两个小时后,已经跟他们混熟到让人不禁担忧“这孩子怎么能那么没防备!”的她,到底和平时在本丸里吵吵闹闹大搞幺蛾子的某人不一样,可爱度不是一个等级的,很快就抓住了大家的心。

比短刀还要瘦小一些的身形,会闪着眼睛管他们叫“哥哥”,就连想玩举高高都会很有礼貌的伸出手再问一句“我可以玩举高高吗”,本丸高个子组全军覆没,没人会说不可以。包括被“未来的”她暗搓搓认定是比较难搞的诸如髭切,三日月之流,面对“过去的”她也一律是温柔笑附带投喂点心,更不用提本来跟她关系就好的那一群刃,此刻几乎都要把她捧到手心里去。

全本丸都漂浮着慈爱的光芒,除了大家都管她叫“大将”啊,“主人”啊什么的让她有些回不过神以外,一切都非常和谐。

而且,几乎每个人都开始那么想了。

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等到吃完午饭,她跟他们变得更加亲近之后,已经没有人再去考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还能不能变回去,虽然是“过去的”她,但她还是她嘛,看她还是那么喜欢团子,喜欢爬高,喜欢热热闹闹。

比“她”更会撒娇,更坦率,也更依靠他们。

她完全可以一直待在这里,他们就陪在她身边,反正未来的她终有一天也会与他们相遇,那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呢?

现在这样就很好。

她这样就很好。

至于到底是过去还是现在……话说回来,在这个时间暧昧的本丸之中,“现在”就是“现在”嘛。

……咦?

骨喰藤四郎眨了眨眼,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怎么了?”

“不……”骨喰看了一眼鲶尾,“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这里……消失……”

“那是什么啊,从脑袋中消失的东西……记忆之类的?”

同样也失去了记忆,当然比他稍微好一点的鲶尾偶尔会说说这方面的笑话,明明应该是说出来只添痛苦的话题,不知道为什么听鲶尾这么说反而让他有些安心,而且,和那个人夜谈之后也是……

咦……那个人?还有夜谈……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好像,和那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都开始变得朦朦胧胧,没有办法仔细去想,真奇怪啊,那个人,虽然是“过去的”那个人,不……“过去的”?为什么是“过去的”?那个人,就在这里不是吗?

他回过神来,看见鲶尾有些担心的表情:“没关系吗?你……虽然脸色好像也不差,但是从刚才开始就在愣神哦。”

骨喰轻轻扯了下嘴角,摇摇头:“没事。”

“真的?”

“嗯。”

“那就好。”鲶尾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那我们快点到她那里去吧,我要把这个糖给她吃!”

“嗯。”

 

(6)

这里实在是太棒了。

大家都很温柔,都是好人,虽然大家的打扮看起来怪怪的,而且有好多看上去很凶的人,她虽然一开始有些怕,但鼓足勇气去搭话之后,要么就被摸头,要么就被塞了好多小点心,她快吃不过来了。

而且有好多跟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孩子,虽然问下来都比她大,唉,明明也有一两个看上去比她小的啊?

不过他们总是叫她“大将”啊,“主人”啊什么的,虽然听熟了就知道是在叫她,不过为什么……

不好不好,脑袋又有点朦胧起来了。

从她醒过来开始就觉得脑袋中有一块像被棉花塞住了一样,只要一仔细去想就会变得轻飘飘的。

那么就不去想了吧。

她晃晃脑袋,心满意足的嚼着嘴里的糕点,刚刚才被拉着满院子跑了一圈,现在都有点热了。

这个地方也是,感觉非常温暖。

真好啊,她喜欢这里,说起来这个地方的主人是她爸爸的朋友吧,她之前看的书上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周围有那么多温柔的“邻居”,那这个地方的主人肯定也是一个温柔的人了!等见到那个人后一定要跟她好好道谢才行,她可已经八岁了,很懂礼貌的哦!

等吃完手上的点心,接下来干什么呢,大家都那么好,那么温柔,每个人都愿意陪她玩,她找谁比较好呢……

她有些好奇的在本丸里走来走去,然后看到放在门口的那个大盒子,她伸手指指那边:“那个是什么?”

正站在盒子边上的陆奥守吉行把盒子抱过来,大家都围过来看。

“这个?这个是……”

“这个是……什么来着?”

大家盯着那个盒子看了好一会儿,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个是主人让我们写的年贺状嘛!鸣狐也记得对不对!”

仿佛从浅梦中稍微回过神来一样,有些人点了点头:“啊,是的……年贺状……”

“年贺状?”她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面前的盒子,转头问大家,“我可以看一看吗?”

结果得到了“当然可以”的答案,她伸出手在盒子里捞了捞,拿出一张来。

“这个,没有名字啊……”她把纸翻过来看了看,还是没看到名字,最后只好把纸上面的短短一行字念出来,“新年快乐,明年请一定要多吃蔬菜,还有,晚上请别再偷包子了。”

“啊,这个是我写的。”烛台切光忠下意识接了话,“她不是让写想对她说的话嘛,所以就写了……”

写了……什么来着?

再后面的东西有些记不得了,烛台切皱皱眉头,但其他人都没在意,只是应和着点了点头。

她虽然没太明白,但也点了点头,接着念那张纸上的话:

“是光忠的饭菜太好吃了我才忍不住的,包子的事再议,至于蔬菜……如果光忠你能把蔬菜做的更好吃一点,我就妥善处理。”

咦,这一段,听上去不像是写在年贺状上的东西,而且总感觉这两段……是两个人写的啊?

 

就像泡泡被戳破了一样,恍惚间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心底响起。

她看了看突然僵硬起来的大家,有好几个人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头,似乎在努力想些什么,其实她也有努力想要想起来的事,但是……

烛台切走过来,神情有些严肃,但语气还是温柔的:“把这个给我吧。”

他从她手中拿过那张纸,看了又看,然后抱起桌上的那个盒子,将里面的纸卡片都倒了出来。

每个人都伸手拿走了其中一张,尽管那些都是一样的大小,但他们似乎都知道哪张是自己的,桌上的纸片很快全被拿走,大家都安静下来,只专心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她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可大家也没有露出生气的表情,甚至在看他们手上的“年贺状”时,还露出了一点笑容,但是,那些笑容,为什么……

为什么……看起来并不开心呢?

而且,还让她有些难过。

脑袋朦朦胧胧的,连带着心也有些朦胧了,她搞不懂自己的心思,却注意到桌上还有一张纸,那一张倒比其他年贺状都要大。

“这个是……?”她轻声问。

“我们应该都拿到了吧,怎么会多了一张?”

“对不起,这个是那个……”五虎退怯生生的举起手来,“写了老虎的份……”

“啊,太狡猾了!吾也想写的!看吧鸣狐!吾就说也要写吾的份的!”

“等等等等,龟吉?!为,为什么要爬到我头上去……”

本丸动物组一时都在骚动,五虎退觉得自己闯了祸,抱着老虎的脖子低下了头,她努力踮起脚,把那张纸拿了过来,看了一会儿,一字一句的将纸上的东西念了出来。

“还想继续和主人一起玩。”

“是……”五虎退低声说着,是的,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老虎也是,新的一年一定也很想继续和主人一起玩……因为想到了这点,所以他悄悄的多写了一张……

主人,既然给所有人的年贺状都写了回复,那看到这多出来的一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吧……

“我知道了。”

并没有写在年贺状上的句子被读了出来,五虎退有些惊讶的抬起了头。

而她低着头,捧着那张纸,继续念。

 

(7)

我知道了。

这个字迹虽然是五虎的,不过……五虎的刚才已经回复过了,所以是那个吧,老虎的份对不对!

那个,老虎……不,老虎大人,没想到您竟然想跟我一起玩,这真是我莫大的荣幸,祝您新年快乐,还有,新的一年,我还是不好吃,真的,一点也不好吃。

……

老虎大人的份就回到这里,我估计这会儿小狐狸已经闹起来了所以补充一句,小狐狸,不可以去责怪鸣狐哦,还有五虎,不要觉得自己做错啦,家人的家人也是家人,这一点要记住哦。

现在的本丸怎么样了呢,是很平静?还是很混乱?总之我先来解释一下吧……大家还记得我带回来的饮料吗?虽然那上面写的广告词已经够可疑了,但我还是喝了一点,结果我后来才发现那上面居然还有一行小字,什么“本产品使用效果因人而异”,这是应该写在饮料瓶子上的东西吗?!

我到底喝了什么东西,到底会有什么效果,我该不会突然变异吧,明天起来的时候还能不能见到大家,大家能不能记得我……看到那行字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些,我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明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未来最值得期待,我现在却非常害怕。

那个时候大家都已经休息了吧,如果我突然让你们都过来,你们肯定会生气,觉得莫名其妙,但也一定会过来的,不过,这个时候把你们叫过来陪在身边,我一定会非常没出息的嚎啕大哭,从刚才开始脑子里全都是不好的预感,我真的……

……所以去看了大家的年贺状,虽然约好了会跟大家一起看,不过我想看看大家写的东西给自己打打气,对不起啦(笑)。

而且看都看了,我就姑且回复一下,某些人哦,故意用很难辨认的字迹,还有在年贺状里附上‘猜猜我是谁’这种挑战书的,不要小瞧我哦!到底是谁写的东西,我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而且你们的内容都太有个性了!连年贺状也要说教,你们的刃性呢?!我怎么不记得把你们培养成这样了!(此处请自行想象我装哭的样子。

总之,所有人的回复都写了,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发现,啊,如果明天什么事都没发生,应该就不会发现了吧……要是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就把回复都偷偷涂掉好了……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弄不好你们要生气了吧,说不定又要怪我为什么不说出来啊什么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嘛,即使不跟大家说,看着大家写给我的年贺状,我现在已经非常有精神了!所以也没什么要说的了。

……对不起,我还是很害怕。

已经是跟大家一起度过的第二个新年了,在我的规划里,还有更多更多的新年想和大家一起度过,过去也好现在也好未来也好,只要是我们能够一起度过的时间,都是我珍贵的宝物。因为成为了审神者,因为遇到了你们,我觉得自己也得到了改变,虽然你们总是说我太固执啦,那,如果有下次的话,我一定会抓着你们的手,大声哭喊“我好害怕”,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就算嫌我吵,也能不能,抓紧我的手呢?

五虎,我当然还想和你一起玩,老虎,我也很想和你一起玩。

明天的时候,明年的时候,未来的所有时候,大家,我都想和你们一起玩。

 

她虽然认得那张纸上所有的字,也都好好念了出来,但那里面的意思她还有很多不懂,更不知道为什么她念着念着,好些人都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明明没有一个人流下眼泪,她还是觉得有什么沉重而悲伤的东西正在慢慢淹没她。

现在的这里……好冷啊。

她读到最后越来越小声,头也越来越低,她捏紧了纸,却突然一愣:

“咦……这里……”她抬起头来,“这里还有一段哦。”

 

追记:我突然想起来,政府又不傻,现在和时间溯行军的战斗又那么激烈,搞谁他也不会搞审神者啊!变异什么啊变异,都是我自己吓自己,我现在怀疑这个饮料是不是添了什么安神成分,能让我一睡睡三天?而有些人可能只会睡个一两天,所以才会有那句‘使用效果因人而异’?越想越有道理,行了,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嗯……总之我会给你们留个字条,你们见机行事吧,晚安,还有……新年快乐!

 

“……”

“这个追记太多余了!”

“说什么晚安!说什么新年快乐!”

“跟追记之前的基调根本不同!”

“所以才留下那个莫名其妙根本没用的字条吗?!”

“居然还睡得着?!”

 

真的有什么淹过来了。只是,不再是沉重的,悲伤的东西。

而是七嘴八舌,充满活力的吐槽声。

总觉得……又温暖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想笑,也一时没忍住真的笑出声来,她后知后觉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过了一会儿,有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她的头。

“总之,先这样吧。”

有轻轻的声音响起。

“来写给你的年贺状吧。”

“……给我的?”

“嗯,给你的。”

并不是给“她”的,确实是……给“你”的。

 

(8)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喜欢吃糖果的人!

虽然不是人妻有点可惜……啊,不能变成人妻哦!

包丁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喜欢高处的人。

但高处真的非常危险,请小心。

御手杵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吧。

我还有很多爷爷的绝密情报没有告诉你!

狮子王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遇到生气的事就要生气的人。

之前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不过,今后不会了,请变成那个让我“不会”的人。

不动行光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适度偷懒,也不会影响别人偷懒的人怎么样?(被划掉)

萤丸说这样不行,但你确实就是这样的人,我觉得还行……(也被划掉)

不写了。

明石国行。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不怎么吃蔬菜,半夜也会去偷肉包子的人吧。

唉……

其实蔬菜真的非常好的,请变成一个稍微能发现蔬菜好处的人。

烛台切光忠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主人……请变成喜欢跟我,还有跟老虎一起玩的人。

老虎真的很喜欢您。

五虎退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就算找不到有趣的话题,也会拼命找话题的人。

虽然场面经常会变得尴尬,不过,将来有一天会有人为您想话题的。

……当然不能保证有趣,对不起。

蜻蛉切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懂得放置……(被划掉)

请变成一个稍稍“强硬”一些的人吧。

他们只让我这么写,真没办法。

龟甲贞宗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不风雅也没关系。

……居然要这么写,太不风雅了!

歌仙兼定敬上。

 

敬启:

主,新年快乐。

您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在您身旁。

不过……您如果愿意变成一个会说出让我对您生气……这种话的人,我会很高兴。

当然我绝不会对您生气。

压切长谷部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您变成一个就算不太擅长手工,也会努力做出什么来,然后送给别人的人。

我会等着的。

前田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其实我还不太了解你,所以就算让我写请你变成什么样的人也不太写得出来呢。

我很期待重新认识你。

大般若长光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遵守约定的人。

不过,不要被约定束缚,如果为难的话,请跟与你定下约定的人商谈,不能一个人喝闷酒,你的酒量一点也不好。

膝丸敬上。

 

敬启:

大将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比我矮的……(被划掉)

……他们太过分了。

变成一个就算觉得我稍微有点矮,也不要客气来依靠我的人!

后藤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总是喜欢去看更多风景的人。

您带给我的那些景色,我一定不会忘记。

秋田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

怎么样都好,不像我这样就可以。

大典太光世。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喜欢小孩子的人!

毛利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固执……而且胸无大志……

即使如此,也能骄傲的挺起胸膛的人。

您能变成这样的。

宗三左文字。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愿意为我书写故事的人。

也请您在故事中出场,如果可以,最好是第一个出场。

巴形薙刀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华丽……哦你不是那种人呢。

变成一个,不会被华丽的东西迷住眼,能发现更加耀眼的东西的人,这个怎么样?

太鼓钟贞宗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

……变成一个会胡来的人。

……不要变成这样会更好吧。

不过你肯定还是会胡来,真没辙。

同田贯正国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主人啊,变成一个更加会依靠我们的人吧!觉得害怕就要大声说出来!

兄弟说写的不对,但是这就是我想说的话……所以就这样写吧!

山伏国广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第一百零一次才能抽到大吉的人。

御守,我会好好保存的。

小夜左文字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我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变成站在闪闪发亮的舞台上的人……

请变成会相信他人的人。

那个约定,我一定会完成的。

笼手切江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带我去找龙宫城,但不会把我留在那里的人。

谢谢你。

浦岛虎徹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温柔的人,但也请对自己更温柔一些,有些事不要责怪自己。

……不过如果真的变成这样就跟现在的你不一样了……总之变成温柔的人吧!对了,还有喜欢高处!

高处很危险!!!

岩融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会夸奖我的人。

谦信景光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喜欢毛茸茸的生物,比如狐狸的毛发之类的,不是尾巴,是毛发。

小狐丸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您变成积极向上的人!

您的那种性格,我真的非常喜欢。

平野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请变成会迷茫但仍能找到前路的人,然后,让我也明白这一点。

至于佛法,不感兴趣也没关系。

数珠丸恒次敬上。

 

敬启:

主人,新年快乐!

请变成一个聪明的侦探!

我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请猜一猜吧!

物吉贞宗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会想太多,但也会醒悟的人。

……虽然更想让你变成不会想太多的人啦,不过,这就是之后的事了,交给我吧!

还有国行的年贺状我一定要让他重写!

萤丸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会用酒酿替代酒的人~

哈哈哈~虽然人家是这么说了,不过你每次这么做的时候,人家都很想笑!

再变成一个会一时兴起来为我斟酒的人吧。

次郎太刀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连别人的梦境也要插手……

变成这样的人,也不错。

骨喰藤四郎。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能与弟弟们好好相处的人。

这一点其实根本不用特别写出来吧。

还有,请变成一个相信我的人。

一期一振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不是很厉害的人。

那样就可以了。

厚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特别喜欢祭典的人!参加也好!举办也好!

这,这可不是我的愿望啊!你确实真的是那样的人嘛!

……还有,下次参加祭典的时候也穿好看的浴衣。

爱染国俊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会在这里的人。

小龙景光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大将。

倔强过头了。

虽然仍然要变成这样的人,但我总有一天要让你改过来。

还有,等你回来之后我要好好说教一通,如果感冒了的话就给我等着。

药研藤四郎敬上。

 

敬启:

……变成很烦的人。

这样就行了。

大俱利伽罗。

 

敬启:

新年快乐。

我还不是太了解你,不过,你看起来很好,希望下次见到你你也是那个样子,然后再慢慢了解你吧。

日向正宗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可靠的人吧!

不过可靠过头了也不太好呢。

ソハヤノツルギ 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喜欢毛……(没写完)

是喜欢毛茸茸的狐狸尾巴的人!而且要变成摸尾巴能摸的很舒服的人!

……就是这样。

鸣狐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知道本大爷厉害之处的人!(被划掉)

……变成会跟我吵架的人。

为什么我要写这个啊!

和泉守兼定。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狡猾的人。

还有,对名字再看重一点如何?虽然这话不该由我来说呢。(笑)

髭切。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会拖延的人。

我现在有点理解兼桑了,为什么要写这个啊……这个应该改掉哦!

新的一年,兼桑和我都请你多指教了。

堀川国广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无防备的人。

这个,也不知道是你的本性,还是我的愿望了。

笑面青江。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天天都很开心的人吧。

日本号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特别的人。

三日月宗近。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不可爱的人。

……骗你的,我觉得你很可爱啊,只要再多多打扮一下啦。

加州清光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不依赖祈愿,却也愿意祈愿的人。

如果可以,祈愿的时候也说一些只为自己的愿望吧。

石切丸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惹人疼爱的孩子。

回头给你压岁钱。

小乌丸。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喜欢吃各种甜食的人。

最近又研究出一种新口味的团子,等你回来做给你吃吧。

小豆长光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有点迟钝的人。

记得是“有点”!第二次把我当做女孩子了哦,我要不高兴的!

乱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记性好的人。

然后,把你的记忆也给我吧。

鲶尾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会脱……(被划掉)

变成一个会察觉到脱的好处……(也被划掉)

变成一个会欣赏我脱……(再被划掉)

真头疼啊……

变成一个不会被我吓到的人,这个怎么样?似乎过关了呢。

千子村正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常常会踩到陷阱的人?嗯,还是变成一个有趣的不会让人无聊的人?或者变成一个容易上当的人?这个跟第一个重复了呢……

不过,你的话,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还是会有不会改变的部分。

那么,变成有些地方不会改变的人吧。

鹤丸国永。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小孩子味觉的人,不爱喝茶也没关系,不勉强喝茶也没关系。

不过,想喝茶的时候,就来喝。

莺丸。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明白他人心思,却也不说出口的温柔的人。

您的这一点非常好。

蜂须贺虎徹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常常快乐!也很坚强的人!

不过你已经很坚强了,有的时候软弱一点也行哦!

陆奥守吉行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会让我常常抱你的人。

等你回来我真的会扑过来抱你的哦。

信浓藤四郎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有些冒失,但坚韧不拔,心念他人的人。

江雪左文字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对我更尊敬一点!(被划掉)

……切。

变成一个笨蛋吧!

大包平。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不跟人客气的人。

这样就行了。

大和守安定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会发现很多事情的人。

长曾祢虎徹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节约!勤俭!不要在万屋买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在还不是这样的人啊……唉……

总之!变成一个觉得小判很重要的人!

博多藤四郎敬上。

 

敬启:

主人,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会陪在我身边的人。

今剑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坦率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

帅气什么的……不要说太多次。

山姥切国广敬上。

 

敬启:

新年快乐。

变成一个依靠直觉在哪里都能找到前路,找到这里的人。

太郎太刀敬上。

 

(9)

收到了好多年贺状。

虽然也有好些没看懂。

有很多能隐隐约约觉得背后有什么深意,但她实在看不懂的句子,不过她还是一个一个认真看过去了。

然后……

咦……然后她做什么了?

 

“很困了吧,读了那么多东西。”

“吃晚饭的时候就快睡着了。”

“这点倒和她一模一样,啊,本来就是本人……”

“是,但也不是吧。”

“是啊……只要今天的事不会影响到她就好了,如果能够普通的再成长起来,终有一天就会变成她吧。”

“所以才要写那些年贺状不是吗。”

“那个也不知道能不能起效,为了让今天的影响降到最低,就要让她产生‘将来会变成这样的人’的印象……到底能不能有效果……而且很明显有很多不太对劲的内容混进去了。”

“再改就更可疑了,放着吧……”

“萤丸现在还在嚷嚷着要让明石重写……”

“……那张算是没救了。”

 

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对话,她既觉得自己在做梦,又觉得自己不在做梦。

刚刚看的那些文字在她的脑海中飞舞,可她还是觉得朦朦胧胧的,不知道应该看些什么。

不过,今天过的非常开心。

要是明天也能……明年也能……

她慢慢睁开了眼,头靠在一个温暖的后背上,这个人是……

“歌仙哥哥?”

背着她的人稍微一顿,隔了一会儿才应声:“嗯,醒了?”

“我睡着了?”

“嗯。”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嘴角,好像没有流口水……

“现在送你回房间,待会儿就好好休息吧。”

“谢谢……啊,大家的年贺状,我都看了哦。”

“嗯。”

“好像……没有跟大家说新年快乐……也没有跟每一个人都说谢谢……”

啊,又有点困了。

“没关系,他们都知道了。”

觉得声音越来越远,好像,只是飘在耳边。

“歌仙哥哥……”

“……怎么了?”

“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个很好的人吗?”

“嗯。”

“之前,看到大家的样子,我就觉得……大家一定都很喜欢她。我也想见见她,也要跟她道谢,能跟爸爸成为朋友……”

“嗯。”

“啊,我也喜欢大家哦。”

“嗯。”

“……还有机会,见到大家吗?”

“当然。”

她一下子笑了起来:“真的?那,什么时候能见到?”

“马上就可以。”

“马上?”

“马上。”

 

她靠在歌仙的后背上,突然想起这个地方外面的大院子里,有一棵樱花树,虽说现在根本没有花叶,但是……

“马上是什么时候呢……”

“是啊,如果顺利的话,这个马上……”歌仙想了一会儿,突然背着她换了一个方向。

他停顿了一会儿,又重新迈开脚步。

那个方向的话,一定是……

“对你来说,应该到那个时候了吧……”

“不光是我……我们也有很多,还想和你一起去看的东西。”

普通的事情也好,特别的事情也好。

过去的事情也好,未来的事情也好。

现在也有很多很多。

“你稍微等一等吧,变成一个有耐心的,温柔的,坚强的,有很多优点,也有很多缺点的笨蛋,然后,等到春天的时候。”

在四月,那棵树上会有点点樱色的时候,可能会有细雨,轻轻飘到头发上的时候。

 

“我们到春天再见吧。”

“新年快乐。晚安。”

 

她听着他的话,再度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第三日 晨」

 

(10)

我一大早就起了床,长长睡了一觉后骨头都有点松散了,我想到外面去做个伸展体操什么的,结果一拉开门就被吓了一跳。

“你,你们怎么都在?”

大家先是互相看,然后再看我,最后还是药研开口。

“早上好,大将。我们……来接你吃早饭。”

“……啊?”

 

结果政府给的饮料果然就是让人安心好眠的吧,我问大家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结果大家都说我在房间里睡了整整一天,我只喝了三分之一就有这种奇效,看来可以把那个当成紧急安眠剂收着了。

……不过我找不到那个瓶子了,真奇怪。

在我睡着的这一天里也不知道大家在做什么,我问了一圈,得到的居然是同一个答案——“在睡觉”。

大家都在睡觉?新年公休第二天我的本丸全体都在睡大觉?太奢侈了!

不过我喜欢!

我伸着懒腰坐到饭桌前,拿起勺子:“那吃完饭就收拾收拾去参拜啦!今年虽然还是没抽到下鸭神社,不过抽到了春日大社哎!三大神社之一!这是不是说我这一年运气一定特别好?哈哈哈哈!”

呃……

为什么没人接话……

我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大家,怎么今天大家都挺沉默的,而且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难道他们睡了一天睡懵了?

“那什么……你们没事吧?”

“没事。”

“当然没事。”

“没问题。”

——得到了这些回答。

我有些不自在的搓了搓胳膊,低下头吃饭。

 

“还是她可爱一点吧……”

 

我抬起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大家:

“……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

“当然没什么。”

“什么都没有。”

——得到了这些回答。

太可疑了……但我没证据证明情况很可疑,只能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但是……”

“果然还是这个好。”

 

我突然猛的抬起头来,这次大家不再是一脸平静,却是个个冲我热情笑,短刀们甚至还冲我招手。

在饭桌上搞这个阵仗好像哪里不对,但我还是受宠若惊跟他们招手,觉得这新一年的开头虽然诡异,但其实……挺好。

不过,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我一直在睡的那一天虽然睡的挺沉,但我又觉得自己其实总在做梦,好像梦见了以前的事,但具体梦见了什么,我已经忘记了。

我将口中的米粒咽了下去,突然喃喃自语了一句:

“春天什么时候会到呢……”

 

等等等等,现在还是冬天呢,怎么就想着春天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自言自语让我有些恍神,我举着勺子抬起头来,看向一个方向。

那个地方,有一棵樱花树。

等到了春天,那里一定……

 

那个时候,我和大家当然还在这里。

只是这么想想,就让人有些迫不及待,虽然现在还是冬天,但……提前开始期待春天,也没什么吧。

春天什么时候会到呢?

大概……“马上”就会了。


END~

评论 ( 50 )
热度 ( 373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