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后藤藤四郎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开头我真的是想恶趣味到底,用上最不该用的台词,但仔细想想觉得很不妥所以改掉了……修改完转头一看,觉得改的真对x

*这是一篇开头非常恶趣味,结尾非常突兀,通篇不知道在瞎扯什么,还不知道谈没谈的夜谈……后藤的这篇,请大家尽情体会我的放飞


Talk 56---后藤藤四郎的场合

 

“我……已经……不行了……”

后藤的头靠在我的手臂上,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他紧紧抓着我的衣袖,还想要跟我说什么:

“大将,我……真的……”

“嗯,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后藤,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对不起……我……竟然会在这里……输掉……可恶……”

他这么说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手上也松了劲,我赶紧抓住他的手,却也知道此刻为时已晚。

“后藤……”

我鼻子一酸,轻轻喊他的名字,他却再也没有回应我。

粟田口家的其他人来到了我们身边,我抬起头,对他们摇了摇头,然后轻轻扶着后藤,让他躺在柔软的垫子上。

他就这样在我们的面前输掉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倒下,却没能帮到他,我的心已经被痛悔塞满了,但身为这个本丸的主人,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后藤已经……”我不忍心再说下去,只能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对其他人说:“所以……第一届‘章鱼烧大吃特吃看谁吃得多’比赛短刀组的优胜者,是乱藤四郎!”

“耶!太好啦!!”

“乱,恭喜你!”

“恭喜你!”

“真的吃了好多啊!恭喜你!”

“可恶……竟然输给乱……”后藤躺在一边,用捶地来展现他的不甘心。

“啊呀,这次真的赢的很险啊!要不是后藤最后吃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我都以为自己会输了!”

“不过后藤倒下去的时候吓我一跳。”

“我还以为他会吐出来……要是真变成那样就完蛋了吧……”

“谁,谁会吐啊!唔——!”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话了。”我挤来热毛巾放在后藤的脑袋上,“怎么样,胃很难受吗?”

“还好啦……”他看了一眼那边被粟田口家的其他人围在中间开心蹦跳的乱,撇了撇嘴,“只要再努力吃两个就赢了的!当时应该再忍耐一下!”

“忍耐到最后真的吐出来了可怎么办啊!不过乱好厉害啊,我本来以为他算是不能吃的那一类……”

“那是大将你被他骗了!乱的饭量很恐怖哦!”

“是嘛……”平时吃饭的时候倒也没有特别注意过,嗯,粟田口家小情报又增加了一条!

显然现在的后藤已经吃多到超越了“吃撑”的范畴,躺在那边半天都没能起来,期间大家带着水过来慰问,得到了“只有空气还咽的下”的回答,我在旁边听着闷笑半天,得到后藤一个可爱的白眼。

我坐在他旁边,想等他看起来舒服一点后再送他回房间,最开始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后来突然开口:“糟了,今天牛奶还没喝!”

“都这样了再喝牛奶就更不消化了,今天就算了吧。”

“诶——”他明显不乐意,嘴噘的老高,但也知道今天自己是真的喝不下了,就偏过头去默默生闷气。

说起来后藤每天都要喝牛奶这件事,最开始还是因为我,那会儿后藤刚来,我还没发现他是那种……嗯,青少年成长心态。有一天光忠去万屋采购的时候带回来好多牛奶,说什么“本来没打算买那么多,但是一听到‘大减价’什么的就忍不住了”,应该是针对人类的商业用语居然连付丧神都会上钩,我一边感慨不愧是政府名下的万屋,一边帮光忠把牛奶放好:

“买多了也没关系啦,牛奶有好多用处的,我记得我小时候爸爸让我每天喝一杯牛奶,说这样就能长高……”

“大将,这话是真的吗?!”

“嗯……?”

“那‘一杯’到底是多少呢!是多大的杯子呢!”

“呃……”

面对突然闯进厨房,亮着眼睛跟我搭话的后藤,我最后到底是怎么瞎扯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从那之后,后藤就真的每天喝一杯牛奶,虽然他常常嘟囔“牛奶怎么不管用啊”,但他还是坚持在喝。

就算获得了人形,也很难想象付丧神能通过喝牛奶长身高,再说了付丧神本身就是“物化”的产物,作为短刀的后藤藤四郎本体虽然偏大,也只是在“短刀”中偏大……诸如此类的话我虽然很清楚,但还是觉得不应该跟后藤讲——当然他每天叉腰喝牛奶的样子很可爱是我不说出来的主要原因。

不过其实我还挺好奇:“为什么一定要长高呢?现在后藤的身高跟其他人比也不算矮吧。”

“跟小不点儿他们比当然是我更高了!但是……大将你站起来。”

我歪歪头,顺着他的话站起来,然后看他艰难的从垫子上爬起来:“没关系吗?要不然再躺一会儿……”

“没关系,现在已经好多啦,大将你不要动!站直了然后背过去!”

我莫名其妙照着他的话做了,转过去后过了一会儿,感觉有人靠了过来,不,是有人重重的给了我一记头槌,我一个踉跄:“等等,后藤?!”

“看吧!我居然都比不过大将!”

这就是你给我一记背身头槌的理由吗后藤?!我平时待你不薄吧?!

我委屈的揉自己的后背:“为什么我要因为正常人类的身高被这样对待……而且事到如今突然这样……是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这不是……”他把手背在身后,一副别扭的样子,“发现牛奶不管用嘛……”

“哦,原来是发现牛奶不管用,想要寻找其他长高的方法……你以为我会就这么被绕过去吗?刚才你还非常在意今天喝不下牛奶的事哦!”

“……”无话可回的后藤只能继续不看我,奈何我盯他盯得紧,他实在没辙,“我……想要守护的证明……”

“守护的证明?”我皱起眉头,“那是什么?”

“就是……我是短刀嘛!护身刀嘛!守护就是我的使命啊,但是,与此相关的我的逸话根本没多少啊……跟兄弟们比起来……”

“咦,是吗?金银座总管后藤庄三郎光次还是挺有名的哦。”

“那是原来的主人的逸话!不是我的!”

“那作为千代姬的结婚贺礼的逸话呢?”

“与其说是逸话不如说当时确实有这件事吧……就是这样!仔细想想真的没有什么,我当时到底有没有好好履行我护身刀的职责,我自己也说不准,总不能现在回到过去,去问千代姬大人‘我有没有好好保护您呢?’……会被认为是怪人的吧!”

“嗯……”

“现在也是,虽然已经变成这样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每天也在和溯行军战斗,但是,我现在的战斗是为了守护什么?历史?历史又是什么?我既看不见,也不能抓在手里,连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守护’都不能确定,所以……”

“所以,想要‘守护的证明’,换句话说,就是想要什么实际存在的东西吧……但是这个‘实际存在的什么’到底是什么也不清楚,而且‘守护’本身听着也像个虚无缥缈的概念……既然这样就换种思路,比如拥有身高和体格之类的,看上去就像‘能守护什么’的样子,如果成为那样的人,就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守护的证明’了——啊,这个人一定能完成守护的使命吧,给人带来这样的想法也可以吧……怎么样,你是这样想的吗?”

后藤张着嘴,隔了好久才重新开口:“大将,你……”

哼哼,我肯定是全部猜对了吧,震惊了吧!钦佩了吧!来吧,来赞美我吧!

“你是妖怪吗?”

“这里应该夸我天才吧?!”

“但是……但是……”后藤有些手足无措,“大将一口气把我的想法都说出来了……感觉什么都被你看透了,这是妖怪才能做到的事吧!”

就算是实际年龄比我大很多的刀剑,此刻我也真想揍他一顿大喊“你这个小屁孩!”,我要冷静一点,眼前的可是那个粟田口家的小天使,不能揍不能揍。

……捏他一顿吧。

“唔唔唔唔唔唔???”

被我揉到脸都快变形的后藤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一边在他脸上大揉特揉,一边说:“怎么说呢……是嘛,我本来还以为只有人类才有‘能抓在手里的东西才安心’这种怪毛病,但是,战斗了那么久也说不上有什么起色,会觉得疑惑也很正常……守护的证明吗……不过你突然这么问我,我也答不出什么来。”

“就算妖怪如大将也答不出来吗?”

——感觉后藤用眼神传递出了这种想法,我继续揉他脸。

“唔唔唔唔唔唔!!!”

“要用什么实物来作为证明,真的不容易……让我好好想想吧,你能等到我想出来的那一天吗?”

被我捏着脸的后藤艰难的点了点头。

“很好。你也继续想吧,身高……这条路大概走不通,你应该也察觉到了……再换换其他思路吧,不过不要再一个人闷头想了哦,去跟其他人聊聊吧。”

我倒没想过其他家人会不会也有类似的疑惑,成为审神者已经快两年,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守护好我想守护的东西。其实要让后藤安心,只要由我这个当主人的说一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就行,但是,仅仅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又能让他安心多久呢?

后藤……还是得自己找到自己能认可的“守护的证明”吧。

我正这么想着,发现后藤的脸色已经变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揉过头了,赶紧松手:“没关系吧后藤!啊哈哈那个……因为揉着揉着觉得还挺好玩……”

后藤看了我一眼,以手捂嘴:

“要,要吐了……”

“诶?!不会吧?!刚刚不是休息的差不多了吗?”

“因为大将刚才……有点晕……唔——!”

“诶诶诶诶?!真,真的要吐吗?!等等等等坚持住!坚持住啊后藤!至少别在这里吐啊!后藤?!后藤——!!!”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后藤都不肯吃章鱼烧了。

 

关于后藤说的那个问题,我思考了几天也没什么思路,最近后藤倒是真按照我说的那样,在和其他人聊天,我除了看到他和他的兄弟们聊天以外,偶尔也能看见他和清光啊,鹤丸他们说话,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些什么。

这么想着,我一边穿好外套一边往外走,刚刚被光忠拜托去万屋买些调料,他最近正在尝试新菜式,我很期待啊。

“啊,是要去万屋吗?我跟你一起去吧!”

身后传来后藤的声音,我回过头去:“好啊……谁?!”

“居然来一句‘谁’……我是后藤啊!”

虽然是后藤的发色,也是后藤的身高,但是眼前这个戴着墨镜扎着小辫子,穿着牛郎店风格西装,还像模像样打着领带的人……怎么看都不像后藤吧!

而且那个墨镜……我好像以前在鹤的房间里见到过,至于那身衣服……太有长船派风格了,到底是把谁的衣服改小了……

这身装备绝对不可能是后藤自己倒腾出来的,一期居然一点意见都没有吗?!千万不要告诉我那条领带还是一期贡献出来的……

“后藤……”我觉得自己都在做梦,“你,为什么……”

“之前大将不是让我跟其他人聊聊吗!和大家聊了一下后想了好多方法!后来就采用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算守护的证明,但如果对自己是不是有好好守护这个想法产生怀疑,就投入的来演绎一下守护类的角色吧’这种说法!”

这个说法也太长了,到底是哪些人在集思广益…… 

“是,是嘛……呃……守护类的角色……所以你这是在演……”

“保镖!”

确实是守护类的角色!但谁家保镖穿的这么浮夸?!

“好啦!我们一起去万屋吧,可不要迷路了哦大将!啊不对不对,要进入角色……”后藤这么嘀咕着,然后换了个称呼,“走吧,大小姐!”

“……”

“大将?不对……大小姐?”

“……后藤啊。”

“嗯!”

“我不会生气的,这两天你到底跟谁聊了,你回头把那些人的名字写下来。”

“诶?啊……好的……”

“而且……‘投入演绎角色’……你这样……难不成还有参考书目啥的……”

“有啊!最近家里很流行的一本漫画!《极道浪漫史》!”

听名字我就知道那是讲什么的漫画!咱们家最近在流行这种东西吗?!

一定要把关文化输入……这个道理,我现在才痛彻心扉的体会到。

 

万屋明明是我已经很熟的地方,但我今天逛的浑身不自在,只想快点把光忠要我买的调料买回去,但常去的店的店主们还在跟我搭话……

“今天店里新进了一些有趣的玩意儿哦,要来看看吗!”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后藤倒先气势汹汹的向前一步:

“喂!不要随便跟我家大小姐搭话!”

“……诶?”

啊!啊!啊!有没有洞!有的话我立刻就跳进去!店主们纷纷向我投来“是嘛,今天是在玩这种play啊,懂的懂的”的视线,你们懂什么啊!我都不懂啊!

我基本以抱头鼠窜的态势在万屋前进,好不容易买好了东西,我立刻拉着后藤往回走。

“那个大将……啊不是,大小姐,平时你不都要绕一下团子屋……”

“绕什么绕,快点回去!”

“哦……还有,大小姐……”

“大小姐个头啊!不要再叫我大小姐了!”

“但是书上就是那么说的啊……”

“我说不要叫就不要叫!”

“……哦。”

隔了一会儿,一个委屈巴巴的声音再度响起:“大将……我是不是……演的不够好啊?”

我停下脚步,叹了好大一口气后才转过头去,果然后藤低着头,看着无精打采的样子,他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不过也不像往常那样翘着一头乱毛,他的头发真的在没精神的时候会耷拉下去哎……

这世界上不可能有看到这样的后藤还会生气的人啦,况且我刚才是羞耻,不是生气。

我摸了摸他的头,得到他一个“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的不服气眼神,但我不管,接着摸:

“后藤,你演的很好,再演下去我变态的恶名就再也洗刷不掉了,总之……我知道你正在尝试各个角度的‘守护的证明’,但这个角度是错误的,我跟你保证。”

“是……”

“但是方向大概没错吧,靠自己来创造一个‘守护的证明’……也是一个办法。”

“自己来创造?”

“嗯,实际上真的去守护什么……不是像历史那样让你觉得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去守护一下你看得见的东西,守护成功了的话不就相当于有了守护的证明吗?”

“但是,怎么样才能守护我看得见的东西呢?”

“嗯……这就要自己创造一个‘需要守护’的状况吧……”

啊,我好像……想到一些什么了。

我眨眨眼,正想再仔细想想,后藤就点点头,看上去比刚才精神了一些:“我知道了,大将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我还可以跟其他人聊吗?”

“……可以是可以,只要别再聊出今天这种结果就好了,羞耻play也要有个限度啊。”

“什么play?”

“没什么没什么……”

“啊,不过大将,我好像……”他停顿了一会儿,把墨镜摘下来,用可爱又闪亮的金色眼眸盯着我,笑了起来,“我好像还挺喜欢叫你大小姐的,今后也可以这么叫吗?”

“……咳,只要不在公共场合叫就可以啦。”

 

“我家大小姐”。

听到后藤这么说的时候,虽然有99%都是羞耻感,不过还是有1%,只有1%,有点暗爽。

《极道浪漫史》……回头去看看吧。

 

我打算为后藤创造一个“需要守护”的状况,就像我之前对他说的那样。

很少投入战场,反而一直陪伴在“人”身边的后藤藤四郎,怪不得会觉得现在保护的“历史”没有实感,因为他一直在守护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历史,而是人类。

这样一想,要让他觉得自己有在守护什么的感觉……那不就是需要我来活跃一番吗?比如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后藤保护了我之类的……

不过问题是我要遇上什么样的危险,这个一定要好好考虑,毕竟万一出了岔子我真危险了,而后藤独力难支,岂不是全完蛋?最好能和其他人商量一下……嗯,但是真跟别人商量的话说不定会被骂“太乱来了”……果然还是只能靠我自己?

我正想着,在转角处听到了后藤的声音:

“这样不行!绝对不行!”

“但是主人的意思……大概就是那样的吧……”

物吉和后藤?

我停下脚步,后退了一点,又悄悄凑了过去。

“故意让大将遇到危险再去救她什么的……实在是……”

“所以说不是故意让主人遇到危险,是‘假装’,假装让主人遇到危险,不是真的有危险啦。”

“那怎么让大将假装遇到危险啊……”

“嗯……稍微设个小陷阱吧。”

“那不就是真的危险吗?!”

“没关系啦,绝对不会伤到主人的,而且,就算真的伤到,后藤君赶紧救下主人不就好了?”

“不不不,这不就还是变成故意让大将遇到危险吗!”

“但是,后藤君不是想要‘守护的证明’吗?”

“……用这种方法得到的证明,跟假的一样。”

“不是假的,而是后藤君自己创造出来的,主人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

“放心吧,陷阱的事就交给我,后藤君只需要把主人引过来就好了,我会很小心的,不会让陷阱真的伤害到主人,怎么样?我对运气很有自信的哦。”

“……”

“后藤君?”

“……真的,不会伤到大将吧。”

“嗯。”

“那……”

之后他们的声音变得更小了,而且我也没有打算再偷听下去,毕竟如果我知道了全部计划,回头演起来就很假了,嗯……没想到物吉竟然领会了我的意思,不愧是物吉小天使!这样的话遇到危险的那部分就全部交给物吉了,我只要乖乖等着最后被后藤救出来……

……这样就行了吗?虽然是我自己说让后藤创造出相关的状况,但是……真的这样就行了吗?

“后藤君已经走了哦,主人,出来吧。”

“啊……”

我从拐角处走出来,看到物吉坐在那边笑眯眯的对我招手。

我刚坐过去,就被物吉重重的戳了戳手臂:“太、乱、来、了!”

“诶——明明刚刚跟后藤聊这个聊得热火朝天,最后却要来怪我吗?”

“因为后藤君告诉我是你这么告诉他的……我一下子就猜到你想要做什么了。”

“哇!物吉好聪明!”

“……所以,真的要那么做吗?”

“嗯。”

“但是,主人……”物吉看上去有些严肃,“就算是自己创造出来的状况,最后得到的证明也有可能是假的哦。后藤君是在认真的烦恼,所以……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他又问了我一遍,我愣了愣,对他笑了:

“物吉,你相信我吗?”

“当然。”

“那,你相信后藤吗?”

“当然。”

毫不犹豫的两声回答,我笑着摸摸他的头,然后说:“我也相信后藤哦,确实,就算是自己创造出来的状况,如果由我来把那个证明递到后藤手边,他就算一时放心,回头也会发现那是假的。”

“那为什么……”

“多亏跟你聊了一下,我刚才彻底想通啦,物吉,陷阱的事儿就拜托你喽。”

“主人……”

“还有……后藤现在,就在为得到真正的证明而努力哦。”

“诶?什么意思?”

“你就等着看吧,啊还有,以防万一……”我对物吉比划了一下,“我最多只能接受到骨折的程度,如果能在崴脚的范围内搞定就最好了!幸运的刀,这次也要把幸运带给我哦。”

“……崴脚的危险都不会让你遇到啦!”

“是是~”

 

一连两天,一直一脸深思状,惹的粟田口家的其他人非常担忧的后藤刻意避开我的视线,我也就将计就计,暂时放着他不管,而第三天的晚上,后藤来找我了:

“那个,大将……”

“嗯?”

“我们……去后山那边散个步吧。”

“嗯,可以哦。”

“诶?就……就那么答应了?!”

“啊?不是你邀请我的吗?”

“……嗯,嗯嗯,对,我邀请的……呃……因为后山那边发现了一个山洞哦!我们去探险吧!”

“新的山洞吗?!”这下我是真的开始好奇了,因为最近天冷都没怎么去后山,“那我们快去吧!”

“哦……哦……”

明明是他邀请我去探险,但很显然后藤兴致不高,最后反而变成我非常兴奋的拉着他往后山跑:“在哪里呢,新的山洞,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珍稀药草……啊!看见了!”

我兴冲冲的指着前面:“后藤你看!就是那个吧!”

“啊……”

“好!那我打头阵,你殿后,先让我来看一看里面有什……”

“大将!”

他突然大声叫我,拉着我的手想往回走:“果,果然还是明天早上再来吧,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太危险了……”

“不不不,你可是短刀啊,怎么可能什么都看不见啊,我的夜视能力也还好哦。”我反手拉着他的手,作势要往前走。

“但是,但是……”

“没关系啦,真有什么事的话后藤来救我不就好了,我要进去了哦。”

“等……”

我不再听他说话,而是面对我并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的山洞,迈进了一步。

……但没迈进去。

后藤用几乎要把我胳膊扯断的力气,狠狠拉着我往后退,一连退了好多步,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他却像经历了一场战斗一样,拖着我走了一段距离后他就止不住的喘气。

“后藤?没关系吗?”

他紧紧抓着我的手,缓了好一会儿后才抬起头来,神色坚定:

“大将,我……那个守护的证明什么的……我不要了!虽然我知道……我知道的……物吉一定不会出差错,可能大将只会绊一跤,也可能是有什么虫子突然从顶上掉下来,或者在里面铺满了会散发恶臭的植物……最多就是这种程度的危险!”

……等等,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危险可不是“这种程度”啊!虫子是怎么回事?恶臭的植物又是什么?!

“但是,就算是那种程度的危险,我也不想让大将遇到,没有那个证明也可以!就算我今后会一直在意!在意自己有没有好好守护什么也好,在意自己有没有完成使命也好……至少现在,现在我……一点也不想让大将你遇到危险。”

他说着说着,几乎快哭出来。

“对不起,大将……一点点危险也不可以,假装遇到危险也不可以,大将,不要再往前走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后藤,像是被什么追赶,最后被逼上了绝路一样,这“追赶”的部分里有我的一份,让我有些后悔,但也有些高兴。

和他的话语一样,无比用力抓着我的手的后藤,根本没打算给我挣脱的机会。

被那么紧的握住手,怎么想,我都不可能再往前走吧。

“嗯,我知道了。”我点点头,放缓语气来安抚他,“还有……合格啦,后藤。”

他一愣:“诶……”

“毕竟是一开始就猜到我想做什么的物吉,大概想一想也就知道我后面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所以,那个山洞里,应该什么陷阱都没有哦。”

“诶?什,什么?大将……你,你和物吉……”

“某种意义上算……串通一气?”

“啊?!”

“好了好了,惊讶先到此为止!总之,后藤,现在允许你问一个问题!只能问一个哦!问对了问题,我就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没有现在这个场景,没有我对后藤的信任,没有后藤自己的话,那一定是一句无比苍白的语言。

但是,没有什么,比现在依然还用力抓着我的手的后藤,更接近那个证明。

所以,可以问出那个问题了哦。

“……我……我有没有……好好保护你呢?”

隔了很久,还是用不确定的语气问出那个问题,我却无比迅速而确定的给出了回答:

“嗯。不管是刚显现的时候,对一切还不怎么熟悉的你;每天喝牛奶,想要为了兄弟们变得更高大的你;为自己有没有好好守护烦恼的你;明明没什么实感,却依然在战场上奋战的你,还有……刚刚那么努力想要保护我的你。因为是被你守护了的我这么说的,所以,只要你想起今天的事,想起我的话,想起这只手的温度时,就可以抬头挺胸的确认你已经得到了哦。”

身为短刀,身为护身刀的后藤藤四郎。

“证明你有好好保护我的这番话,不管你今后再问我多少遍,我都可以有理有据的回答你。”

最终还是要由我这个“主人”来给这份证明盖上印章,不过,这并不是轻飘飘的,没有实体的东西,而是确实存在于此的,这份记忆。

从今往后,希望他一直都能记得。

“啊对了,后藤,我这边虽然给了你确定答案,不过,还有一半的答案需要别人来给哦。”

他眨眨眼,一瞬间有些泄气:

“还有一半吗?!我还以为我刚才就得到了证明啊……”

“因为我是现在的你的主人嘛,你虽然之前说如果问千代姬大人怎么怎么样会被当成怪人什么的,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哦。”

“……是吗?”

“嗯,因为他们也是曾经被你守护过的人,就算没有多少关于你的逸话,他们也一定都会记得的,所以,剩下一半的答案,你去向他们确认吧。”

这么说着,我轻轻晃了晃后藤的手:

“怎么样,你想去修行吗?”

 

Special Talk---中场过渡

 

我家的极化修行,向来是他们跟我说想去修行,然后我收拾好东西送他们走,所以不会出现对是否要去修行还存在迷茫的人被我强行送走的情况。

不过后藤这次是由我主动提出,算是有点强硬,不过他并没有当场答复我,而是自己好好想了一天后,正式向我提出了去修行的请求。

我就这样把后藤送了出去,不知道等他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得到剩下的答案。

“唉……就算是我提出的,还是好担心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就让他去修行了呢?我要是不提那一茬应该就没这事儿了啊!”

“那种事,就算你不提,他们也会自己决定去修行的。”

我一愣,看到日本号拎着个酒壶摇摇晃晃朝我这边走来:“所以,你就耐心等着吧。”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都喝醉了还不忘安慰我……”

“哈哈,这点酒可不会让我醉倒,我再去找次郎喝一轮。”

“知道了知道了,啊,回头夜谈的时候可不要喝醉哦!要不然我说什么你都听不清!”

“都说了不会醉的。”他对我摆了摆手,“而且,边喝边聊也不错嘛。”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实在不行,我还真得做好跟他边喝边聊的准备了……

评论 ( 35 )
热度 ( 160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