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九场---他的误解与她的联想偏差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标题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是歌仙误解了

*会伤感的只有感情丰沛的文系,有些人只是随口一说,然后专注于水果


百人一首-其之九

 

小野小町

「花の色は  移りに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我身世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まに」

 

歌仙兼定走到手合场时,发现里面已经有先客了,还不是一两个,是一群。

再大的空间里只要装下了一家十几口的粟田口家后就会有种莫名的狭窄感,好像一棵大树被一圈篱墙包裹起来,而在其中担任大树角色的当然是现在被围在中间的一期一振,作为深受一家爱戴的大哥兼家长代理,一期的脸上挂着终年不变的和煦笑容,正耐心的听着弟弟们你一句我一句。

场面虽然有些乱七八糟,但大家的中心思想都是一致的,想要痛快的和一期哥比试一场——每个人说到最后都是这个主题,有几个已经迫不及待在一边做起了热身运动,还有几个聚在一起小声盘算待会儿是一个一个来还是干脆一起上,一期笑着把弟弟们的脑袋挨个摸过去让他们排好队,某种意义上却是暗示了大家得一个一个来,巧妙的解决了差一点就要对上数位极化战力的危机,让门外的歌仙感慨不已。

看来手合场今天是空不下来了。

不过本丸别的不多,空房间还是足够的,再找一间当作新的练习室也未尝不可。歌仙兼定走向中庭,突然发觉今天天气出奇的好,浓浓春意都化在了空气中,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清甜香气让他想起本丸院中前两天盛放的那一树杏花,粉白似云霞,望之而心动……

歌仙兼定不是会浪费大好春景的人,况且这样的好天气,在室外练习剑术肯定比一个人闷在哪间房里要风雅的多吧?

他打定主意,却发现心怡的地点前也已经有了先客,虽然只是一个人,但那位实在是让人“望之而心悸”的存在——

她坐在那株杏树下,整个人扑在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小桌上,两手伸直耷出桌外,正在削苹果。

那倒霉苹果被她削的坑坑洼洼,堆在盘子里的厚实果皮浪费的歌仙兼定都没眼看,这里还是眼不见为净……

“啊,歌仙!你要不要来削个苹果啊?”

他才刚刚侧过半个身子就被她逮了个正着,她热情的向他发出邀请,还对他大力挥着手,手上的水果刀随着她的动作在阳光下明晃晃的闪着银光,看得歌仙心惊肉跳,他用眼神示意她老实放下那只手,又察觉到她好像说的不是“来吃个苹果”,而是……削?

看她削的那么来劲,实在不像是想撒娇让他削苹果给她吃的样子,歌仙兼定只能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来削个苹果啊。”她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又拿过一个苹果放到桌上,“难道我能直接请你来吃啊?”

她把手中削的差不多的苹果举给他看,“你吃吗?”

歌仙兼定表示你苹果都削成这个样子了还好意思邀请他来吃?

当然他没有明说,只是用嫌弃的眼神和后退一步的动作表达了这个意思。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你会嫌我削的难看,也就只有你会嫌这嫌那了……”她假装生气的拍了下桌子,又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空出一个位置来,“换成其他人,知道是我削的苹果还要抢着吃呢。”

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自信能这样言之凿凿,她说完把苹果放到嘴边咬下一口果肉,那苹果本来就被她削得顶多吃个两口,现在看着就只剩一口了。

她应该在这里待了有一会儿了,衣角发梢全沾着花瓣,她边啃着苹果边将一绺头发别到耳后,歌仙看到她脖子上也沾着几瓣淡粉,正顺着她的动作朝她领口里钻,他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打消了替她取下花瓣的念头,只是走过去拿起她之前放在桌上的苹果,又从她手里取下了水果刀。

——当务之急是阻止她再浪费一个苹果。

歌仙兼定将刀口抵在手中的果实上,灵活的运用手指的力量,没过一会儿就分离下一圈薄薄的果皮,她在旁边盯着看,还不住念叨着“怎么还不断怎么还不断”,实在是又烦人又让人分心,歌仙不由的加快动作,并在心里发誓等他削完了一定要用这个苹果把她的嘴给堵起来。

但苹果没削完,天却先暗了下来,在头顶迸开的冰凉触感似乎是某场即将降临的春雨的好心提示,她抬起手蹭了蹭额头,“咦……是下雨了吗?”

歌仙兼定立刻站了起来,一手捧着苹果,把刀稳稳扣在上面,又示意她去拿盘子,等她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干净了,他弯下腰,一只手绕过桌底托起小桌,朝着回廊加快脚步。

桌子苹果还有他倒是都及时避过了纷然落下的雨水,但跟在后头捧着盘子的她慢了半拍,这场春雨不巧还是场春暴雨,她躲避不及,被地上溅起的水渍泥浆扑满了裙边,她提起裙子为难的看着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的脏污,“今天打扫这儿的是和泉守吧,被他发现了肯定要埋怨我,然后我回嘴,然后我们吵起来,然后国广头疼的不知道究竟该先拦我还是先拦和泉守。”

她说的十分生动,丝毫没觉得只要她不回嘴就不会有接下来那一串事,歌仙兼定忍住扶额的冲动,说:“待会儿去拿块布收拾一下……你先回去换衣服。”

“嗯?哦……”她点着头,却没回房间,反而靠在廊柱边,向着他们过来的方向发出了小声的叹息,“杏花……刚刚还开得那么好看啊。”

那棵杏树被猛然大雨浇得花朵枝叶都蔫了下去,一朵又一朵的杏花被冲落在地,确实让人于心不忍。

“沥沥长雨花飘零,吾身终也散其中……嗯,果然很伤感呢。”

歌仙愣了一会儿才发现她竟然没用她素来喜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译法——虽然她还是把那首和歌给拆了——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往常他大可以抱怨一句“怎么又说的那么不风雅”,现在却突然觉得如鲠在喉。

花朵大多单薄脆弱,前一刻还精神的开满枝头,下一秒却可能连枝叶本身都要被摧残殆尽,就算侥幸熬过一场风雨,又总会面临着下一场,即使养花人有心想护,也无从护起吧。

他不知道她被那杏花触动了哪根神经,竟然会说出她平时绝不会说出的伤感言辞,歌仙想要说两句话让她安心,但她又在忧心什么,又在看着哪里呢?

“终有一天,我也……”

……不行,不管怎么样他都要说点什么打断她。

为了遮掩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歌仙兼定故意提高了声音,“你……”

“我也想堂堂正正的念出那首和歌,以花喻人一下啊。”

反而是她快速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打断了歌仙,他差点没被呛着,“……什,什么?”

什么堂堂正正?什么以花喻人?

“嗯?”她回过头来,疑惑的歪了歪头,“为什么歌仙你一副严肃的表情啊?”

她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捧着堆满果皮的盘子,她把盘子放回桌上,一脸大功告成的模样,“啊,刚才的那个吗?歌仙不知道吗?那首著名的……看到这个场景很容易联想到吧,虽然不是樱花。”

“我知道,”歌仙艰难的挤出几个字,“虽然知道……”

“嗯,然后我就在想嘛,其实以花喻人不太靠谱啊,你看那杏花,去年也是这样的吧,开得好好的突然下了一夜雨,第二天就全落了……但是今年还是开了啊,开的比去年还要多,还要好看,可人完全不是这样的吧。”

她摊开手。

“如果把人比作花,那么风雨又是什么呢?人生可不是花期,结束了可就真的结束了。那么古往今来,以花喻人究竟是在比较什么呢?”

她竖起一根手指作提问状,但很快又公布了答案,“明显是长相吧!只有小野小町吟出来不会被人笑话……真好啊,终有一天我也想像小町那样抬头挺胸的用上那种奢侈的比喻,嘿嘿,不小心叫她小町了……”

她说着说着居然还害羞得笑起来,就好像不小心叫出了倾慕之人的名字一样……但她实际上叫的是小町,居然是小町!

“怎么样,你说我说的对不……唔唔!”

她突然被苹果塞了一嘴,吓得赶紧双手去捧,她咽下一口果肉后忙不迭抗议,“为什么突然塞苹果过来啊!你想噎死我吗?!”

实现了“用苹果把她嘴给赌上”这一夙愿的歌仙兼定瞪了她一眼,“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她不服气的“唔唔”了几声,身后却传来堀川国广的声音,“主人,啊,歌仙先生也在。”

他笑眯眯的端着托盘走过来,“外面突然下雨,大家都到前厅去吃苹果了,这是我刚才削的苹果,请来吃几块吧。”

“哇——!”她亮着眼睛看着他手里的盘子,“是兔子苹果!!”

被细心切成小块,故意留下前端果皮好削成两段兔耳状的可爱的兔子苹果挤在果盘中,她立刻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嗯,好吃!”

“太好了,刚才听其他人说你今天想吃苹果,还说你已经拿了两个打算自己削,我猜你一定削的不怎么……一定会觉得麻烦吧。”

堀川国广面不改色,“所以……咦,这个苹果……”

他惊讶的看着她手上那个已经被咬了一口的苹果。

“比我想的好多了……”

“嗯?”她忙着嚼苹果,没有听清他的话,“这个吗?这个歌仙削的哦。”

她把苹果放到嘴边再啃了一口,又拿起一块兔子苹果。

“吃那么多苹果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苹果是好水果嘛,啊歌仙……”她指着盘子笑眯眯的回过头来,“你也来吃啊!”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多么引人误会的话,左手一个苹果右手一块苹果,还是带着一如往常的笑颜。

 

到底是他误解了她看向那树杏花的表情。

还是她注意到他无言安慰的窘迫,不想为难他而故意换了种说法。

他虽然身为刀剑,不过,利刃从来无法护花。

 

歌仙兼定只能不太情愿的认同她先前那句“以花喻人不靠谱”,在她“这次可是国广削的,那么可爱,你总算能吃了吧”的絮叨声中,伸手拿起了一块兔子苹果。

他掌中全是果肉留下来的甜腻触感,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洗个手。

 

 

【附注】

 

1.小野小町、六歌仙中唯一的女歌人,传说中的美女,代表作品大部分是恋歌。

光这首和歌到底是不是恋歌就有争议,比如有说这首歌是描绘看到樱花在雨中散落的景象后感慨容颜易老的心情。

也有说是因为小野小町喜欢在原业平而在原业平没有发现,这首和歌体现了花已零落恋心飘散的伤感。

你们不要总把作品和八卦扯到一起!←查资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考哥的表情包。

 

2.小野小町不叫小町!不叫小町!不叫小町!虽然本篇中婶婶这么叫了还觉得叫的挺亲密,但人家不叫小町!“町”是宫中工作的女性常用的称号,且自打出了个小野小町后,小町都被用来指代漂亮姑娘了x

 

3.因为有「花といえば桜」的说法,所以和歌中的花是指樱花,顺带一提,在平安时代之前比起樱花还是梅花更有人气,那个时候还是「花といえば梅」哦。不过比起樱花,一场暴雨过后杏花落的更惨一些(←亲眼所见),所以本篇用的是杏花。

 

4.这首和歌用了一些掛詞(一词多义的手法),比如说如果把和歌里的「ふる」理解成「経る」,后面的「ながめ」就是「眺め」,「世にふるながめ」就是时间流逝,空待一生的意思。

如果把「ふる」理解成「降る」,「ながめ」就变成了「長雨」,整句话又变成了叹惋自身宛如身在绵绵长雨中,终有一日也会像花一般散落的意思←本篇中婶婶的瞎说八道就是用的这种说法。

 

5.不管是哪种解释都不能挥散掉这首和歌的伤感气氛呢。

所以按理来说如果审神者闲来无事对能听得懂其中意思的刀吟诵一下的话,说不定可以得到彼此抱头痛哭的奇效。

按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6.苹果十分有营养,是水果中的战斗果,但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不行,一天吃两个就够了,敬请注意。

本篇中婶自己削的苹果只有两口,又吃掉了歌仙削的一个,再加上会吃掉约有大半个苹果份量、国广精心削制的兔子苹果……还在健康范围内!

 

7.本首和歌的决字为花の(はなの)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