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全员向/架空】Welcome to the AUTO street!(2-11)

*tag请搜索“欢迎来到凹凸街”,缓慢连载中!前情

*写全员向每次还搞得跟短篇连载似的太折磨人了!至少要写到一段剧情告一段落,不然我下次开文档都忘了!(突然咆哮

*其实仔细想想真的没有格瑞什么事?


(55)

紫堂幻每次感悟到新的人生哲理时总担心自己会不会在大彻大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大彻大悟其实也没什么,但关键是听说悟得太多了会因为不可抗力而秃顶,紫堂幻觉得自己还年轻。

但他在凹凸街真的很容易悟道,比如最新的这条:

——要了解一个人的过去,靠的不是倾听,你得靠推理。

像他现在就在推理,他能猜到凯莉和丹尼尔大人结下梁子的原因与安莉洁有关——这从她之前对安莉洁的态度中可以看出来,那么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她和安莉洁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而管理委员会,或者说丹尼尔大人站在了安莉洁那一边,老骨头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人质”,所以被威胁了的凯莉十分讨厌丹尼尔大人……嗯,能说得通。

 

名侦探紫堂幻,推理的八九不离十。

 

不过虽然能把头和尾理出来,但还有一点紫堂幻总是想不通,那就是格瑞。

为什么凯莉会提到格瑞?这跟格瑞有什么关系?这里头怎么会有格瑞的事儿呢?

缺少情报的名侦探就此陷入推理僵局,直到后来某一天他跟金聊天,才发现这里头与其说是格瑞的事儿,不如说主要是金的事儿。

“怎么跟凯莉认识的?哎呀紫堂我跟你说……”金看起来十分来劲,“当时我看到凯莉朝我冲过来,真是吓死我了!而且我手里还抱着一堆面包呢!不过我在经历了天人交战后还是毫不犹豫的舍弃面包去救凯莉了!后来又发生了一点小误会……总之最后我们就认识了!”

紫堂幻:“……”

他根本听不懂!

为什么凯莉会朝他冲过去?为什么听起来很重点的“小误会”部分被省略了??“总之”是怎么回事“总之”???

还有“天人交战”和“毫不犹豫”不要放在一起用!

由于金的眼神过于闪亮,希望他听完之后记得鼓掌的暗示太明显,紫堂幻最后还是把上面这些话都咽了下去,在拍了两下巴掌后问了一个他比较关心的问题。

“你为什么抱着面包?”

“嗯?因为有人订面包我去送啊!不过后来格瑞不肯帮我看店了,外送服务就取消了。”

说到这里金还回头向格瑞送上了一个埋怨的表情,格瑞专心致志盯着手中的杯子,压根没抬头。

紫堂幻“哦”了一声,摊开笔记本开始在里头写字,从金刚刚说的话中他明白了一点。

……原来面包屋还曾经有过外送服务,这个好,这个要记下来。

等他记完了他走到格瑞身边,格瑞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但紫堂幻知道这就是愿意听他说话的意思,同样的场景发生过好多次了,紫堂幻为他们之间已经有这样的默契而感到开心。

“格瑞,”他问,“金刚才说的话……我能听多少?”

“一半。”

“哦……”

只有一半啊……

紫堂幻心算了一下,那么,大概凯莉确实朝金冲了过去,而金手上也确实抱着面包吧……嗯,差不多一半了。

 

(56)

而真相的另一半要从凯莉那边说起。

遇上一个一言不发就冻人的疯女人她就自认倒霉了,人总是会遇上一两个神经病的,正常。

凯莉又不是碰到突发状况就愣在当场的废物,那层冰快要裹到她脚下时她已经后跳好几步从窗户里跳出去了,她伏在星月刃上随便挑了个方向往前疾飞,差不多甩过四个街区后她往后看了一眼。

果然没有人追上来。

这在她预料之中,哪怕管理委员会的狗腿们效率再高,这会儿也不可能追上来了,凯莉就是喜欢这种自己占尽优利的“追逐战”。

她回头对着看不见的追兵们做了个鬼脸,决定调整一下因为刚才急匆匆出逃而并不让人舒服的姿势,她一边扶着星月刃一边挪了一下腿,漫不经心的往前看了一眼。

然后她就和一个“面包人”对上了视线。

距离他们相撞,大约还有三秒钟。

 

如果是两个月前的凯莉,这三秒钟根本不会存在,她只会撞上去,把对方撞飞就完事了。

可是她为什么犹豫了呢?

是因为那个“面包人”……一个捧着一堆面包看上去又傻又呆的金发小子半张着嘴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吗?是因为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让她突然烦躁吗?还是因为她在那间屋子里被冻了两个月都冻傻了?

鬼使神差,只能用鬼使神差来解释,在那短短三秒钟内,她用其中一秒去思考了“躲闪”的可能性后立刻放弃调整姿势,还用力握住星月刃向后使力,让自己的重心一大半都落在了外头。

她竟然在这样做。

连询问自己“为什么”的时间都没有,凯莉张开嘴,对着那个还在原地发呆的金发傻蛋大喊:“你……!”

可能是想说“你蹲下”,也可能是想说“你躲开”,其实什么都不说也没问题,根据她的计算,只要那个人不动,她就能以现在这种看上去很危险的姿势从他脑袋顶上飞过去。

凯莉这么想着,却听到了比她更大声的声音盖了过来。

“矢量疾走!”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金发傻蛋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慌张再变成坚定,然后他把手上的面包往外一抛,向她跳了过来,还伸出了两只手。

接着她就被人拦腰抱住,硬生生从星月刃上被拖了下去。

 

凯莉在地上翻滚的时候,还觉得有什么软软的像面团一样的东西正噼里啪啦砸她身上脑袋上,跟下雨似的,她的肩膀在地上撞的生疼,感觉再翻滚两圈就可以喷血了。

说起来,在来到凹凸街之前,她听说这里有个挺有名的占卜师,据说只要跟人对视几秒,就能看到这个人的未来,还是命运什么的,反正传的神乎其神。

虽然她不是很信这个,但突然也很想见一见那个占卜师了,既然传的那么灵光,那稍微给她算算也行吧。

最好是替她算算她到底犯了什么小人,会在一天之内遇到两个神经病。

 

(57)

金拼命护着怀里的女孩想让她少受点撞击,但比起撞击好像撞到面包的几率比较大,早知道刚刚就不把面包甩出去了……

在心里这么想的金又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终于停了下来,他立刻去查看女孩的状况: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他一边问着一边想看看女孩身上有没有什么显眼的伤口,但还没向女孩伸出手,他就觉得自己被拎了起来。

……咦?

领子被提溜起来的金下意识的蹬了两下腿,看着刚刚还在担心安危的女孩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

等,等一下,这好像不太像获救后道谢的场面……

女孩头上还顶着个面包,金想伸手帮她把面包拿下来,但发现自己不光被提溜了领子,好像还被掐住了,糟了糟了糟了,呼,呼吸……

“去死吧。”

在听到女孩的声音后他觉得自己被掐的快翻白眼了,为什么啊,为什么他救了她之后反而会被掐啊?!

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金只好拼命挣扎,而掐着他脖子的凯莉是真想把他掐死。

但肩膀好疼,连拽他领子都觉得费劲了。

凯莉心里冒火,手上却没什么力气,只好松开手,但还没完全放手,她突然感觉到有杀意朝她正面袭来,她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两步,刚刚站稳,一把绿色的巨刃就横插进她和那个金发傻蛋之间,如果她刚才退的慢了一点,这会儿已经被砍中了吧。

凯莉这才发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给这么一吓好像浑身上下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但事情还没完,那把刀很快又被人拿起,这次是刀的正常用法——直接往她身上砍,凯莉将快要冲口而出的尖叫憋回去,死死盯着那把刀落下的轨迹思考自己还能往哪里躲,只希望自己的腿到时候争气些,可千万不能定在原地啊!

但是那把刀最后没有斩下来,因为那个金发傻蛋这次又挡在了她前面:

“格瑞等一下是个误会!!!”

那个叫“格瑞”的白发男人本来还面无表情的挥着刀,听到这话之后只是眉头皱了一下,但手腕一翻,本来要往他们这里砍下来的刀立刻偏了轨迹,但刀风卷起的碎瓦砾还是扑了他们一身。

凯莉也不管衣服脏不脏了,现在又追加了一言不发砍人的神经病三号,难保待会儿会有四号出现,趁着金发傻蛋正在跟人比手画脚的解释,她还是先跑再说。

但刚转过头,却有人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

下意识的一枚星镖已经脱手,但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对方连看都不看,就像随手赶走了一只苍蝇一样将她扔出的星镖挥到了别处,还笑眯眯的跟她说:

“在街上可不能扔这种东西啊。”

“……”

行吧她确定了,四号出现了。

 

(58)

事到如今这已经不能算什么运气的问题了。

这应该叫命,她估计今天就折在这儿了,也行吧,随便吧。

——她已经觉得很累了。

就在凯莉这么想的时候,刚刚还在那边挡在她前头的金发傻蛋这次又换了个方向,但还是挡在她面前。

“丹尼尔大人你怎么也来了?!”那个人叫了起来,“格瑞也是丹尼尔大人也是,你们怎么都不先问问情况呢!你们真的误会了,这个人没有想抢我的面包!”

凯莉:“……”

凯莉望着英勇挡在她前方的身影陷入了沉默。

不是,这怎么……

这怎么跟他的面包扯上关系了呢?!

这个人除了给自己加戏连面包都不放过吗?!都搞出这么大阵仗了还就是为了面包可能吗?!后面来的那个人就算了,难道最开始砍她的那个人就因为误会她抢人面包就打算砍死她吗?!

……当然后来凯莉才知道格瑞是做得出这种事的,她也不怎么惊讶,反正在她心里早就把他们都归类到神经病的范畴里去了。

当时凯莉只猜到这两个人可能是管理委员会的人,不然没有理由来追她……果然,那个被称作“丹尼尔大人”的人在听到对方的“抢面包误会”论后只是愣了愣,随后笑了:

“嗯,我知道她没有抢你的面包,非要说的话……她抢的是房子。”丹尼尔瞟了一眼四面狼藉的街道,“这比我想的破坏要大多了,不过格瑞,还是谢谢你帮我拦住她。”

“误会,顺便。”格瑞收起刀。

“那就谢谢这个误会和顺便。”丹尼尔笑着点点头,看向凯莉,“你好凯莉,我是凹凸街管理委员会委员长丹尼尔,我的下属们都没能追上你,没想到我们能在这里巧遇。我们接到通报说你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一直都在侵占他人的住宅,你在没有居住证也没有向管理委员会报告的情况下在这里滞留了两个月……针对这些事,我想请你去委员会办公室跟我具体谈一谈,对了金,你的损失也要算进去吗?”

“诶?!”突然被点名的金发傻蛋——金,慌乱的摆了摆手,“不,不用了,不用不用不用!”

他偷偷看了凯莉一眼:“那个,丹尼尔大人……”

“那你们就先回去吧。”

丹尼尔打断了他的话,而凯莉就在这个时候往某个方向跑过去纵身一跳——那里有老骨头。

只是丹尼尔的反应要快得多,他表情一点没变,只是伸出手去,明明应该将凯莉吸进去的老骨头却不受控制的被丹尼尔“吸”了过去。

丹尼尔接过飞过来的老骨头后轻轻在上头拍了一把,凯莉清楚地听到了老骨头的一声闷叫。

丹尼尔看上去很感兴趣的——但他的眼中毫无好奇的波澜——捏了捏老骨头。

“这些都是你的元力技能么,很丰富啊。”

他又捏了老骨头一把,带着一脸清爽的微笑微微偏头,看向凯莉:

“还有吗?”

 

(59)

凯莉被“抓回”管理委员会后被带进了一间屋子,那屋子里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就中间摆着个一人座的小沙发,她也不客气,直接坐了过去。

她并没有被“拘束”,只是手上多了两个银色的手环,那是让她暂时无法使用元力技能的东西,而且戴着这个她就无法离开管理委员会的大楼。

“不过你的元力技能都是以元力武器的形式具象化,所以也控制不了什么,这么想想你还是自由的,对吧?”

“对啊。”凯莉大大方方的回答了,“我还有其他武器呢,但我不会告诉你,有本事就来搜身啊。”

“可惜管理委员会没有这样的权力。”

“我知道。”

“但是我可以啊,在不碰到你的情况下搜身,我能做到。”

“……”

“哈哈,开玩笑的,这是个悖论,我当然做不到。”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以前就被人说过不会说笑话。总之,这个东西主要还是为了让你不要离开这栋楼,因为最近我还挺忙的。”

言下之意是没时间总是跑过来抓她吗?

“当然我一直都挺忙的。”

“……你是在挑战说第二次笑话吗?”

眼前的人笑容没变,只是干咳了一声,露出一副想起什么事的表情:“对了,给你的赔偿请求书已经拿过来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纸,递到凯莉面前:“刚才街道损毁的部分还没有算进去,不过那也不能说是你的错,所以主要还是你侵占他人住宅的事……在跟安莉洁小姐谈过后,她同意把这件事的性质改成你向她租了两个月的房子……所以这上面写的是租金。”

凯莉当然没打算付钱,本来也不想看那个什么请求书,但这屋子空空如也又没什么其他看头,她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接过来看一眼,她眯起眼睛数了数那纸上的零。

她又数了一遍。

“……我是不知不觉在她那房子里住了两年吗?!”

“是两个月的租金。”

“她那房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我还赔了一些东西进去!”

“那部分的话我们可以从租金里扣除。”丹尼尔答的很爽快,“你想扣多少呢?”

扣多少她也付不起好吗,她这两个月住的那个地方是哪里的宫殿吗价钱那么离谱?!

“当然你的难处我们也明白,如果付得起这个价钱,也就不会有这次的事件了,所以我们又跟安莉洁小姐商量了一下,她愿意再给你一段时间,并且不收利息,在此期间……管理委员会愿意给你提供一个‘还债’的机会,怎么样?”

哦,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你能别这么笑吗,看着有点恶心。”

丹尼尔的表情纹丝不动:“啊,这个嘛……最近这里在举办以‘微笑’为主题的活动,这段时间你难道没觉得经常有陌生人在向你善意微笑吗?”

“你是说我最近经常看到的平时见到根本不认识的人只会匆匆而过的路人因为无聊到参加了这么个鬼活动而向我露出仿佛要谋财害命一般的……那种微笑吗?”

 

(60)

这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在笑,但都是皮笑肉不笑。

丹尼尔直到最后也没有收起笑容,他直起身子:“看来今天是谈不下去了,我接下来还有个会,就先走了,你可以暂时住在这个房间,想要什么就跟工作人员说,等你想谈的时候就来找我吧,放心,住在这里不额外收你房租。”

“老骨头和星月刃呢。”

“如果你愿意好好谈一谈的话,其中一样马上就可以还给你。”

“哦,那就暂时给你们保管了。”

一段沉默过后,丹尼尔点了点头:“好,那么你好好休息吧。”

“等等,你刚刚说想要什么就跟工作人员说对吧?”

“是的,这个房间外面一直都会有工作人员。”丹尼尔在“一直”两个字上加重了音。

“不用找他们了,我先跟你说吧。”凯莉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翘起了腿,“接下来我要在这里叨扰一段时间了,所以……你能先搬张床给我吗?”

 

已经有蹭住别人家房子两个月这段前科的凯莉并不介意在这个反而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便利的管理委员会大楼继续蹭住,如果非要给这个蹭住期间定个时限……她能住到天荒地老。

——她本来是这么想的,一开始也是这么做的。

她第一天直接问丹尼尔要了床和毯子,第二天列了个清单交给工作人员,接过单据的工作人员一副被噎着了的表情,但还是接下了清单。

接下来她在这里的生活就非常惬意了,只是不能离开这幢楼,但也已经足够自在,她很满意。

傍晚的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下一批她要的东西,然后告诉她有人找她。

凯莉皱起眉头,在这里居然会有人找她?

她跟着工作人员去了所谓的“会客室”,不过这“会客室”的装修让她十分别扭,特别是那个把两边隔开的玻璃板。

玻璃板那头她看到了朝她拼命挥手的金发傻蛋,另一个人也在。

“凯莉!凯莉你还好吗!你没事吧?丹尼尔大人没有对你怎么样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啊?”

凯莉眯起眼:“你谁?”这么自来熟的人她可不认识。

对方大受打击:“诶,你忘记我了?!哦也对,我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

这人又自顾自的振作起来:“凯莉你好!我是金,那是格瑞,我们之前在街上见过!你还记得我们吗?”

“哦,是你啊,记忆犹新。”

金根本没听出她语气里的嘲讽,只为她还记得自己而高兴,他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

“对了凯莉!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他把一个纸盒和一大瓶牛奶放在台子上,“哎呀牛奶瓶子好像塞不过去……你先吃这个吧。”

他把纸盒子塞进来:“是羊角面包,我刚烤好的!”

四角盒子勉强从开成半圆形的玻璃口中伸进来,一下子变得皱巴巴的,凯莉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进这个房间就觉得别扭了。

这是哪门子的会客,这是探监吧?!

 

(61)

第二天金的“探监活动”还在继续,这次他带来的是小蛋糕和橙汁,凯莉搞不懂他来就算了,为什么还非得带食物来,尤其是他把食物塞过来的时候总会说什么“你可千万别饿着自己啊”这种话,搞的凯莉真的以为自己在坐牢。

第三天他带了另一种面包,还带了优惠券。

“等你出来了用这个来买面包啊!给你打折!”

“闭嘴。”什么叫“等你出来了”,会不会说话!

金缩了缩肩膀,又递过一张纸:“对了凯莉,你还不知道面包屋在哪儿吧!我给你画了张地图!”

那面包屋在什么地方居然还要地图……

凯莉皱着眉接过那张纸,盯着上面歪七扭八的画看了半天:

“……你面包屋开在地下城里啊?”

“只是有点偏啦,而且我面包屋才没有地下城那么大啦,凯莉你是在祝我生意兴隆吗!”

“……”

这个人真的有病吧。

他每一天都会来,那个格瑞也会来,不过格瑞就像看不见她一样从来不跟她说话,只有他……金,会跟她挥手还连呼她的名字:“凯莉凯莉!我来看你了!”

金每次都会带食物来不说,也硬要坐在这里跟她尬聊,还聊的全都是面包屋的事儿,搞的凯莉对他面包屋一天来了几个客人今天的招牌面包是什么之类的没用情报一清二楚,她从没想搭理他,但这个人是锲而不舍等级的烦人,不过这个傻蛋的情绪又非常好掌控,她只要

时不时的“哦”上一声他就会讲的很开心,话说她为什么要时不时的“哦”一声……

在时隔一周后当凯莉发现自己差不多到点了就会自己去“会客室”时,她终于反应过来被掌握情绪的也许是她自己,她真是怕了他的名字连呼了,每次看到他一边挥手一边跟她打招呼,她旁边的工作人员就会善意的笑起来说“你朋友又来看你啦。”

他才不是她朋友,她也不是他朋友!

她真的……非常不自在。

如果连这都是那只狡猾狐狸的算计,那他真的很可怕。

“凯莉?凯莉你在听我说吗?”

“听着呢。”

“你没听,我是在问你明天来看你的时候带什么给你哎!”

“你明天不用来了。”

“又来了又来了。”金笑嘻嘻的拍了拍玻璃板,“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是每次都把面包啊蛋糕啊吃掉了嘛,我明天再来看你!”

“你明天真的别来了……金。”

一直靠在墙边的格瑞抬起了头。

凯莉本来想多说一句“因为我明天就不会在这里了”,但想想她为什么要解释,就不再说什么,但是她刚站起身,就听见玻璃板发出了一声巨响,吓了她一跳。

几乎整个人都快趴上玻璃的金激动的在那头敲啊敲:“凯莉!这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哎!我们是朋友了吗!”

“……”

这个人真的是……有病吧。

这么想着,凯莉扯了一下嘴角,却又很快收回,改成翻了个白眼。

“非要问我吃什么的话,就饼干吧。”

 

(62)

从“会客室”出来后她问工作人员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丹尼尔,工作人员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一样带她去了丹尼尔的办公室。

这人绝对一直在什么地方暗中观察,绝对。

坐在办公桌后头的丹尼尔还是摆着一脸笑容:“我们可以谈谈了?”

凯莉嗤笑一声,环起手:“装什么呢,谈吧。”

 

他们最后达成“一致”,她为管理委员会工作,而丹尼尔把星月刃还给她。

“等你把欠下的房租都还清了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你留在这里的东西到时候再还给你,对了,你还是可以住在这里的,那个房间就……”

“我不要住在这里。”

“嗯?”

“给我换个地方,你这儿的会客室太恶心人了。”

“嗯……你是说你的新住处……想要一个大点的客厅吗?”

 

结果换到了安莉洁的隔壁。

 

……有病吧这个管理委员会!

人生头一遭,凯莉很想扶额。

似乎已经忘记了发生过什么的她的“债主”安莉洁居然还站在门口欢迎她,还对她说:

“你之前买的东西都给你搬进去了。”

凯莉没问是谁给她安排的,她不敢。

行了,她也有承认她不敢的时候了。

不过她现在倒是有空看一眼安莉洁了,想来她应该不会再无缘无故冻她了吧。

刚这么想着她们就对上了视线,凯莉一愣,却又觉得这会儿移开视线就是输了,所以硬撑着没有移开。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睛,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迷失的人,你的灵魂深处,充满了冰冷和黑暗。”

凯莉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安莉洁在说话,她下意识想说点什么,张开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过……我还能看见,这就足够了。”

留下两句神秘台词后,安莉洁离开了她的房子,临走前她将两个盒子摆在桌上,指给她看:

“这个是柠檬酥,是我给你的,还有这个……”

凯莉想她知道剩下的那个是什么了,那个皱巴巴的纸盒子,她很有印象。

记忆犹新。

“那是饼干。”安莉洁接着说,“是你的朋友给你的……乔迁贺礼。”

 

(63)

紫堂幻还在思考“这里头到底有格瑞什么事儿”的时候,听到走在前头的人突然长长叹了口气。

他反应了半天才发现是凯莉在叹气,呃……

凯莉在叹气?!

明明他们一个在前头默默走一个在后头默默跟,怎么现在看起来……

紫堂幻犹豫了一下,说:“啊……凯莉我觉得你怎么……好像很累的样子?”

“我是很累。”

她这么直接倒让紫堂幻慌了一下,凯莉停下脚步回过头:

“你怎么还在?”

“诶?啊,我……”

“总之,我想说的刚刚已经说完了,你不要再天真的把我和你们算到一……”

“我知道!”紫堂幻打断她,“我知道……来到这里的时候,并不需要理由。”

因为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没有理由。

“但是凯莉,留在这里是要理由的……你说你本来昨天就可以走了,但我想,其实你根本就没有打算昨天走吧,你今天去丹尼尔大人那儿,是想把老骨头带出来吧?如果你昨天就走的话,不就代表你根本没想带走老骨头吗?”

“……你怎么知道我就没那么想过呢。”

像是早知道她会这么问一样,紫堂幻露出了笑容:

“因为你昨天来找金了啊。”

 

——要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并不一定要靠倾听,也可以靠推理。

 

“昨天之前你都不认识我,更不可能知道我会在金那边,如果你只是想送信给格瑞,完全可以直接去找格瑞,但是你去了面包屋,所以……你其实是来找金的。”

 

——要了解一个人的内心,并不一定要靠倾听,也可以靠推理。

 

“那些优惠券你是想还给金的,我想他拜托你送的优惠券,一定比那个包里要多得多吧,你把优惠券还给金的话,他一定会啰嗦得不得了,一定会问你发生了什么,一定会问到你说出来为止,因为那就是金啊……凯莉,你留在这里的理由……已经完全没有了吗?金对你来说,不是你的朋友吗?”

紫堂幻紧张的捏着手,他不知道凯莉会对这个问题做什么回答,之前他问凯莉是不是金的朋友,她说她不是金的朋友,金也不是她的朋友,那他现在问金是不是她的朋友,一个听上去没有任何区别的问题,她又会如何回答呢?

“我不是他的朋友。”

隔了很久,紫堂幻得到了答案。

他低下头,也没有勇气再把明天能不能和她一起去送信的那件事再提一遍了,他毕竟不是金,没有那样源源不断的勇气。

“还有,面包屋既然也要参与这个活动,那只狐狸一定会通知到位的,在哪里集合几点集合,你关注终端就行了,我可不等人。”

紫堂幻猛地抬起头,隔了好一会儿才拼命点头:“嗯,嗯!我知道了,没问题!我一定会很早来的!”

这次凯莉没再说话,转过头走了。

但没走一会儿她又转过身:“……你怎么还在?!”

“啊……”紫堂幻的眼神有点游移不定,“其实,从两条街前开始……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

“所,所以你是要回去吗?其实从安莉洁那儿回面包屋的路我还记得!所以我能……呃……跟着你回去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凯莉想。

遇到神经病五号的日子吗?


目前可以公开的凹凸街情报:

 

Q:关于……管理委员会的会客室。

A:本来只是想像正常的对公柜台一样用玻璃板格挡,但不知道为什么装修完毕后谁看到那间会客室都会来一句“这地方是用来探监的吗?”,是管理委员会大楼所有房间中最不受欢迎的一间。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