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心血来潮的小甜饼/给邱非】久别重逢

*给邱非的小甜饼,第三人称男神x你,汇总目录戳这里

*这次故事尴尬成分大幅减少!太好了!不过这算青梅竹马的故事吗?好平淡哦一点都不波澜壮阔x

*顺便一提写这故事时重温了一下原作,发现邱非留下来之前差点要去微草,瞬间爆笑,老王你真的不放过任何一个苗子哎x


(1)

——再度踏上这片故土,已经是多年以后了。

 

因为憧憬这句话背后的意境,她曾经暗自发誓等自己回来的那一天一定要穿上一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靠着故乡的墙根,露出忧郁的眼神,最好再在指间来支薄荷烟,完美。

但等她真的回来后,就发现H市的夏天异常热,真要穿长裙恐怕会热到蒸发,故乡的墙根也不知道用哪堵墙比较好,还有她不抽烟。

只有她的眼神真的被毒辣的太阳晒到忧郁,出门前她往包里揣了两支藿香正气水,想了想又多拿了一支。

她昨天中午才回来,拖着箱子去公司报道,领公寓钥匙,接待她的新同事热情地给她张罗位置,还跟她闲聊这边的风土人情,说待会儿带她去吃本市特色菜,她笑笑说自己老家就是这儿的,还轻描淡写的说出某家她记忆中开在这块方位的老店,说完后微微一撩头发,尽显本地人风采。

她同事听得一脸感叹连连点头:“原来你是这儿人呀,那你真是回家了,对对对那家店挺好吃的,不过早就关门啦,都关了七八年了。”

关,关了七八年……

她面上云淡风轻的应了一声“是嘛那就换别家吃吧”,心里却直冒冷汗,什么情况,那家店关门了?她还记得小时候考试考得好爸妈就会带她去吃一顿呢,那家的东坡肉特别好吃……没想到那么好吃的店也成了沧海桑田,看来这十来年间确实是风云变幻世事变迁,只有肯○基才是最坚挺的。

她悄悄在内心的怀旧地图中划了一道,心里却有了一点隐秘的不安。

而现在她发现自己真的是小瞧了城市间的变化,以为十多年前的记忆还通用的她在自己

本该熟悉的路上迷了路,即使开了导航也还是在原地转圈,她用比太阳更加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手机:

“不应该啊,总不能学校也关门了吧?我学校的大门呢……”

她后来才知道其实学校没关门,只是学校大门换了个方位开,她得过两条马路才能找回记忆中被爬山虎覆满的绿色大门,但现在她的眼前除了没什么人烟的小路和老旧的墙外什么都看不见,连想找个问路的人都没法下手。

巧的是她正这么想呢,迎面就走来两个人,她一脸喜色想迎上去问路,却在看清对方是谁后大惊失色的转过身。

其实她时隔多年回到这里,还暗自在心里算计了一场久别重逢,重逢的对象正是现在快要经过她的两个人之一,这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吓得她面朝墙就开始卖力朝着手机那头喂喂喂。

那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前走,根本没有注意她,她屏住呼吸竖起耳朵,捕捉到他“嗯”了一声,一个音节一下把她拉回十几年前,她深吸一口气,突然鼓足勇气转过头,对着已经离她有一段距离的他们,对着他大声开口:

“邱非……!”

那一声叫得异常响亮,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走在前面的邱非应声回头,跟他一起的闻理也转过头来。

但她本来就是脑袋一热才喊出声,压根没想好要跟他说什么,现在四只眼睛盯过来搞得她更加紧张,她差点没手舞足蹈起来。

最后她眼一闭心一横,往旁边的墙一指,接着说:

“你,你是在这里读过小学的邱非吗!”

人是她叫住的,话是她乱说的,她自己也很恍惚,但她还是在内心期待着邱非会给她一个肯定答案,她知道他就是在这里读过小学的邱非,她只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她而已。

在等待答案的途中她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都飚起来了,心中仿佛有一面大鼓在捶,捶了半天她终于等来了答案。

“这里不是学校。”邱非伸手指向路对面,淡淡的说,“那里才是。”

她眼睛一跳手一抖,手机导航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前方左转,走300米。”

 

(2)

学校在哪儿重要吗?不重要。

但他们小队长只会给出这么实诚的回答,真是不好意思了。

闻理在心里这么想着,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她刚刚问邱非“你是在这里读过小学的邱非吗”的时候他也很恍惚,毕竟他和邱非不是第一次被眼尖的荣耀粉拦下来要签名拉家常,却是第一次被不知道是不是荣耀粉的人拦下求证他们小队长究竟在哪里读小学。

闻理瞄了一眼邱非,邱非回完话后就不动如山,看着就像单纯没转过弯,但人家姑娘听完后却是一脸尴尬加苦涩——尴尬是明显的,苦涩是他脑补的——闻理见不得这种事,决心牺牲自己当个台阶。

于是他踏前一步,满面笑容的向她搭话:“嗯……请问你是?”

“啊,你好……我,我是……”

她报出名字后偷偷瞄了一眼邱非,闻理心中有数,也跟着瞄了一眼邱非,邱非还是没什么反应,既不说认识也不说不认识,把眼下的情景生生搞成了一只没有剖开的瓜。

邱非不说话,她却不能也不想跟着不说话,所以她继续找话说:

“你,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这话说完她心都在滴血了,“怎么跟你说呢,就是……你二年级的时候我四年级,你三年级的时候我五年级,你四年级的时候……”

她越说越词穷越说越低声,闻理觉得不妙,立刻接过话头:“啊我知道我知道,他四年级的时候你该六年级了!”

话刚出口,一直没反应的邱非却像被呛着了一样咳嗽了两声,闻理回味了一下,总觉得他们小队长刚刚第一声更像是在笑,也不知道面前这姑娘有没有听出来。

而她因为这两声不合时宜的咳嗽愣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放松了心神,她揉了揉一直在僵笑的脸,感激的对刚才明显是在为她打圆场的闻理点了点头。

然后她又摇了摇头。

“嗯,我六年级……不过,我六年级的时候就转学了。”

 

她想来想去,终于发现这场久别重逢一开始就没多少成功率。

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她到底为什么认为会有东西十多年都不会变?当年她有印象的东西全都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消磨了模样,她记得的店早就关了门,她记得的人又有多大可能还记得她?

再说她和邱非一不同年二不同班,搁现在最多是个“校友”,连说同学都心虚,况且还是小学同学,她大学同学倒是全都记得,高中同学靠着毕业相册可以想起一大半,初中同学只能想起三分之一,小学六年级那一年就不谈了,前五年的“同学”她就记得俩,一个因为跟她五年同班一直是同桌,还就住她家对门,想记不住也难。

另一个就是邱非。

连她也不过只记住了两个人,又怎么能祈求邱非也恰好把她给记住了?而且他们认识的时候他三年级她五年级,距离她转校还剩两学期。

也不过只是和他相遇了两个学期而已,眼下的情景说是久别重逢,“久别”倒是板上钉钉,但“重逢”是否真是重逢?

她一想到那家已经关了门的店,心中那丝不安就愈发扩大,要是这不安能有阴影一般的形状,那倒能拿过来,替她遮一遮头顶骄阳了。

 

(3)

五年级的时候学校里办了个故事大赛,她就写了个勇者斗恶龙的故事交上去了,虽说最后的结局还是正义的勇者战胜了恶龙,但故事的主角实际上是那两条恶龙——阿弗里斯和艾格尔,是对父女。

从恶的角度诞生出的并非只有恶的故事,对当时的她而言是一篇得意之作,所以被当做班级作品推荐到学校参赛是理所当然,最后得奖也在她预料之中。

但问题是,她竟然只得了第二名!

虽然第一名的作品她压根就没去看,但就算写得再好,难道还能比她写得还好?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黑幕,是黑幕!

她心中想着昨天在电视剧里学到的新词,抱着奖状站到上面时实在不情不愿,还时不时鼓一下腮帮子模仿一只生气的河豚来表示不满,但大人们没人注意,坐在底下的孩子们也都乱糟糟的吵成一片,她在上头待了一会儿就很泄气,想这种心情就是“惆怅”吧——这是她在电视剧里学到的另一个词。

当时邱非就站在她旁边,当然他没写故事,他是颁奖仪式的主持人。

三年级的男孩子衬衫领结小西装,笔挺的站在台上毫不怯场,台下各处夹杂着女孩子叽叽呱呱的小小骚动有一半是因为他,但她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竟然只得了第二名的“惆怅”中,还觉得在她旁边一板一眼念着结束语的邱非很吵,于是她不由得侧头朝他那个方向瞪了一眼,没想到居然和他对上了视线。

一个是应该面向前方的获奖人,一个是应该面向前方的主持人,结果他俩没一个往前看,这都是什么事儿。

她有些别扭的收回视线,低下头假装端详奖状,隔了一会儿又偷偷看向他那边,这次视线却没对上。

颁奖仪式结束后她找老师去拿奖品,但老师在跟别人讲话,她只好在旁边等着,后来等迟到的老板能耐心等两个小时的她当年还是个毫无耐性的小屁孩,等了两分钟就不耐烦了,反正二等奖的奖品她也没兴趣……她正打算回班上,一个打着艳丽蝴蝶结的大红盒子就推到了她眼前。

“你的奖品。”

那个时候她比邱非高,比起他递过来的奖品,她对在闪光灯下明晃晃的他脑袋顶上的发旋更有兴趣,不过她可不会忍不住伸手过去戳一戳,她只是接过盒子后小声说了句谢谢,又瞄了一眼他胸口的银色小牌,上面写着“邱非”两个字。

原来他叫邱非啊……

她正想得入神,突然听到他说话。

“为什么阿弗里斯最后不喷火呢?”

“嗯?”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阿弗里斯是什么,她惊讶的瞪大眼睛,“你……你看了我的故事吗?”

邱非点点头。

读者就在眼前,身为作者的她很激动。

“好看吗!”

邱非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她一下子乐开了花,虽然不知道眼前的邱非是几年级的,不过肯定没她大,作为一个五年级的大姐姐,她矜持的憋住快要把大牙亮飞出去的笑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你真有眼光!”

邱非:“……”

仅凭两次点头就一下把她的好感度刷满格的邱非看了一眼放在肩膀上的她的手,过了好久才又问了一遍:“所以……为什么阿弗里斯最后不喷火?”

 

(4)

她花了十来分钟给他讲她到底是怎么想这个故事的,讲完后她自己都觉得神清气爽,不禁长舒一口气。

从中途开始邱非就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点了几次头,偶尔嗯几声,等她神采飞扬的说完,她问邱非:“怎么样!”

邱非想了想:“嗯……明白了。”

这么模糊的回答她却能脑补的很清晰,她开心的仿佛吃下了一大勺蜜,然后她突然想起:“对了邱非……”她在喊了他的名字后顿了一下,声音不自觉放轻了一点。

“你看到第一名的故事了吗?怎么样!是不是还是我写的比较好!”

她在紧张中等待着邱非这次是给她点头还是摇头,但邱非最后的回答是给了她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是校报,这次比赛得奖的故事全都登在了上面。

她一下子就知道了邱非的意思,刚刚的高兴又变成了不高兴,她把校报从他手里扯出来,背过身去,隔了一会儿她看完了又转过身来,转完不够还蹲下了,蹲完不够还把校报给罩在脑袋上了。

她把脑袋窝在校报里,头发在纸上蹭来蹭去,发出了不太好听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她从报纸里伸出脑袋往邱非那个方向看去,看到邱非正定定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在那里看了多久,他似乎自己也觉得总是盯着她看不好意思,就往后退了一小步,又稍微扯了一下嘴角。

她这才发现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邱非笑,愣了一会儿后她自己也笑了起来。

说不上到底是一颗少女心……好吧小学五年级……到底是被邱非的笑容拨动了一颗幼女心,还是仅仅因为她发现自己写的故事确实比不上第一名?是邱非认真的看了自己的故事还说好看这件事让她开心的比重大一些,还是她第一次知道人外真的有人的挫败感大一些?

小学五年级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仅仅只是,现在想对他笑一笑。

 

第二天她带着自己新写的故事去找邱非,把邱非吓了一大跳——虽然他面上看不出来,但她还是看出了邱非眼中的惊讶,这让她有点小得意。

她知道自己新写的故事还是比不上那个第一名,而邱非显然也做出了和她一样的判断,在把故事还给她时他轻轻对她摇了摇头。

她想了想,问:“好看吗?”

邱非这次点了头,没有犹豫。

从那之后,她每次写了新故事就会去给他看,最开始他只是默默看完,到后来会提一些问题,除了“为什么要给我……”这种无意义问题被她忽略掉以外,她很开心的解答着其他问题。

有一次邱非问她为什么她写的故事总是这么短,她想了想,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不擅长写很长的故事……”

感觉写到后面故事就控制不住了,会变得乱七八糟。

她当然也想写很长很长的故事,那么短短的篇幅只够盛下她的只言片语,她纠结了一会儿,问邱非:“……你想看吗?会写的很难看哦!”

然后她听到邱非嗯了一声,又看到他点头。

只要这样她就十分满足,也充满勇气。

这么想着她捏起拳头:“嗯!那……下次带给你看!”

 

第一次写长故事的话,就好好写一写阿弗里斯和艾格尔的故事吧。

下一次,下一次要让他看到完整的,她心中的故事。

 

(5)

小孩子的转学往往与大人的工作调动有关,而大人的工作调动往往很突然。

——等她工作后她也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

她的转学来临的很突然,阿弗里斯和艾格尔的故事才扩写了一点点,根本没法拿给邱非看。

她在办公室外头无聊的踢着腿,妈妈在里面和老师讲话办手续,邱非来送作业。

他来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她也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没理他,他就抱着作业进去了,过了一会儿他空着手出来,她低着头,看到他的脚经过她的视线,停下,又绕到她旁边去。

她想邱非那么聪明,刚刚进去一趟应该就听出来了,之前她同桌也来送她们班上的作业,送完出来就拉着她的手问她是不是要转学了,她有点讨厌说话做事很大声的老师。

邱非跟她一起靠在墙上,她想邱非会不会对她说什么呢,结果邱非什么都没说,只是向她摊开手,手心里是一颗糖。

她把糖拿走看了半天:“……这个味道不好吃,酸奶味的才好吃。”

话说完她就去看邱非的反应,结果发现邱非难得板起脸,伸手要把那颗糖拿回来。

她一下子笑起来,三两下剥开糖纸把糖塞进嘴里,又悄悄把糖纸塞进口袋,她对他歪歪头,做了个鬼脸:“不还给你,不过真的酸奶味才好吃,下次带给你吃。”

这声下次说出来后她才发现似乎不再有下次了,不管是下次要给他看的故事还是下次要给他的糖果。

但邱非只是“嗯”了一声,就像这个“下次”明天就会到来一样,于是她也不好再开口了,她觉得自己憋得挺久,这会儿要是开口,就不是说话而是嚎啕大哭了。

她只好在心里想,这么大的事,邱非居然还是只给她一个“嗯”字,她衷心的祝愿他永远都是这种性格,一辈子不受女孩欢迎。

千万千万,别受女孩子欢迎。

 

——所以后来她发现新嘉世队长实在很受欢迎时气得暴饮暴食了一周,是没能套上的牛仔裤最后把她给吓清醒了。

 

他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荣耀其实已经很有名气了,不管是荣耀本身还是职业联赛,等到她高中时期赶上荣耀十周年——听说发生了不少事——班上男生都跟疯了似的没日没夜的玩,支持本地战队的尤其多,十个男生有八个玩的是魔道学者,还有两个不是玩的剑客就是玩的战斗法师。

她对荣耀的兴趣保持在知道有这个游戏的地步,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比如写故事。

这几年她写故事多了一个习惯,她给自己自制了一个“护身符”,护身符里是写着邱非名字的那张糖纸,她每次写故事前就把那个护身符放在手边,感觉就像当场写给邱非看一样。

最开始她还因此害羞了半天,对着护身符居然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但后来想象了一下邱非就算真看到也不会给太多感想,最多几个嗯字,想想她还把自己给想生气了,接下来怎么写都没有压力了。

后来第十赛季结束,他们高考也结束,有些人因为双重打击天天瘫在家里,有玩荣耀的女生也跟着一起蔫菜,假期的时候班级聚会一半的人都死气沉沉的,她吸着橙汁跟朋友咬耳朵,要朋友跟她讲讲最近的荣耀新闻,好让她待会儿跟人聊天时不会戳到人家伤心事,然后她朋友给她掰着指头一件件数,数到嘉世重出江湖时突然激动了一下:

“哎你知道吗,嘉世……新嘉世的那个小队长,邱非!比我们还小哎!”

朋友声音有点大,一饭桌的人都听见了,大家都开始“是啊是啊没错没错”的感叹,七嘴八舌的讲着老牌嘉世如何没落又如何新生,她都快把吸管咬断了才终于插上话,朋友哎呦一声骂她为什么捏她手捏得那么重。

“不捏的重你不搭理我啊。”她这么说着,觉得自己手也在抖声音也在抖,她在问出下一句话前伸手摸了摸包里那枚护身符,摸了好久,终于鼓足勇气去问了:

“你说新嘉世的队长是谁?那两个字……怎么写?”

 

(6)

她大学本来想考回去,但填志愿的时候还是填了她更心仪的本地院校,那是她第一次开始计划要跟邱非久别重逢……她现在知道他在哪儿了。

他还在那儿。

不过由于她没考回去,这个久别重逢计划就暂时性破了产,当务之急是她得丰富自己的荣耀储备知识,她建了个号就开始申请成为嘉王朝的一员,然后等了好几年就等到一次战斗格式上线……确切的说是不采用隐身上线的方法上线。

但那天她反而是没法上线的人,荣耀嘉年华用的奖励地图是他们小组的成果,她正盯着面前被分割成十几块的屏幕里的数据,手上的泡面都凉的没气了。

大二的时候有个跟她关系好的师姐在荣耀游戏开发部工作,跟她一起吃饭的时候问她有没有兴趣来那边实习,她差点就去抱师姐大腿,还把师姐吓一跳:“啊什么你是荣耀粉吗?没看出来啊……”

“我表现的很明显吧!”她说,“我是新嘉世的脑残粉,我永远拥护我们无所不能的小队长!”

“无所不能的小队长”是新嘉世的粉丝们给邱非的爱称。

师姐翻了个白眼:“行了不要在我这边秀,微草粉不是很想跟你说话。”

“怎么,当年挖我们小队长挖角失败怀恨在心?”

“这种小道消息你都知道,我现在确定你真的是脑残粉了,但是你再敢多说一句实习的事就免谈。”

“师姐!您就是我的亲师姐!”

……结果等进了游戏开发部她就觉得被师姐坑了,说好的实习呢,上手就加入小组做任务,一下子就让她参与开发新地图,她还是个孩子,她好怕啊!

 

但是,这样就好了吧。

兜兜转转,虽然在现实中没法来一次真正的久别重逢,但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是不是终有一天,他们会因为荣耀而重逢呢?

又或者现在已经重逢了吧,就在这场嘉年华中。

虽然他在“屏幕里”,她在“屏幕外”啦。

 

不过到荣耀开发部那边工作有个好处,虽然游戏开发归游戏开发,职业联盟归职业联盟。

但是全明星周末,它是可以有内部票的啊!

内部票,当然离前头更近!她倒是很想要第一排的内部票,然后发现第一排都被媒体给占了,她就开始深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转行去当电竞记者。

那次全明星周末就在本市召开,她坐在下面一颗心砰砰跳的看着台上的邱非,在他点幸运观众上去的时候疯狂举手,无奈还是败在“幸运”两个字下,居然是她隔壁的男生被抽中,看着那个男生因为兴奋而变红的脸,她好恨。

差不多是小学五年级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故事只得了第二名的那种恨。

 

于是第二次“久别重逢”计划也没了着落。

到后来现场的人们都沉浸在了全明星周末的气氛中,她想她也应该尽兴才对。

到底是什么时候,就不只是因为邱非,而是真正的,真正的爱上了这个游戏呢?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确切的时间点。

不过这个时间点也不重要。

没关系,因为她现在,非常热爱荣耀。

 

……当然她还是他们“无所不能的小队长”的脑残粉啦!

 

(7)

邱非知道自己有个绰号,叫“无所不能的小队长”。

他当上队长的时候确实可以被称一声小队长,而且那个时候他脸皮薄,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他所在的赛场也不是靠说话来赢得胜负,所以他就算默认了。

但不管过几年,这“小队长”的头衔居然就摘不掉了,就像没人把新嘉世说成嘉世一样,只是每次都执拗的加上那一个字,正是所有人的决心。

至于说他“无所不能”,那实在是过誉,但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他们就觉得邱非什么都行什么都能,连真心话大冒险都能毫不犹豫总选大冒险,再表情不变的完成,实在让人……

玩不下去。

今年夏休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晚了几天走,闻理说那这几天就聚聚呗。职业选手的聚会里没有酒出场的份,所以他们的聚会饮料是橙汁,但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看着眼前鲜艳的橙色都觉得哪里不对,最后还是邱非指着桌上的瓶子对服务员说:“你好,都换成可乐吧。”

一包厢人都在鼓掌,不愧是无所不能小队长,察言观色一级棒。

但是玩真心话大冒险时邱非这样的表现就很讨人厌了,真心话大冒险的精髓是什么?羞耻你一人,热闹其他人啊!但邱非的表现让大家觉得这不是在玩大冒险,他们竟然妄图用不入流的手段让他们小队长出丑,这情节很严重,这是逼宫,这是谋反,这是小队长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里出了一群叛徒啊!

所以大家越玩压力越大,偏偏每次又都转到邱非,圆都没法圆,最后还是同属元老级别的闻理一压瓶子,对邱非说:

“小队长啊,你看我平时都不怎么叫你小队长,现在是紧急情况。”

闻理抓住邱非一只手。

“我求求你选真心话吧!可把大家憋死了!”

邱非一脸莫名的看着其他人,认识他的人都说他认真,老板感谢他的少年老成,现在见到他还总是一副“哎呀我当年耽误了你”的诡异表情,其实他只是不太明白要怎么做而已,就像当年前辈离开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投身于荣耀一样……真心话大冒险难道不是自己选?非得选真心话?

……可能是他错过了和同龄男生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最佳机会,有点不懂规矩吧。

在心里把全世界不玩真心话大冒险的男生们都拉下水的邱非一点头:“那就真心话吧。”

场面瞬间失控,个个疯狂举手,闻理气得没一个个抽过去:“你们都消停点!一次只能问一个懂不懂!来日方长!”

这是默认接下来遭殃的还是邱非了。

好不容易大家都安静了下来,闻理转过头:“先听我的。”

包厢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咋舌声。

闻理不畏人言,不为所动:“来吧邱非,告诉我们你的初恋小故事!不许说荣耀。”

“不许说幼儿园老师。”有人补充。

“叶修前辈应该也不行……应该。”

说出这句话的人瞬间被围观,小男生红着脸往后缩:“我这是在未雨绸缪啊。”

邱非好笑的看着这一群人,想了想:“初恋啊……”

大家都开始竖耳朵。

“初恋应该是……”他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确切的时间,“小学……三年级。”

 

(8)

他三年级,对方五年级。

那会儿学校办了个故事大赛,他反正没这方面的天赋,却不知道为什么被选中去当颁奖仪式的主持人,就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当班长和大队长一样。

他记词记的挺快,也不用多准备什么,服装也是学校准备,颁奖仪式那天他在后台有点闲,就顺手拿起校报看,那里登着得奖的故事。

一等奖的故事写的确实很好,很感人,但二等奖的故事也挺有趣,他很喜欢里面那条叫阿弗里斯的恶龙,虽然是恶龙,虽然它确实做了很多坏事,虽然它最后还被勇者杀掉了。

在邱非眼里阿弗里斯其实是不用死的,最后阿弗里斯的那一个停顿,对着勇者没有喷出的火焰到底代表着什么,他很在意。

直到他上台开始主持,他也很在意。

所以颁奖的时候他就在找写出那个故事的人,结果发现了一个似乎在生闷气的女孩子……不过她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也有可能是在偷吃东西。

是在生气还是偷吃呢……

邱非这么想着,却跟她对上了视线,对方还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搞的他莫名其妙,心里却明白了。

哦,在生气。

他爸爸曾经说过贸然找生气的女性搭话——当时那个语境里特指正在生气的妈妈——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但他又实在在意,所以借着给她递奖品的空隙问了问她。

没想到本来还在生气的她一下子就变得开心起来,像整个人被刷了一层亮片,在闪光灯下更加耀眼,他突然就很想伸手过去,也不知道伸手去做什么,只是真的伸出手去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比人家矮。

好嘛,这下轮到他生闷气了。

她问他她写故事和第一名的故事比怎么样,邱非想面对一个会因为这种事而生气的女孩子,他应该学会战略性撒谎,可是撒谎了就表达不了“第一名写的好,但我喜欢你的故事”这层意思,他想想只好用行动表明,把校报塞给她看。

结果她看完自己就泄气了,还蹲在地上用报纸把自己裹起来,邱非想完了他做错事了,但没过一会儿她又十分精神的跳起来,一脸斗志昂扬。

原来她不生气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有些晚,但邱非终于有空这么想了。

后来她就常常给他看她写的故事,邱非是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打听出自己是哪班的,明明他们都不是一个年级。她写的故事有的好有的不好,他一个个看过去,每次都想让她写得长一点,但她每次就写短短一则,没花多少时间就能看完。

后来邱非就想是自己读太快了,所以就开始放慢速度,到最后连放慢速度都读的太快,他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什么总是写这么短的故事。

答案是她不擅长。

啊,是不擅长啊……

说不上心里为什么松了一口气,邱非默默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发现她红着脸往后退了一步,又小声问:“……你想看吗?会写的很难看哦!”

他想看。

他很想看。

不知道该如何把这样的心情传递出去的邱非,最后也只能像平常一样嗯了一声,然后十分用力的点了点头。

 

(9)

她说下一次写好了给他看,这个“下一次”并没有到来。

他想给她吃的糖果还好在她转学前送了出去,却被回了一句“酸奶味的才好吃”,邱非想早知道还不如不给她糖,因为有这么个小心思,他就给了她一颗,剩下一包都藏在口袋里,他回家自己吃了。

很腻,不好吃,天知道为什么班上的女孩子都喜欢吃。

她欠着他酸奶味的糖和长篇故事这两份债,不知道他何年何月才能讨回来。

后来他去了嘉世的训练营,再后来和嘉世一起打挑战赛,被昔日最尊敬的前辈狙杀在他第一次踏上的赛场上。

对他而言是很艰难的一年。

对他而言是很黑暗的一年。

但直到战斗格式倒在场上,他却突然发现了黑暗之中的一丝光芒。

自己还想继续。

之前是觉得自己“还能继续”,现在终于又是“还想继续”,就和当年进训练营的时候,他想要在荣耀中留下一点什么一样。

但嘉世还是倒了。

 

他本来有机会去微草的。

其实看中他的不止微草,他最后选择微草也有自己的诸多考量。

不过其中有一点,他记得当年她好像转去了B市,这个消息是从她小学同桌那儿打听来的,邱非也不知道准不准,更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那里。

每次经过超市看到货架上的糖时他就会想起她的债,因为想起她的债,他就顺便想一想她。

如果他去了B市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她来一场久别重逢,说起来她应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就像他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一样,不过算算年纪……应该是在读书吧,不知道她还写不写故事。

但他最后没去微草,老板当年来找他的时候表情就很纠结,但他比老板爽快多了,只是应下后又问了一句:

“新队长……”

他想问新队长打算找哪个人来,但一想老板刚刚跟他说了诸多困难,连原来嘉世的训练器材都不一定能带走,又从哪里找人来呢?

邱非的心中也不是没有忧虑,这份忧虑随着老板一句“当然是你啊”达到了巅峰值,尽管他后面表现的各种淡定,也不过得益于当年做过主持人,底下一群小学生比底下一群记者要麻烦多了,他的台风撑得住。

撑是撑得住,但他真的撑得住吗?

新嘉世的小队长邱非第一次开始审视肩上的重担,但他并没有打算去卸下,他是有担子默默扛的类型。

他后来有点明白前辈为什么累的时候还会偷偷上线打荣耀了,热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

野外杀杀怪,真的能解压。

大多数时候他还是用自己的账号卡,隐身上线,偶尔帮嘉王朝抢一把BOSS,那个时候他就会换个小号,做好事不留名。

虽然嘉世变了,但嘉王朝的名字没变,大家有决心,大家也需要念想。

而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他,就得凭着一杆战矛站在中间。

他不再是当年在闪光灯下也能走神不看前方的小小主持人了。

 

他得成为新嘉世的,无所不能的队长。

 

(10)

有时候闻理也会跟他一起玩,这个时候他们一般都会去下副本。

闻理打起来就比较吵闹,而且有的时候还特别喜欢读游戏里的故事。

邱非也就最开始打荣耀的时候瞄两眼BOSS故事,到后来也就不看了,看BOSS故事干嘛呢?一般玩家看看就好了,他们需要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稀有材料,冲啊!”

每次闻理叫得比技术部的人还响。

闻理看到了稀有材料,也看了故事,边看还给邱非念,邱非都不知道他这个习惯是哪里来的。

 

他只有一次是光明正大用战斗格式上线的,当时是荣耀嘉年华,官方开了新地图,掉落极稀有的材料,仅限嘉年华活动期间。

那段时间真的“嘉年华”,各个战队取得许可,全部大号上线,不隐身,不躲藏,大家都奔着材料来。

于是他上线的时候公会里的人都很激动,刷了一屏幕的话,他一个个看过去,虽然许多话都不知道是谁说的,但他还是接收到了里面的力量。

他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就像闻理说的那样。

稀有材料,冲啊。

 

新地图熔岩古堡,专为嘉年华准备的地图。

这张地图其实是两张地图,第一层是“古堡”,有BOSS一名,小怪若干把守,等打败了第一个BOSS,古堡就会坍塌变成一张会随机喷岩浆的图,守关BOSS也跟着一起喷,被地图自带的岩浆喷到了还能救回来,但守关BOSS最后喷的三口岩浆那是沾到立死,多少药水都救不回来。

这是打这张地图的先遣部队带回来的情报。

其实问题就在随机上,地图随机喷,BOSS也随机喷,随机加随机那就无解了,闻理说要不就派人过去做肉盾,被其他队员们喷“歹毒”,把他气个半死,说不跟他们玩了,他看故事去。

“要躲过BOSS才行。”闻理又来找邱非,“不过刚刚试了一圈,这地图真实诚,说随机就随机,BOSS喷的各种随机,感觉站在什么地方都会被喷到,简直没死角。”

“都试过了吗?”

“试着呢,但是也不能一个坐标一个坐标的派人站着试啊?这阿弗里斯怎么回事儿啊,到底是恶龙,逮谁就喷。”

邱非突然一愣:“……阿弗里斯?”

闻理跟着一愣:“嗯?我把名字说错了?”

他切出去看了一眼:“没错啊,熔岩古堡BOSS,恶龙阿弗里斯,第一层古堡的BOSS设定上是他女儿,就是之前打倒的那个……”

“艾格尔。”

“对,艾格尔……嗯?你看故事了?”

邱非没回答他那个问题:“艾格尔被打倒的地方也是随机的吗?”

“嗯,而且打倒之后古堡就塌了。”

“能把艾格尔倒下的地方跟第二层的图叠一下吗,看看是在哪里。”

“看是能看……不过每场都是随机的,看了也没用吧。”

“把艾格尔倒地的坐标算出来吧,阿弗里斯不会朝那些地方喷火的。”

“啊?哦,哦……”说实在话闻理已经完全听不懂邱非在说什么了,但既然小队长都这么说了,他就照做吧。

正在闻理指挥其他人的时候,他听到邱非问了这么一句。

“你看过那个故事了吗?”

“嗯?看过啊,怎么了?”

他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邱非再说话,直到他们顺利搞定BOSS,就像邱非说的那样,阿弗里斯不会往艾格尔倒下的地方喷岩浆。

为什么他会知道呢?

闻理心里好奇,但知道问邱非也得不到答案,他再去看邱非的时候邱非已经打开了嘉年华的网页,他隔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点开图标。

 

他知道她在哪儿了。

邱非看着网页上并不算长,但比她写的初版的阿弗里斯和艾格尔的故事要长了许多的文字们。

原来他们……正看着同一个方向。

 

(11)

荣耀游戏开发的总部跟职业联盟的总部在一栋大楼里,今年全明星周末在B市办的时候,冯主席在群里随口问了一句大家要不要去新装修好的大楼参观。

主席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忐忑,一方面想你们呼啦啦都挤来了可能有点闹心,但我这邀请你们回头你们没一个来也很糟心,反正里外都是问题,主席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随口了。

结果邱非回复说要去,主席想邱非是个好孩子,来了也没关系,况且邱非说要来,就意味着有人搭理他,主席感受到了来自年轻人的温暖,很欣慰。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邱非说要去,一群人突然全说要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闹成了一堆在役的退役的都说要去,主席这么一随口最后变成了大聚会,想来今年全明星周末的观众席应该也是群星璀璨吧。

就是人都来了,果然很闹心,主席很揪心。

 

邱非去是存着私心的,其他人去就纯属看热闹,热闹看完了就没兴趣了,说该聚的去聚一聚,闻理问他要不要出去吃顿饭,一帆英杰还有瀚文郭少他们都在,联盟新生代到现在已经不算“新生代”了,但他们关系还是不错的。

邱非想了想,往游戏开发部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那边今天静悄悄的,好像跟没人在里面一样。

于是他应了一声,跟着闻理下楼,走到楼下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上头喊一个名字,从她转学离开后他就很少能听到别人叫这个名字了,他脚步一顿,而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个声音响了起来。

他只看到了她因为跳着转过身而晃来晃去的发尾,她没注意到其实离她不远的他,也或者只是忘记了他。

邱非看着她朝楼上的人挥手,把脖子上的胸卡解下来绕了两圈,再往上拼命一扔。

上面的人险险接住,冲她喊:“你那么急啊!”

她笑嘻嘻的冲楼上招手,双手举成喇叭状,大声回应:“嗯!”

 

那一声“嗯”明快又闪亮,像是她迫不及待,赶着要去见什么人一样。

 

那个全明星周末邱非有点心不在焉,点幸运观众时随口报了个数,上来一个看着挺腼腆的男孩子,不过技术不错,应该是荣耀老鸟了。

他们一起完成了几项游戏后邱非和那位观众握手道别,那个幸运观众果然很幸运,摄像机一路追着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在他周围的其他荣耀粉都用羡慕的眼神望着他,那些神情都映在屏幕上,邱非在其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刚刚才见过她,虽然只见到了侧脸。

不过她不甘心到生气的表情还是那样。

邱非一下子算出了她实际所在的位置,想要跟下一个点幸运观众的闻理说话,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主办方就换了抽幸运观众的方式,闻理在一堆乱飘的纸片里捞啊捞,最后点到的位置离她太远,无论摄像机怎么追,邱非都不可能再在屏幕上看到坐在前排的她。

无所不能的小队长,终于还是发现自己不是真正的无所不能,赛场他都未必能控制住,何况赛场外呢?

 

(12)

当天活动结束之后邱非就往出口跑,闻理可能在身后叫了他一声也可能没有,他没注意。

走观众出口肯定不行,不过她当时在前排,离她最近的出口和选手通道就差一点距离,她应该会走那里。

见到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算是他们的久别重逢吗?她还记得他吗?这能算重逢吗?

很多疑问盘旋在他心里,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这些不问出口也没问题。

即使在她的记忆中这不算“久别重逢”,那么就当做初次见面……

他一边往前跑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肩膀却突然被人拍了一把,他惊愕的回过头,看到叶修在他身后:“呦,怎么样啊。”

苏沐橙从叶修身后探出头来:“嗨,我们来啦~”

“啊……”邱非难得结巴了起来,“前,前辈……”

“你都快跑到观众出口去了,胆子够大啊,也不怕被围堵啊?”

叶修对他说话,他却张口结舌半天没反应,叶修疑惑的跟苏沐橙对视一眼:“这小子怎么了?”

苏沐橙眯起眼睛歪了歪头:“嗯……我好像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什么味道?”

“我觉得我们来得可能不是时候。”女性直觉灵敏度足够高的苏沐橙对邱非眨了眨眼,“是吗?”

 

结果不管是久别重逢还是初次见面。

都没有在那个全明星周末发生。

至此,他的初恋故事终于告一段落,不过并没有结尾。

当然他才不会在真心话里把这些都说一遍,只是说了两句,彻底让队员们认清还是别让他选真心话的事实。

什么叫初恋是一个欠了他糖和故事的女孩子。

听上去好浪漫的样子,但完全听不懂啊!

只有闻理虽然也没听懂,但还是记住了几个关键词,那个时候包厢里灯光昏暗,就邱非在讲初恋故事,但气氛一点都不粉红,唯有他难得长时间露出笑容,让闻理印象深刻。

而现在,突然叫住他们,似乎是邱非小学同学的女孩子已经因为怎么解释都只会越讲越乱而表现出了心灰意冷,看她眼神好像越来越忧郁……闻理再度看向邱非,这次却是在明亮的日光下彻底看清了他嘴角边的笑容。

并不是一肩扛起新嘉世,认真到平日不苟言笑,让人生畏,也让人心疼的小队长。

他应该是看到跟他同龄的邱非,正对着面前的女孩露出微笑。

闻理突然就福至心灵,夸张的叫了起来:“哦!原来是你啊!”

这话让正低着头的她悚然一惊:“诶?你,你也是我小学同学吗?不好意思我小学同学其实不记得几个……”

她脑子一糊涂就顺着话往下说了,但仔细想想不对啊,她知道他是闻理,闻理……小学是跟他们一起的吗?

“啊,我不是我不是。”闻理摆摆手,“但是我知道你是谁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是欠了我们小队长糖和故事的人!”

罪恶的帽子突然就往她脑袋上扣,她根本反应不过来:“……啊?”

闻理笑了起来,用手拐拐邱非:“怎么样小队长,我多事了吗?”

她看看闻理又看看邱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邱非已经在笑了,听到闻理的话后他又笑了好一会儿,最后用手挡了一下,又放下手来。

“没有。”邱非看了看现在已经比他矮的她,“故事我看到了。”

他先向她说了这么一句作为汇报,他想她应该会在意他有没有看到她写的故事。

而他看到了,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他很喜欢那个故事。

 

那么“故事”就到此结束,还有一样,他从现在开始向她讨。

就像为这终于到来的久别重逢画上句号一样。

邱非向她伸出手。

“‘下次’到了……欠我的糖呢?”


END~




评论 ( 4 )
热度 ( 76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