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一场---他的温柔与她的忙里偷闲

*巨型flag的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是夜谈系列的婶与歌仙,又名“今天我也和歌仙聊了十分钟的天”

*看到一半极有可能产生“这跟百人一首有什么关系?!”的观感,此为文前预警。

 

 

百人一首-其之一

 

天智天皇

「秋の田の かりほの庵の 苫をあらみ わが衣手は 露にぬれつつ」

 

 

“歌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田地作业的啊……”

正把新鲜摘下的蔬菜码到竹筐里的歌仙兼定手微微一顿,看向坐在田埂那头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的她。

“怎么了,突然问这个。”他只顿了一下,又立刻把手伸向枝头的青椒,反正就算不刻意搭理她她也会把想说的话说完,比起这个,烛台切说今天的晚餐需要一些青椒,他得多摘点。

“因为最开始歌仙还很嫌弃畑当番啊,摆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还说什么‘这就不是我的工作了吧……!’之类的。”

她模仿起别人来一向生动,歌仙不禁思考了一下自己最初的说辞,虽然表情不会像她那样夸张,不过最开始他确实不怎么喜欢这种会弄脏他衣服的工作,当然现在也一样。

“就算我这么说了,我不是还是做了么,现在轮到我当番我也没怎么抱怨吧。”

“嗯,所以才好奇歌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的,已经不在意会不会弄脏衣服了吗?”

“做完后马上就去洗衣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秋天真好啊。”

后半句感叹明显和前面的话无关,她闲聊的时候向来没个主题,不过他也不在意,她说着他听着,手上的作业也不停。

青椒摘这些就够了吧……接下来去挖点山芋好了。

他将已经装满了的筐放在一边,又拿起了另一个。

“运动之秋,读书之秋,艺术之秋,美食之秋。”她掰起指头一个个数过去,“好像秋天什么都值得做一样……最基础的部分果然是收获之秋?”

“是啊,秋天毕竟是收获的季节,比平时都要忙啊,不过,这也是‘金色之秋’的风雅之处吧。”

“‘金色之秋’?啊,是啊。”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东西一样露出了陶醉的表情,“秋天的颜色是金色的,被金色的太阳照亮的土地啊,在秋风中起舞的麦浪啊,还有淋在团子上的蜂蜜啊……”

“最后那个跟秋天没关系吧。”

“真好啊,蜂蜜团子!”

结果就是在为跟秋天完全没关系的东西陶醉吗?!

歌仙叹了口气,戴上手套半蹲下来,把刚刚刨出来的山芋一个个放到筐里去。

过了一会儿,似乎是从蜂蜜团子中把思绪拉回的她又一次开口:

“说起来歌仙,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是早上种田比较好,还是晚上种田比较好啊?”

“……哈?”

这突如其来的莫名问题让歌仙皱了一下眉头,先不说这种问题为什么要来问他——晚上种田又是个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想在现有当番的基础上开展夜间畑当番?

连晚上都不放过他们还要压榨他们种田……这算黑心企业吧——他想到了前两天从博多那里学到的新词,虽然博多说出“黑心企业”四个字时脸上的表情是在闪闪发光。

“哪一种比较好?”

看到她的眼睛后歌仙才发觉她是在认真提问,她偶尔会喜欢钻研这种莫名的事,他想了一会儿,说:

“哪种好……大部分人都是白天种田吧,晚上有诸多不便不说,也没有太阳,而且有可能会有野兽跑到田里来……这么一想,就不是‘晚上种田’,而是‘晚上守田’了。”

“守田?”

“嗯。现在我们的田地都在本丸里头所以不用担心,但是……”歌仙想了想,举了个最近的例子,“如果你在后山也开垦了一块田的话,到了晚上也要派人去守着了。”

“啊,对哦……”她右手捏拳在左手手心里轻轻捶了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果然是讲的晚上的事啊……”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歌仙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

“秋の。”

像是说到一半就断了一样,从她口中吐出的轻巧音节消散在空气中,歌仙还等着她说下文,她却住了口,一双眼睛盯着他,好像一副“我说到这里歌仙你应该明白了吧”的表情。

虽说在这里追问一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看到她这样,反而不想多问一句啊……

突然在心中涌起文人傲气的他站起身来,借着掩唇咳嗽的时机想了想,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秋の田の?”

“不愧是歌仙!我就知道你能猜到!”

“……”

其实只是小小的推断,她那一副他会知道的表情,说明她要说的东西是他熟悉的领域,既然这样,和歌当然是第一选择,她本来也不是擅长这种事的人,要么就是记住了什么非常偏门的东西,要么就只是最基本的东西。

说到基本,要论对和歌了解不多的她也能随口说出的东西,那一定是有她感兴趣的媒介才行——比如歌牌什么的。

想到这一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她开心的摇晃起手指,像是在指挥什么小调一样:“歌仙那么一说的话我就明白了,那么,应该就是为了防止晚上有人或者有野兽来偷菜,在秋天的田地旁边建起了监视小屋!但是只是个临时的建筑,用木材什么的就太浪费了,最多用点茅草吧!哪知道用茅草搭成的小屋实在太不牢靠了!寂静的夜晚,一个人守在田边,还要接受夜露的摧残,别说袖子了,恐怕衣服上全部都是斑斑痕迹吧!唉,实在是太寂寞了,太愁人了!”

说到这里她抬起袖子假装擦泪:“写得真生动啊……”

不,变得那么生动都是因为你在演,而且这种生动细想想也太现实了反而有点恐怖……

被迫在心里不风雅的吐槽的歌仙皱着眉头看她:“为什么那么风雅的句子到了你嘴里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她坦然接受质问。

“嗯?翻译成现代语就是这个感觉啊。”

“……”

文系名刀的视线太过刺眼,她的坦然又变成了心虚:“我的现代语就是这种感觉嘛。”

像是为了逃避这个话题一般,她突然拿出一个番茄吃了起来,刚咬下一口就夸张的惊呼:“唔——!不愧是上午刚摘的番茄,这个水分!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真好啊真好啊,我要跟光忠说最近不要用番茄做菜了,就是要这么新鲜的吃!”

歌仙将装满的第二个筐重重墩在地上,吓得她一缩肩膀。

“这边可是忙到现在了,怎么会有做主人的从刚才开始要么就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现在还当着劳作的人的面吃起东西来了?”

“我,我也是刚刚弄完一批文书就出来休息十分钟嘛……”

“那安静的在其他地方休息怎么样?”

“什么嘛,跟家人聊十分钟天都不行了啊。”

歌仙一愣,被她这么一抱怨才发觉自己刚才是说得重了点,他本来没打算对她说教的。

这么一想,他把声音放轻了:“我……”

她肯定是察觉到了他的歉意,立刻又变回了刚才的架势:“所以继续聊啦!十分钟还没到呢!”

“……”

歌仙没辙的看了看手捧番茄的她,真是怕她一个激动把番茄扔出去,已经有滴滴答答的红色汁液在她的指缝间游移。

“……你垫张纸再吃。”

“没关系没关系。”她又咬了一口番茄,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也不要边说话边吃!”

她赶紧点头,乖乖把一口番茄咽下后再开口:“我是在想,百人一首的第一首选的就是它嘛,当时的背景和现在当然不同,不过就算用现在的眼光看,这首放在第一位也很有道理哦。”

“是么。”

“嗯,因为天智天皇……以前学到大化改新的时候,老师说了很多东西啊,如果我们看到的历史全部都是由大大小小的齿轮组成的话,这一步是最大齿轮的有力候补哦。”

“齿轮……吗。”歌仙在心里咀嚼了一下她给出的比喻,隔了一会儿又说,“那么,也是被时间溯行军盯上的有力候补吧。”

她愣了愣,眨了好几下眼后才笑出声来:“诶,现在第一反应都变成这样了吗?我是不是最近让你们出阵太多次了,一个个都这样……”

“那是因为每一天不是出阵就是当番啊。”而且最近溯行军的动向确实越来越频繁,不光是他,其实每个人最近都很紧绷吧,政府的文书也明显变多了。

正因为如此,她忙里偷闲的十分钟却跑来跟他聊天,反而让他觉得心中哪一块模糊得不太畅快。

“但是大家都做得很好啊,这样的话不管是大齿轮还是小齿轮我们都能守护住啦!”她接着之前的“历史齿轮论”往下说。

大大小小的齿轮啊……

那自己所代表的那一枚,实际上在历史中又是怎样的大小呢。

“就算小也没什么关系。”

咦……他应该没把话说出口吧?

“我们的工作是守护历史,为什么我要把历史比作齿轮呢,因为……”她右手还拿着番茄,所以只举起左手在虚空中画了画圈,“正是因为大大小小的齿轮一个又一个的好好嵌合了起来,历史才会转动啊,即使是一枚小齿轮,也是不可或缺的齿轮之一哦。只要是连接到‘现在’的历史,我都想保护!啊,不过先不说这个大小……”

她突然朝他粲然一笑:“要论地位的话,歌仙和‘秋の’是一样的哦!不管怎么说,歌仙都是最早来的,最基础的……我在这里的第一位家人嘛。”

而第一位总是不同的。

这下轮到他视线朝着没有她的方向飘了一会儿,再对上视线时,她的左手中也多了一颗通红的果实。

“歌仙也来吃嘛!反正要先把那些菜送到厨房去,正好多歇一会儿喽。”

他站在原地发了会儿怔,最后像是被什么打败了一样叹口气,走到她身边去坐下了。

新鲜摘下来的番茄只是拿在手里也让人感到了其中的生命力,他将果实举起来对着太阳,金色与红色交织出了一片饱满的暖色。

她在旁边对他眨了眨眼,他注意到她眼下比之前又加重一些的黑眼圈。

如果告诉她,她应该会生气吧。

“算了……”就当他也是累了,脑筋有点不太清楚吧。

这么想着,歌仙将番茄放到嘴边,轻轻咬下一口。

啊,差一点也忍不住发出了跟刚才的她一样没出息的声音了。

真好吃啊……

也许抓紧享受这番美味,更是独属于秋天的风雅之处吧。

他用指尖拭去了嘴边的一点汁液,又咬下一口。

“啊……”

歌仙这才注意到刚刚还在旁边笑眯眯的她突然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他本想立即发问,不过之前才让她不要边说边吃……

既然作为重要的,第一个家人,这个榜样还是要做的。

于是他把口中的东西咽下去后才开口:“怎么了?”

“啊……不……只,只是我没想到歌仙你会吃,因为坐在这边吃东西什么的……不是很不风雅吗……”

“事事都顽固不变反而更不风雅,所以就偶尔放松一次吧,而且……”他看了看她手中的番茄,微不可见的笑了一下,“就当物似主人型吧。”

“啊,嗯,嗯……但是,但是我……真的没想到歌仙你会吃……”

她突然移开了视线。

“所以我给你的这个番茄其实没洗。”

“……”

他刚想咬下一口的动作一下僵住,难道他手中这个番茄……饱满的部分还包括秋日的泥土和枝叶吗?!

“当,当然我手上这个是洗了的!如果歌仙你不介意的话……”她虽然想紧急补救一番,但仔细看看手上已经被啃了大半的番茄,她又一脸为难的收回手,“这个……怎么想你也不会不介意……嗯……咳,咳咳。”

她假装镇定的站起身来:“十分钟到了,我该回去工作了,那,那我先走了……”

“等等。”

“……”

“说到物似主人型,很多物品并不只有一个主人,关于这方面的故事,你想不想听呢?”

“我,我觉得我应该听过……”

“比如三十六歌仙的故事?”

“我,我一定听过……”

这次他笑得比刚才明显许多,捏在他手上的番茄活像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这场景看着恐怖,不过,他并不只是想狠狠说她一顿。

 

……就为她再争取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吧。

 

于是,歌仙兼定露出了在她眼里十分恐怖的微笑。

“听过也没关系,再听一遍吧。”

 

 

 

【附注】

毕竟还是以百人一首为主题,不稍微介绍一下总是不对头的。

另,附注也会起到拆梗的作用,如果更想保留自己对文中一些情节的看法,就不推荐看这部分了。

 

1、为什么这一首被选为百人一首中的第一首,大部分资料都将其归结为“政治色彩”←尽管如此,我个人还是认为“实至名归”,而且百人一首并不是给一百首和歌排名次。

2、这到底是天智天皇思量农民疾苦的产物还是压根就不是天智天皇所作只是另一首和歌的误传←经常有这样的争论

3、还有说将秋の田の变成厭きのたの的话,沾湿衣袖的露水也可以当作眼泪了,这样一解读的话这首歌都可以当作恋歌了(也确实有作品把它作为恋歌来讲)←我个人不太认同,但查到的时候觉得挺有趣的,所以分享一下

4、在歌牌竞技中,本首和歌的决字是秋(あき)の←是以因为对歌牌感兴趣才对百人一首感兴趣的婶在提到它时下意识只说了决字。

5、查到的资料中大部分将这首和歌发生的时间定义为“晚上”,而露水就自然变成了夜露,但到底是夜露还是晨露还是守了一晚上田从夜露滴到了晨露←这就是本篇乱七八糟对话中的“早上种田vs晚上种田”梗

评论 ( 12 )
热度 ( 90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