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二场---他的让步与她的消暑攻略

*巨型flag的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怎么办,是不是化用太多梗了!是不是写的很难懂!半夜三更我好怕啊!

*还是感谢所有来看歌仙祭的读者诸君,希望我能写到最后,到时候也请你们参加到最后啊。

 

百人一首-其之二

 

持統天皇

「春すぎて 夏来にけらし 白妙の 衣ほすてふ 天の香具山」

 

“最好的消暑方法,就是在夏天的时候什么都不做!”

她说这话的时节正是夏日时分,很应季,可惜不应景。

正用藤拍轻轻拍打着已经被晒得蓬松柔软的棉被的歌仙兼定停下手转过身来,握在他手中的藤拍此刻像极了某种蓄势待发要捅过来的凶器。

“嗯,你说什么?”

她立刻认怂:“我说您辛苦了,辛苦了,劳动人民真光荣。”

歌仙横了她一眼,又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打扮?”

“嗯?”她疑惑的低头看看自己,又像明白了什么一样伸手压了压帽檐,“你说这个吗?草帽啊,遮阳啊!就算现在是春末夏初,太阳还是很厉害嘛,而且在房间里坐久了突然被阳光晒到容易眼前发黑,所以挡一挡喽。”

比起她前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歌仙在意起了她的后半句:“眼前发黑?你是不是没怎么喝水?还有别的症状么?”

看她这么精神应该不是中暑,不过最近确实渐渐热了起来,还是防患于未然比较好,晚上和烛台切说一说弄点绿豆汤吧,比起白水,那种冰凉爽口的东西应该更对她胃口……

“歌仙,歌仙!”她的连声呼唤让他回过神,她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我只是举这么个例子来证明草帽是很有用的,你不要担心。”

由于她是逞强的惯犯,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这番说辞,但她同样也是会用这种不合时宜的例子来佐证一件事的类型……算了,注意一下总没坏处。

他发现她身上还套着件奇妙的衣服,刚开始远远看到还以为是羽织,现在凑近了看才发现那衣服像薄纱一样,似乎是罩在了其他衣服的外头。

察觉到他的目光,她抬起胳膊自己看了看,恍然大悟:“啊,还有这个?这个是防晒衣!”她站起来在他面前转了一圈,“也是夏天必不可少的神器!再来就是这个……”

这次她捧过切好的半个小西瓜给他看,她本来不太爱吃西瓜,每次都是大家一起吃才跟着吃一两片,不过最近万屋开始卖这种个头小小的西瓜,就算是她也很乐意隔几天吃半个。

他看着她用勺子挖起一口瓜塞到嘴里,好嘛,刚刚是当着他这个辛勤工作的人的面瞎说八道,现在更是当面吃瓜了,草帽、防晒衣和西瓜,竟然是准备万全的防暑三件套,他本来还以为她只是像平常那样写文书写累了出来透气十分钟,现在一看,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长时间偷懒啊。

歌仙心中有数,决定待会儿收完被子,一定要去看一看她的文书进度。

她还毫无所觉的继续快乐吃瓜,吃着吃着还自夸:“怎么样!我这种才是正确度过夏天的装备,真应该全本丸推广,说到这个,前两天我看到三日月平时喝茶的地方竟然被安上了一把巨大的遮阳伞,看上去跟小吃摊似的,哈哈哈哈哈!”

她还没哈完,就听到歌仙淡淡的说:

“怎么了,那是我的提议。”

她立刻用手捂嘴,没收住的哈哈哈和咳嗽混在一起,她不得不边咳边哈,场面一时很难看。

“要我帮你顺个气吗。”他还在旁边好心提议,像是做示范一样用藤拍抽了两下被子,被子被拍得服服帖帖,她想要是他用那玩意儿在她背上顺两把气,那她也能服服帖帖——整个人都伏到地上去的那种。

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很危险,她一边摇头一边摆手,表示就不劳您老大驾了。

等她自己顺完气,她决心换个话题。

“说起来歌仙,我最近读了一本书。”

“你是说放在你桌子上的那本《能让小孩子都感兴趣的万叶集新解!》吗?”

“我觉得那本书的书名后头应该没有感叹号……”

“是那个书名太惊人了我情不自禁加上去的。”

“……”

总觉得受到了来自文人的鄙视——即使这样她还是坚韧不拔的接着聊下去:“所以在香具山上晒的那些白衣,到底晒干了没?”

“……那首和歌里能在意的东西那么多,你怎么偏就在意这种问题呢?”

“因为百人一首里还是那样,万叶集就变成那样了,我当然会在意啊!”

“……”

“而且,能在意的东西多吗?不就是哇突然一看春天已经没了,夏天已经来了,梅雨季好像也过了,终于可以顺顺畅畅晒衣服了,正巧往香具山那儿一看,漫山遍野晒满了白衣……这样嘛。”

“……”

歌仙不禁怀疑他们读的到底是不是同一首和歌,她是看了什么才会对那首和歌有这种观感?难道除了有《能让小孩子都感兴趣的万叶集新解!》以外她最近还看了《能让笨蛋都能掌握的百人一首瞎译!》吗?

“咦,不对吗?我说错了吗?”

“先不说晒衣服……不是……为什么一定是晒衣服?”

“诶……不晒衣服晒什么?被子吗?”

歌仙不禁看了一眼正在外头暴晒的被子。

“不是衣服也不是被子,虽说你那种解读也没错,但是仔细想想谁会在山里晒衣服?所以应该是距离正好的时候看到了照射在山上的日光,错认为是衣服……只是借着那里本来有的传说而已。如果你站在恰当的地方看这边的后山,应该也能看到同样的景象。”

“诶……那传说也是假的?虽然我早就怀疑为什么要用那种方法……什么先把衣服浸湿了再晾干辨人心真伪,这跟人心有什么关系,这跟太阳有关系啊!没晒干都是太阳不够旺!”

“……”

虽然是他起的头,但是听到那个确实让人不太明白其中道理的传说被她解读成这样,他又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没问题吧,她还是那种一旦知道了新知识就会把自己想的东西到处瞎说的类型,回头全本丸的人都对这个传说嗤之以鼻,会不会遭天谴啊?

现在轮到歌仙觉得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比较危险,而且再聊下去总觉得自己会被她带偏……

“啊,但是香具山啊,歌仙觉得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

“诶?”

“诶?”

“……不,是山吧。”

“啊,是标准答案,但是很无趣啊!一定要选一个!”

“但是……就是山吧。”

“所以说你那是普通的……”她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盯着他看了半天,“不会吧……歌仙你是不是……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和歌对吧。”

“嗯。”

“春すぎて对吧。”

“嗯。”

“天の香具山对吧。”

“嗯。”

“……”

“然后呢?”

“…………”

那一瞬间,歌仙兼定面上保持镇静,但在心里扶起了额。

在某些情况下,她会化身成鬼——幼稚鬼。

“诶——什么什么什么。”她把西瓜放到一边站起身来,踏着欢快的小碎步来到了歌仙的身边,她的脸上铺满了名为“小人得志”的笑容,“歌仙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围绕着香具山的著名的传说吗!这也是属于和歌的范畴,传统的范畴,文学的范畴啊!”

好,今天晚上的绿豆汤取消了。

就在她嚣张到歌仙已经按不住要把藤拍抽到她脸上的左手时,她突然把一直摆在脸上的恶劣笑容收了收,换回了平时的表情,对他歪了歪头:

“那歌仙还是愿意继续跟我聊下去的吧?”

他愣了愣:“你……”

“总是说歌仙知道的东西,万一你嫌弃我太无聊了不想跟我聊天了,我可是要装哭的啊。”

……这种时候也不会真哭吗。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这么想和我聊天?你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些,说多了会觉得无聊的反而是你吧。”

“但是,大热天的我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工作,推开窗之后看到的不是香具山,是歌仙嘛。”

虽然并没能看到在日光下闪耀的代表着清明、纯洁、生命之力的白色光芒,也没能看到能够一消闷热暑气,带来清凉之感的漫山葱绿,更没能看到交相环绕,由天顶降落尘世的三座神山。

但映在她眼中的,是在日头下闪闪发光,虽然总是抱怨做这些杂活毫不风雅,却还是挽起袖子,不出一分差池在做的歌仙嘛。

“给在做自己不喜欢的活儿的歌仙一点奖励,来聊歌仙会喜欢听的东西嘛!”

 

总觉得,胸口处有些痒痒的。

仿佛有什么将要破土而出一般,明明是“什么都不用做”才是正确答案的夏天,为什么会觉得在这里跳动的“什么”,是如此有力呢?

 

“但是万万没想到歌仙你竟然不知道,我现在好感动哦!”

 

确实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了,恼羞成怒之类的。

 

……

最后还是被揍了一记——不是藤拍,而是歌仙的铁拳——的她终于老实的低下头:“好,现在开始说明香具山的传说……其实就是‘三山争妻’啦,不是在万叶集里有嘛,为什么歌仙会不知道啊……”

“我知道那首歌,但是没想到你会问我香具山是男是女。”

“所以,歌仙觉得香具山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

“是山。”

“……啧。”她摇摇头,眼见第二记铁拳又要袭来,赶紧说下去,“我觉得香具山是女孩子,你看香具山和辉夜姬的读音嘛,而且,和其他两座山比起来,香具山的名字最女性化不是吗?还有,大和三山都在一起,从藤原京那边看过来怎么可能只看到香具山,但是那首和歌里只写了香具山,而写下和歌的又是女性,所以这是女性的直觉,而现在同为女性的我察觉到了其中的联系,我做的判断一定是准确的!怎么样!”

她一脸闪亮的看向歌仙:“我推理的对不对!”

“嗯,我居然还听完了,真是浪费时间。”

虽然是这么说。

“不过浪费时间的反面也算打发时间,以后你如果也想说这些东西……不一定是我喜欢听的东西,只要是你想说的东西……十分钟左右我还是会听的。”

这是他最大的让步,再多就不行了,如果听太多的话就变成洗脑了,堂堂歌仙兼定被压根不能读懂和歌风韵的笨蛋洗脑,要是传出去小夜会怎么看他?其他刃会怎么看他?初始刀的脸面都保不住了!

她皱着鼻子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却慢慢笑了起来:

“果然,开窗之后看到歌仙是一件好事,总觉得都不那么热了。”

 

在千年以前的那个夏天,在窗边看到那番绿与白交织在一起的景色的人,又是怎样的想法呢?

因为同为女性。

一个是天皇,国家的主人。

一个是审神者,这个“家”的主人。

说不定,在推开窗的那个瞬间,都感受到了一阵清风吧。

 

“我现在看到的这些景色,要比在藤原京看到的长长久久才行吧……”她小声嘟囔了一句,歌仙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对刀而言,并不长。

“对你来说还不够长吗?”

“还不够长哦。”

嘛,那就在这里再让步一次吧。

这么想着,他点了点头。

“是啊,还不够长。”

“嗯……分辨不出歌仙是真的赞同我还是只是敷衍我。”

“要把我的衣服浸在水里再晾干看看吗?”

“算啦,这么做的话你绝对会生气!”

“知道就好。”

她假装生气的鼓起了腮帮子,最后还是憋不住笑了起来,问他:

“吃西瓜吗?”

他想差不多是时候叫大家出来把被子收一收了,不过在这之前……跟她说了那么多话晒了那么久的太阳,是挺热的。

“……吃。”

他跟着她一起走到廊边坐下,她把那半个小西瓜捧到他们之间,往里头看了一眼。

“啊,都被我吃完了。”

“……”

“对不起歌仙……我根本没注意,哎呀这个西瓜很好吃啊,我居然都能在不知不觉间吃完了!”

“……”

之前看她跟他扯这个扯那个的过程中还在不停往嘴里塞西瓜的时候,他就应该猜到的。

歌仙兼定看了看她手里那半个已经被挖空了的西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把自己手上还拿着的藤拍,当着她的面慢慢放到了一边,然后,在她安心的眼神中开了口:

“……我的刀呢。”

 

 

【附注】

本篇化用和歌及和歌衍生较多,所以附注在疯狂拆梗,介意影响自由理解的读者不推荐读。

 

1、针对这首和歌,大部分资料表示应该是持统天皇在藤原京的宫殿里眺望了一下东南方向的香具山而有感而发的作品,但究竟是看到白光耀眼的香具山还是真看到了晒满神山的白衣(甚至还有认为看到的是冬天的香具山,白衣是指雪),有争议←本篇歌仙支持前者,因为前者可信度高,婶支持后者,因为后者更有趣。同样,这也是本篇后期婶拿自己与持统天皇对比的梗,持统天皇看到的是香具山,婶看到的是歌仙 

2、收录在万叶集时这首歌的“衣ほすてふ”变成了“衣ほしたり”(ほしたり就是干している),结果就无法分辨如果真有白衣晾在山上的话到底晒没晒干←即本篇歌仙吐槽怎么就在意这点了的梗,这个我自己读的时候觉得非常有趣,所以宁可生硬一点也要把它写出来

3、大和三山(香具山、耳成山、亩傍山)有著名的“三山争妻”传说(这个传说的和歌也确实记录在万叶集中),不过到底是香具山是女性被其他两座山争夺;还是香具山是男性在和其他山相争;还是香具山是女性不过是在二女争一男……不同版本有不同解读。而且总会让人联想到天智天皇(持统天皇的父亲)、天武天皇(持统天皇的丈夫、同时也是她的叔叔)、额田王(极负盛名的才女)之间的八卦←本篇虽然没有写到八卦,但婶那段洗脑推理的出处即来自于此

4、香具山的读音是かぐやま、辉夜姬的读音是かぐやひめ

5、因为香具山是传说中天上落下的神山,所以一般会说“天の香具山”,白色本身也有指代太阳光的意思,至于香具山与白衣的传说,是指春夏相交时有神明用这里的水浸湿白布衫后再晒干以辨人心真伪←是本篇中婶的“没晒干都是太阳不够旺”的梗,竟然这样解读传说,实在大不敬,所以歌仙会担心遭天谴。同样这也是后面婶说分辨不出歌仙心思时,歌仙回应的梗,因为歌仙的内番服上半身也是“白衣”嘛。不过我个人真的不太理解先把衣服弄湿了再晒干来辨别人心是个什么操作……这不就是洗衣服吗???

6、从持统天皇迁都藤原京,到元明天皇迁都平城京,也是结束飞鸟时代,开启奈良时代的转折。藤原京住过三代天皇(持统天皇、文武天皇、元明天皇),持续十六年,后由于迁都影响(该拆的都拆了),藤原京就变成了废墟←香具山还在,而藤原京和眺望藤原京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明明只过了十六年,十六年到底是长还是短,这就是本篇最后婶与歌仙的对话,因为各自都有指代可能读起来会觉得沉重,但如果“现在”和“历史”是一样的,就很无趣了。本篇也不止一次明示暗示现在所见景色和所思所想与历史其实都很不同

7、在歌牌竞技中,本首和歌的决字为春(はる)す←这个纯属个人兴趣,因为提到百人一首就想到歌牌,所以今后的附注中也都会介绍

评论 ( 22 )
热度 ( 78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