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三场---他的回忆与她的午间小憩

*巨型flag目录请戳这里

*这一周忙到飞起,结果一礼拜只憋出这点字,耻辱啊!(捶地

*什么?是因为除了加班还在疯狂玩游戏?跟游戏有什么关系啊!

百人一首-其之三

柿本人麻呂

「あしびきの  山鳥の尾の  しだり尾の  ながながし夜を  ひとりかも寝む」

 

“山鸟的尾巴啊……那么长的话,处理起来是不是很麻烦?”

歌仙兼定只觉得手一滑,手底下立刻传出了由木杵和碗底摩擦而生的悲鸣。

他知道她在说什么,太恐怖了,他居然猜得到她是在说什么,而且如果他现在搭话,那他们的聊天主题到底算是“和歌”还是“料理”?如果是前者,那她这个笑话说得也太冷了,如果是后者……太不风雅了!

于是歌仙决定装没听见,他看了看碗中已经被研的细碎的颗粒,专心思考着接下来要往里面放什么。

“喂——歌仙——你在听吗——”

但某人的存在实在让他没法专心。

在她坚持不懈的呼唤下,他最终还是没能将“没听见”装到底,他抬起头:

“我不知道,不要说得像是处理食材一样。”

“哦。”她也没有多问,爽快的点点头,“那刚才的问题先放到一边。”

这仿佛是把棘手的食材先放到一边的感觉,歌仙觉得自己开始头疼了。

“说起来那个啊,以前不是用它来形容‘一人独寝’嘛,虽然我知道是因为习性……‘一人独寝’什么的,听上去就是为了表达孤独啦,寂寞啦,但是和肉联系到一起的话意境就全没了嘛……”

“不要直接用‘肉’来指代山鸟!你是听了‘あしびきの’之后比起感受其中的愁苦更在意山鸟好不好吃的类型吗?!”

为了忍下把手中的东西丢到她脑袋上的愤怒,他把动作转化成了语言,终于还是忍不住暴起吐槽了,真是的,他最讨厌做这种事了,俗不可耐,毫无意义,而且显然更较真的那个人才是最蠢的!

等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虽然还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绪缠绕其间,不过他仔细想想……

“你好像确实是那种类型。”

突然被下了让人无法反驳却又不甚愉快的定论,她瞪大眼睛:“等等!刚才那个怎么想都是个笑话吧,我也不是说了什么都能想到吃的人啊?”

“你肯定是想到了今天晚上的烤肉大会才会说这个笑话吧。”

“呃……”

被说中了。

“昨天也是,突然说什么‘明天来办烤肉大会啦☆’这种话……”他学着她昨天的样子。

“我才没有表现得那么夸张!而且我怎么觉得你模仿的句子结尾有个星星符号?!”

“还有什么‘用普通的调料太无聊了,这次就大家自制调料,回头交换着吃吧!’”

“啊……嗯,那个我已经在反省了,今天早上我看了一下鹤准备的……说实在的,我觉得那已经不是‘调料’而是什么生物了。”

这倒是个宝贵的情报,歌仙立刻决定今天晚上吃烤肉的时候要远离鹤丸国永。

看着她因为他有力的连环攻击而暂时低下了头,那种明知道是故意表现出来的可怜样子还是让人招架不住,他放缓了语气:

“……怎么突然想起要办烤肉大会了?”

“昨天休息的时候推开窗正好有两只鸟飞过……”

“你果然把鸟和肉划等号了!我看你刚刚根本不是在说笑话,是真心话吧!!”

“没有啊!我是认真的在说笑话啊!”

“太不风雅了!!!”

“噫!不要把东西扔过来!!不要砸我!!!”

 

歌仙兼定才不会做用碗砸人那么不风雅的事,毕竟那碗里还有他辛辛苦苦磨了好久,打算今天晚上用来蘸烤肉吃的调料呢。

当然,如果那个碗是空的,就会有漂亮的血之花绽放了吧。

那种光景也有那种光景的风雅啊。

想到这里他还笑了一下,搞得在一旁偷瞄他表情的她瑟瑟发抖。

 

“所以……歌仙是一个人睡的吗?”

她抖了一会儿又重整旗鼓,这次问的也是没头没脑的问题。

“一间房里只住我一个,还有谁?”

“抱着玩偶睡之类的?”

“……我又不是你。”

“哼哼,我根本没有抱着玩偶睡的习惯哦!”

也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为什么要配上那么得意的表情。

“又或者是过去的,见不到的,无法消散的……”

她放低了声音,他忍不住追问了一句:“什么?”

“幽灵之类的?”

他冲着她举起了碗。

“啊啊啊还有小夜!对了,还有小夜!跟小夜一起睡怎么样?”

“小夜啊……”

这倒是让他真真切切的犹豫了一下,像现在这样一人一间房的安排是挺舒适惬意,不过偶尔跟小夜睡一间屋也未尝不可……对了,今天晚上的调料也给小夜准备一份吧。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比刚才好多了,正打算起身再去拿个碗,就看到她摆摆手:“嘛,不过就算一起睡也轮不到歌仙啦,除了江雪宗三,不是还有我嘛!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哦,是嘛,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看?”

“……”

“再多说一句话试试看?”

多了一个字的威胁之意比刚才还要严重,今天在他的危险边缘已经试探够久的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言多必失,立刻在嘴上做了一个拉起拉链的动作,头一歪眼一闭,靠在旁边的廊柱上就开始装睡。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边的呼吸声真的变得悠长起来,装睡变成了真睡,搞得歌仙哭笑不得。

有个人在旁边睡着了,连带着他都忍不住用袖子掩嘴打了个哈欠,阳光透过树荫照在碗中的暗黄粉末上,有一点点金色的涟漪从里面漂浮了起来。

他想了想,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香囊。

药研是怎么说的来着?这里头可只有小茴香和盐,真的能够让她睡得安稳一些吗?

几天前他就察觉到她的睡眠状况又不好了,说的话也比平时多得多,明显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有精神而硬撑着,现在睡着了也不过是因为身体疲倦到无法支撑,再过一小会儿她就会自己醒来了吧。

她在烦恼什么呢,是写得再多再久也不会擅长的文书吗?是最近难以言喻,总是焦灼的战况吗?还是她刻意还想要再多操几分心的夜谈呢?

她可真不适合当审神者。

有些时候,也真希望她不要总是把审神者的重量全压在自己头上。

歌仙想起这个本丸刚建立的时候也发生了很多事,还有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聊起那首和歌的事。

那个时候她有两三天完全没有睡着,一开始谁都没有发现,后来还是他当近侍的那一天在她的房间里听她布置工作,她讲着讲着站起来想要拿个东西,结果就突然坐在了地上。

“咦……腿,腿软了……啊哈哈……”她这么笑着,揉了揉眼睛,“果然就算完全不想睡,身体还是撑不住啊……”

那天他实在是忍不住,最后冲她发了很大的火,结果她听到一半居然睡了过去,被他一个用力的脑瓜崩儿给闹醒了:“等等……为什么我好不容易睡着了你还要把我弄醒啊……”

“你是打算就坐在这里睡吗?”

“小说里这种情况男主角会温柔的把女主角抱到床上,而不是弹女主角的脑门啊!”

“抱歉,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绝对是故意的!你把我弄醒就是想让我听你说教!为了说教不择手段啊!”

 

他想她是不是晚上一个人睡的时候很寂寞呢?

刚就任审神者的时候,因为有很多事,因为很新鲜,所以被心中的兴奋感催促着向前,但慢慢的终于意识到了她和他们有那么多的不同。

她虽然将他们称为“家人”,但她真正的家人,却正在遥远的,无法见到的地方。

“……你不回去看看吗?”

“诶,为什么?”她一开始没有理解他的意思,想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她带着一脸因为很久没睡而只能挤出的疲软笑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对不起歌仙,让你担心了。但是啊,不是一个人睡会寂寞的问题啦……我家里本来就只有爸爸和我,爸爸从以前开始就经常因为工作而没办法回家,所以我很会一个人睡哦。”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想象着那个时候小小的她,想很会一个人睡又是什么意思。

“就算不抱着玩偶也能睡得很熟哦!”

她看上去还挺得意。

“不是寂寞的问题啦……不过,一个人睡的时候,忍不住就会想很多东西,过去啊现在啊未来啊,想了很多,脑子很乱,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做的事是不是对的……寂寞以外的感觉全都搅在一起,总觉得没有办法安心的睡着……等注意到的时候就完全睡不着了。”

“……要给你买个玩偶么。”

“不是说了嘛……”她鼓起脸颊,又放松下来,“谢谢,今天被你发现真是太好了,我现在觉得……”

她轻轻将手放在胸口。

“说出来的话,好像就轻松了不少,我现在是真的感受到了困意,不是因为很累,是真的想睡一觉了,等我起来之后也会去找药研问问有没有什么草药的……你可不要再弹我脑门把我喊醒了。”

“嗯。”

“说起来……刚才歌仙问我是不是寂寞吧,我倒是想起来一首和歌……不过,晚上一个人睡的时候不管是因为什么而寂寞、害怕、担忧,天亮之后就没事了吧。”

 

天亮之后,隔着山峰的山鸟还会再度相逢。

天亮之后,一个人所待的房间之外,还有他们的身影。

“山鸟的尾巴哦,长长的,长长的垂在那边,仿佛那不会结束的,只有我一个人待在那里的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的长夜……不过,不管有多长……总是会天亮的嘛。”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懵,想着好像比她预想的睡得还要久,应该是昨天药研给的药很有效果吧。

她本来还想问一问他有没有什么助眠的香囊给她放在枕头底下,结果药研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大将,你可别找我要”,她没听懂。

她扯过一块帕子擦了擦嘴,又揉揉眼睛,坐起身来:“……我睡着了?”

“嗯。”

回应的声音就在她身边,她这才发现歌仙正坐在一边,她有些惊讶的眨眨眼睛:“诶,啊……我,我睡了多久?”

“三十分钟左右。”

“哦……”

她突然就有些别扭了,捂着脑袋隔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好了好了我说啦,所以我昨天才说要办烤肉大会的嘛……最近我在纠结的事,今天晚上就会好好跟大家说清楚的!不会憋着的!而且……吃着好吃的肉再听我说的话,就算因为担心而生气,也不会立刻放下肉来揍我啦!对不对!”

原来是打着这样的算盘啊,真有她的风格。

他轻扯嘴角点了点头,突然伸手过去,像是要作势弹她脑门一样,她条件反射的立刻挡着额头,却发现他只是向她扔了样东西。

她赶紧抓住,拿下来一看,发现是个香囊。

“天亮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去闻闻那香囊的味道,就听到他这么问。

不过,一定是让人安心,让人安眠的味道吧。

“嗯,天亮了。”

她和他默契的相视一笑,然后听到他接着说:

“那你来解释一下你刚才为什么扯我的袖子擦嘴吧。”

啊,所以她迷迷糊糊扯过来的那个手帕,完全没有手帕的感觉啊……

“………………我擦了吗?”

“你擦了。”歌仙面无表情的抬起袖子,“口水还沾在上面,人赃并获。”

她想了想,又重新闭上眼。

“天还没亮,嗯,还没亮。”

【附注】

这次只拆了个大概,因为这篇不管是和歌还是本篇都挺直白的

1. 这首和歌的作者柿本 人麻吕(特地断了一下他的姓和名,因为我总是不自觉的只说麻吕……),万叶第一歌人、三十六歌仙之一。他的雷神短歌也非常有名←《言叶之庭》了解一下。

2. 这首歌普遍被认定是“恋歌”,基调就是长夜漫漫,无法与远方的恋人相见而辗转反侧,就算克服了思恋之苦,一个人入睡也十分寂寞←由于婶感悟不出其中的恋情苦闷,所以凭自己的生活经验翻译的乱七八糟

3. 歌中的“山鸟”(ヤマドリ)是日本独有的鸟,因为在山中生存所以叫山鸟,虽然以前常被人捕猎,但现在有了捕猎禁令←所以就算是婶也没有真心把它当成食物看,纯粹是因为晚上有烤肉大会而借机说了个笑话,但歌仙当真了。这是审神者和初始刀之间彼此“不信任”而导致的惨案

4. 由于雄鸟的尾巴比较长,以前就有把“山鸟的长尾”和其他长的东西做对应的用法,像本首和歌中就是用来引出后面的“ながながし夜”←我非常喜欢这首歌里的“ながながし”,读起来很有味道,所以本篇中婶念叨了很多次“很长”

5. 据说山鸟有“雌鸟雄鸟白天在一起度过,晚上睡觉时却隔着山峰”的习性,在古典文学中作为与“一人独寝”对应的意象←我真是搞不懂这种鸟啊!即使如此还是拉过来做本篇主题了!

6.本首和歌的决字是あし

评论 ( 19 )
热度 ( 58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