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全员向/架空】Welcome to the AUTO street!(2-6)

*tag请搜索“欢迎来到凹凸街”,缓慢连载中!前情

*因为合并了部分章节所以总章节数变少了,并不是故事少了www


(10)

已知紫堂幻对凯莉说“想要和你一起送信”,凯莉的回答是“我可不等人”。

请问,紫堂幻成功和凯莉定下约定了吗?

 

上面这个问题,紫堂幻纠结了整整一周,纠结的失眠头疼倒胃口,什么症状都来了一遍,如果不是他确定现在还是正经的春三月,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暑了——这样一想凯莉之前往他脸上喷水的那桩事倒有点道理了。

纠结来纠结去他也没想出个答案,怎么想都只能回答“不知道”,除开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重大难题在等着他,假设凯莉大发慈悲接受了和他一起送信的设定,但已知面包屋离管理委员会差着“转车转车再转车和走走走”的距离,请问……他能指望凯莉再大发慈悲的等他几个小时吗?

不过就算第一个问题成了无解题,但这第二个还是有对策的,紫堂幻最后就想出了一个绝妙方法,他让金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面包订单上,这样他就可以一大早和面包们一起坐上货车前往管理委员会,省时省力,妙得不能再妙。

就是要在工作人员用疑惑的口吻说“面包就这些吧,哦,还有一个……紫堂幻?”的当口举起手来是需要一些勇气,外加抛弃一些羞耻心的,并没能没皮没脸得彻底的紫堂幻忍耐着坐到副驾驶位上后,不禁双手捂了个脸。

居然做到这种地步……他到底图什么啊他!

 

其实紫堂幻一开始只是想利用这个活动熟悉一下凹凸街的其他地方,这里到底还是个区域,并不小。

还有他打算在送信的时候把面包屋的优惠券也一起送出去——他最近看到堆在家里的那一大袋花花绿绿的优惠券就头疼。

现在他又凑出了第三个理由,他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凯莉要走的人,他想弄清楚凯莉在想什么,至少得知道她为什么要走。虽然以他和凯莉的关系他没资格阻止她走……他也不能凭着自己的一厢情愿去干预别人的决定,因为别人的事他什么都不明白。

但是他想要去“明白”。

这就是纠结一周的紫堂幻最终得出的偏离问题的答案。

他本来还想把这件事告诉金,金总是有资格阻止凯莉的人——所以凯莉在金面前根本不露风声——但他最后什么都没跟金说,毕竟他既没想好怎么说,这两天金又因为面包屋终于迎来事业第二春而异常兴奋的总是泡在厨房里……

就连现在金也是带着满面笑容在后头目送着他和面包们,紫堂幻觉得金的眼神和硬币们一样闪亮。

他从后视镜里能看到金在后头对他挥手,他也回应着招了招手,后来车驶开一段距离后他看到金还在对他挥手,所以他也继续挥手,到后来就挥得有些机械了,晚了一周的困意终于在此刻袭上他的眼皮,紫堂幻靠住椅背,不自觉的放松了肩膀。

迷糊间他觉得有什么人在看他,还有声响……动静并不是从驾驶座那边传来,是右边……紫堂幻往右边一看,看到一只手正从后头要扒上玻璃窗,吓得他立刻清醒,还差点没从椅子上弹起来。

在一旁开车的工作人员也吓了一大跳,在惊恐中连刹车都差点没踩稳,此刻全场最稳的只剩下踩着矢量箭头追上来的金:

“哎呀怎么回事,我还想说两句话呢怎么车就开了,幸好没开远……”

罪魁祸首张开嘴第一句话就是抱怨。

紫堂幻被吓得不清:“金……你,你怎么追上来了?!”

“因为我有话忘了问啊!紫堂,你晚上回来吃饭吗!好不容易这次面包屋有钱赚了,今天我们可以买很多肉吃啊!”

……

就,就这……?

就这事儿?!!!

在陷入十几秒的异样沉默后,紫堂幻最终还是放弃了吐槽。

因为他发现还是先回答金的问题比较明智。

因为他发现玻璃上映出来的他的脸好像是在傻笑。

……其实他和金,彼此也都是“在凹凸街刚认识的人”吧,即使如此,他们不还是变成了会在意对方晚上回不回来吃晚饭的关系嘛。

这也是金在用他的方式,去“明白”他的事吧。

“嗯,回来吃。”

所以他这么肯定的回答了。

他还是没想好该怎么说凯莉的事,但是,他现在就当着自己去打头阵吧,尽可能的去明白一点,再明白一点,然后……

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和金,和格瑞说一说他的想法吧。

 

就这么决定了。

 

大部分人都聚在委员会大楼的前厅吃着自助早餐,摆在餐盘里的那些面包的形状,香气,以及虽然她没吃,但她能确定的味道都让她有点不爽。

是金的面包屋的面包们。

她本来没打算吃面包,但紫堂幻硬是凑过来递给她一个袋子,还说什么那是金特地给他们做的面包,什么玩意儿,为什么金要特别做一份……

凯莉依然不打算吃,但紫堂幻盯着她的小眼神让她一时有点发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她不得已的当着他的面打开了袋子,然后闻到了从袋子里面飘出来的草莓果酱的味道。

还是那种甜到发腻的味道……但是那个果酱很好吃啊,金做的果酱都很好吃,她有的时候都觉得金干脆别开面包屋了,直接卖果酱可能会更受欢迎。

……

“啧。”

吞到胃里的面包中一定还裹着不甘心吧,她这么想着,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块面包,还去桌上拿了盒牛奶,然后叼着吸管走到外面,去看正在飞行摩托上颤抖的紫堂幻。

这次管理委员会给每个负责送信的工作人员配了小型的飞行摩托,凯莉把自己的份给了紫堂幻——她也不需要飞行摩托——但看他适应到现在还只会在摩托上抖,特别是他一拧把手就完全失速的往前冲,凯莉都怀疑他不是来送信,而是来送死的。

已经快冲到紫堂幻嗓子眼的惨叫在他控制不了的飞行旅途中变成了像是被压缩坏了呜咽,紫堂幻好不容易驾着摩托飞回来——而不是摔回来,对凯莉说:“凯莉,我,我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准备好了。”凯莉回的毫不客气。

紫堂幻僵硬而不失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她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把沾在手上的面包碎屑拍掉,“你下来吧。”

紫堂幻在这一句话中感受到了来自凯莉的嫌弃,他有点紧张。

“呃,凯莉……我……我再适应一下就可以了,给我十分钟,不,五……”

“下来。”

比刚刚更短更有力的两个字夹杂着浓重的命令感扑面而来,紫堂幻有些惶然,又有些手忙脚乱,这个飞行摩托该怎么落地来着……

几分钟后他终于让摩托一抖一抖的落了地,因为紧张而快没有知觉的脚一沾到地上就松了劲,紫堂幻扶着把手好不容易站稳,想这下可完了,他丢弃了羞耻心来得那么早成功蹲到了凯莉,她吃面包的时候看着心情也不坏,之前的自说自话终于有可能变成“约定”了……但现在全被他搞砸了。

这里到底是该自责好还是自怨自艾好……紫堂幻还没想好,就听到凯莉说:“你上去,坐稳了。”

她的星月刃降到了他的身边。

凯莉把星月刃让给了紫堂幻,自己绕过他坐上摩托,按下启动按钮后轻轻转了下把手又立刻转回来,飞行摩托传出了准备出发的低吼。

紫堂幻愣在原地没有动静:“……诶?”

凯莉瞪了他一眼:

“诶什么诶,你知道丹尼尔给我安排了多少个坐标么?十四个。他要不是想累死我,可能就是在邀请我回头去整死他,所以你动作给我快点。”

这话恐怖的真情实感,紫堂幻一时连口水都不敢咽,只是胡乱点着头,赶紧爬到星月刃上去。

他回想了一下之前凯莉都是怎么坐在上头的,本来想模仿一下,但他刚跨过一条腿,就听到清脆的响指声。

然后,他只来得及往前一扑,就和突然腾空而起的星月刃一起飞了出去。

或者说……一起甩了出去。

 

人类在真正极限的状态下是不会胡思乱想的,刚才在飞行摩托上紫堂幻就是总是想着有点恐怖啊,好高啊,不好控制啊这种,虽然暴露了他根本不擅长操纵机械的愚蠢——他的元力技能好歹跟操纵有关,不擅长这个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但好歹他还能有很多感想。

但现在在星月刃上他就一个想法:

救命。

救命,他真的需要救命,什么借此机会熟悉凹凸街,难道他能坐在高速移动的星月刃上观光吗?他连眼睛都不敢睁,都快把眼睛给闭充血了,这会儿他要是敢睁开眼睛那估计能看到一片血色的凹凸街。

现在能带给他唯一安慰的就是他还能听到身后飞行摩托的声音,能听到这个声音就说明他还在这里,而不是已经被甩出这个区域甚至被甩出这个世界……后来星月刃到底是什么时候缓下速度的他也没发现,只觉得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近,直到最后他的脚已经可以踩实土地,他还是没敢撒手,整个人靠在星月刃上活像一根蔫掉的葱。

凯莉开着飞行摩托从后面追上来:“还活着吗。”

这个招呼打得真贴切。

紫堂幻惨然一笑:

“我……唔——!”

他在吐出一个字后立刻用手捂嘴,以防有什么其他东西跟着出来,凯莉皱起眉头,“你敢吐在我的星月刃上你就死了。”

紫堂幻表示自己会努力忍住不吐,但他好像忍不住委屈的热泪。

……他不要多明白凯莉的事啦!反正越了解就越发现她真的很恐怖啊!她爱走就走吧!

在心里这么想了一会儿才觉得稍微舒服一点的紫堂幻惊讶于自己竟然会那么想……当然最后一句只是暗自想想爽一爽,他会撤回的。

他发现最近自己越来越能表现出一些激烈的感情了……虽然未必是表现在脸上,但这应该算是件好事吧?

 

从星月刃上爬下来后,紫堂幻忍不住弯腰撑在膝盖上缓着气,被他斜背在身上的包垂了下来,一叠被橡皮筋捆好的优惠券随着他的动作从包里掉了出来,除了优惠券,还有一板药片也掉在了地上,他一开始还没想起那到底是什么,但捡起来再仔细看了两眼后他的记忆就复苏了。

这,这不是他的“辟邪之物”嘛……是安莉洁当时占卜了他的命运后给他的东西,说起来,当时安莉洁是怎么说的?

 

——“难受的话吃一粒,如果撑不住了可以再吃一粒,但是吃太多的话,你可能会逐渐变得看不见,听不见,还非常困倦。”

 

先不提后面那莫名其妙的药物副作用,这么一想,现在这个状况……不正是能用到这个药片的时候吗?

紫堂幻盯着手上的药片出了神,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药,但是他可以试着吃一粒吗?现在是不是就是安莉洁说的那种“难受”的时候呢?

药当然不能随便吃,但眼下他手上拿着的这个,长的好像药的样子,但也许,并不是什么药片,而是神秘道具呢?

紫堂幻一咬牙一狠心,从里面剥出了一粒——

“嗯?这不是晕车药么,你准备的挺充分啊。”

……

……

……

“……啊?”

 

所以……

安莉洁在那个时候看到的他的命运,就是知道他会晕星月刃,然后提前给他准备了十二粒……晕车药?

紫堂幻想起之前看策划书时,上面写着送信的工作大约会持续六到七天,那这十二粒晕车药……还是一天两粒的份?

不愧是安莉洁,不仅算对了面包屋会赚钱,也算对了他的情况,太准了,准到可怕。

只是吧……

你说面包屋有大生意这事儿吧,对金来说当然是他未来一个月的命运中的一件大事,但他紫堂幻未来一个月的命运里……值得被拿出来说的就只有这件晕星月刃的事吗?!

 

紫堂幻,吞下了那粒晕车药。

目前心情很复杂。

 

晕车药效果很好。

……可恶,效果真的很好。

一粒下去后紫堂幻觉得呼吸都顺畅了,也不犯恶心了,都能小跑步了。

他心情更复杂了。

 

也不知道凯莉是不是在等他缓过来……紫堂幻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只是在脑补一个温柔的凯莉,这时他看到有张纸朝他这里飞过来,立刻伸手接住。

那是凯莉丢给他的地图,上面是这次活动中所有特殊邮箱的坐标,其中几个被红笔圈了出来。

“你去把这些地方的信都拿过来,开信箱的口令在终端里,待会儿就在这里集合,别迷路了。”

难得在最后还带上了一句温情话语——但实际上凯莉是在暗示他上次迷路的事——紫堂幻点了点头,看着凯莉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啊,等等……”他想起一件事,从包里拿出几个被折得很小的邮袋,“这是之前丹尼尔大人发的,凯莉……”

“我不需要。”凯莉回过头来,从腰间把老骨头提起来,一直安安静静的老骨头突然睁开眼睛,露出得意的表情,“哼哼,才不需要那些蠢袋子,凯莉小姐有我就可以了!”

凯莉的脸上是“你明白了吧”加“不要再多嘴浪费我的时间了”的表情,紫堂幻只好默默点头,转身朝目的地的方向走去。

 

紫堂幻记得凯莉说她被分到了“十四个”坐标,他本来以为就是指十四个邮筒里的信件,但等跟着地图到达凯莉圈出来的坐标后,他才发现一个坐标代表的是一到两条街区,每个邮筒都被塞满了信,这个活动没想到还挺火爆的,是不是大家都发现这实质上是个大型交友活动了……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想。

紫堂幻想起当时这么说了之后丹尼尔大人的表情……有点想笑。

他摇摇头,撑开邮袋,把邮筒里的信拿出来往里面放,清空了一个邮箱后再去下一个……他还每隔几封就往信封背后粘上准备好的优惠券,反正信都是随机送的,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个吧……

他一个接一个的清空着邮筒,明明拿出来的都只是纸,但聚少成多后那一个大包裹就变成了不是拖着走就只好扛着走的重担,这原来还是个体力活儿……

这样一想丹尼尔大人居然给凯莉分配了那么多,怪不得凯莉要生气。

好不容易清空了大部分邮筒,紫堂幻拖着已经足够沉重的邮袋向着最后一个坐标进发,绕过拐角时前面有个人朝他这个方向走来,对方套着一件黑色短外套,还戴着兜帽,头也低着看不清表情,紫堂幻想不能撞到对方,就往右边缩了缩。

可是他忘了他人可以缩,他拖着的邮袋还会因为他往右边缩了往左边偏,这下结结实实绊了人家一下,对方也没防备,往后猛退了一步后兜帽都从头上滑了下来。

那帽子下面是一头漂亮的头发,被漂染成红色的部分并不显得刺眼,反而还让纯黑的颜色变得亮了一些,被扎起的发尾随着对方的动作被甩到了前面,那个人伸手将头发拨到后面,抬头看向紫堂幻。

好像……是个女孩子。

紫堂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道歉:“对不起……!我,我撞到你了……”

“没事。”对方低低应了一声,又看了看他,“你……也是工作人员?”

紫堂幻顺着她的眼神看到自己手上的邮袋:“啊,其实我……”他本来想说自己只是跟着凯莉,但真要解释又不是一两句就能解释清楚的,他犹豫了一下,“嗯……你好,我叫紫堂幻,你说‘也是’……难道你……”

对方点了点头,往他刚刚过来的方向指了指,“我被分配到的坐标在那边。”

“哦……”

“我是莱娜。”

“莱娜……小姐……”

紫堂幻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真奇怪,和凯莉和安莉洁刚认识的时候他都直乎起名,怎么这次不自觉的要加上个“小姐”……他,他是不是在紧张啊?

就算没紧张给这么一想他也觉得自己在紧张了,紫堂幻忍不住用手擦了擦额头。

莱娜似乎没有在意他奇怪的举动,只是对他点点头,重新戴上了兜帽。

眼看她要离开,紫堂幻忍不住在背后喊了她一声:

“莱娜小姐……!啊,呃……”他也不知道自己喊住她想说什么,隔了好一会儿才憋住一句,“工作……辛苦了……”

两手空空的莱娜看了一眼双手拖着大邮袋的他,似乎笑了,也似乎没笑。

“你也是。”

她这么说着,这次加快脚步离开了。

紫堂幻看着那个人……莱娜小姐越走越远,想起刚刚他也是这么看着凯莉走远的,两边对比一下,他情不自禁的就感叹了一句。

“跟凯莉的感觉……不一样啊……”



目前可以公开的凹凸街情报:

 

Q:关于……本次活动的流程。

A: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大家积极参与踊跃写信,第二阶段是工作人员送信,最后一个阶段是收到信的人回信,还有被作成书签的信件展示等等……三个阶段并没有明确的开始和结束的时间,除了工作人员们确实是在活动开始一周后才正式进行送信工作,其他活动事项的开展均不受阶段限制。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