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四场---他的答案与她的眼中美景

*巨型flag请戳这里

*本丸的雪是通过宇宙环境检测的纯净无污染雪x 所以在现实中看不到这种雪的话请不要模仿歌仙的行为,肠胃脆弱者更要注意!

*我有点困得神志不清了……但这个短篇真的得一鼓作气写下来……


百人一首-其之四

 

山部赤人

「田子の浦に  うち出でてみれば  白妙の  富士のたかねに  雪は降りつつ」

 

“雪真狡猾。”

这话来的突兀,内容也很莫名,不过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会来这么一下的歌仙兼定淡定的继续把手上的雪倒入炉中,完成之后才转过头。

“你在说我?”

“哈……?是雪啊,雪!不是歌仙!这两个差的还挺多的为什么你会怀疑我在说你啊?”

因为她又不是第一次将两个毫无关联的东西混起来说。

“早上你不是还挺兴奋的么。”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就想做一些深层次的思考。”

她说的一本正经,他会意的点点头,而后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她:

“你摔了几次?”

“……四,四次。”

因为昨天下了一夜雪,今天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个银白色的本丸,她当然是欢天喜地的立刻往院子里跑,根本不管长谷部在后头担忧到都快和雪一样白的脸色,而最后也果然因为太过闹腾而当着全本丸的面摔了一把,当时就有不少刀剑男士露出了仿佛胃穿孔一般的表情。

在那之后居然还摔了三次,她能不能长点记性。

不过她现在看上去是老实了,也不知道是摔老实了还是被说教老实了,这样也好,要是她当着他的面再摔一次,他可就要一手刀把她敲到雪里去了。

歌仙兼定还在脑海中模拟了一遍相应的景象,才把倒干净了的长柄勺在炉边敲了敲,又拧开开关,这种不用自己生火的炉子很是方便,冬天雅兴一来,他就用它做个一人火锅,雪景的话……嗯,和汤豆腐很配啊。

剩下的就是等它煮开了,在那之前还有点时间,就难得用来搭理她一下吧。

他开口:“所以,你是因为摔了四次才说雪狡猾么?”

“当然不是啊!我这种成熟稳重的人怎么会想到这种小心眼的理由啊?!”

“在雪地上摔了四次的人没资格说自己成熟稳重。”

他过于直白的话让她的表情变得就像活吞了一坛子的酸梅,她用鼓了一半的腮帮子对着他来表示不满,几秒后又转过脸来:

“是这样的,雪啊,经常下得悄无声息的,醒着的时候看到的雪只有一点点,飘到手心里马上就化了,但是它居然默默的下了一夜,一想到雪在我睡着的时候一直在下……这不是很狡猾嘛!”

……这是哪里来的小孩子理论,这个人刚才到底是用哪张嘴说的“成熟稳重”?

“而且说起富士山的初冠雪……啊,歌仙你知道初冠雪吗?”

“知道。”

“哦,不愧是歌仙……”她拍了一下手,“那个初冠雪,基本上都是秋天就出现了!秋天啊!根本没人在意的时候突然看到‘哇,怎么山顶有白色了!’,这雪下得也太偷偷摸摸了!狡猾证据二!”

“那只是地形和气候的原因吧。”

话刚说出口他就知道不好,果然,她顶着一脸坏笑向他走来。

“歌仙竟然说出了那么现实的回答!一点也不歌仙啊,太不风雅了!”

她表演的如此痛心疾首,让人看着就火大,他冷着脸掬起一捧雪搓成个雪球,又在手上试了试硬度,然后毫不犹豫的摁到了她的额头上。

“啊冷!”

她像是一只被热水烫到了的青蛙,拼命用手拨着脸上脖子上的雪:“要打雪仗也跟我说一声啊!偷袭是几个意思?而且打雪仗的精髓是双方拉开一定距离互相扔,不是把雪球直接往脑袋上放!”

“知道了,下次注意。”

“下次我绝对要报仇……”她用自以为别人听不见的声音嘀咕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眼前的小炉子,“说起来歌仙……这是在干嘛?”

“煮雪。”

“嗯,我看是看见了,但是……为什么?”

“之前和小夜一起吃点心的时候……被问了‘雪的味道是不是甜的’。”

“诶,小夜问的吗?好可爱!那歌仙是怎么回答的?”

“我并没有尝过雪,所以不知道是不是甜的,不过小夜问的问题不能不回答,所以……”他指了指炉子,“我在实验。”

她拧起眉头:“那不是很麻烦吗?直接吃一口不就行了吗?”

“那太不风雅了。”歌仙横了她一眼,“我怎么可能直接用手捧雪去吃。”

“刚才到底是谁徒手揉了个雪球怼我脑袋啊!”

她说完这句后蹲了下来,盯着那个小炉看,有这么几分钟他们再没说话,这份难得的雪后静谧倒成了眼下最能让人感知其中风雅的景象。

歌仙兼定突然觉得自己胸口的某处也有点像这炉中的水。

因为有了人形才能感受到的这点变化……并不坏。

不过凭他对她的了解,她是不可能安静太久的,现在的空白时间明显是在为下一个话题铺垫,接下来她会从哪边讲起呢,先前已经说了雪,接下来可能会说打雪仗?暖锅?被炉?蜜柑?

“歌仙啊。”

“嗯。”来了,新话题,会是哪一个呢……

“你见过被雪覆盖的富士山吗?”

啧,没猜中。

他自然不会把如此不风雅的想法暴露在脸上:“画像的话还是看过的。”

“不是画像啦,没有亲眼看到过吗?骏府城的话……”

“就算和三斋大人一起去过,对我而言也没有那么明晰的记忆。”

他当时还不是付丧神,纵然眼前有诸多美景,又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现在看到的那些也未必有意义……再说下去难免有不解风情的嫌疑,他轻咳一声,转而问她:“你呢?”

“看过一次,虽然只是在坐列车的时候看到一点,不过那一天天气很好,看得很清楚哦!隔着车窗也能感受到山的气息,那个时候也是冬天啊,不愧是‘白富士’!”

她仰起头,一脸陶醉。

“真好啊,那种感觉……就好像夏天的时候和信浓一起吃的浇上了巧克力酱的大碗刨冰!”

歌仙本来还在感慨原来她也是能为壮丽的自然美景而感叹的,哪里知道下一秒就现了原形,用浇上了巧克力酱的刨冰来比喻积雪的富士山……颜色是不是反了?

“也好像和清光一起吃过的茶泡饭!茶虽然还是那么苦,但是一点也不涩!米饭也完美的把苦味中和掉了!而点睛之笔……当然是放在饭顶的爽口梅干!那个直冲人大脑的酸味,还有在回味的时候凸现出来的甘甜……”

饭,饭顶又是什么……

“又好像光忠为了照顾没了胃口的我,特地把山药磨成了山药泥,还在上面撒上了海苔!特别细腻的山药泥和带着点潮香的海苔,那个真好吃啊……”

歌仙越听越想皱眉,好好的景色非要比喻成食物,虽说都是举得“整体上面放着其他东西”的例子来对应富士山与山顶积雪……而且这股莫名的生动感……

“你……难道就用不了食物以外的东西来形容那种景色了吗?”

“嗯……”她苦思冥想许久,点点头又摇摇头,“努力想想应该也能想出别的东西吧,但是,最重要的可不是内容,而是回想起那个时候的富士山的我的感情嘛,而且看到那番景象的,只有我嘛……”

说到这里,她歪着头,像是有些困扰一样。

“本丸很大,战场啊远征啊……万屋逛起来也要很久,仔细想想,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不自由的地方,只是……肯定不够啊,好不容易大家有了能够看到美景的眼睛,我也想让大家看到的更多一些啊。”

 

啊,所以她才会说雪很狡猾。

在没有人看见的时间里静静飘落而成的这片积雪的大地,那白雪从天而降的美景,总是化在了睡梦之中,等睁开眼后,就只能看到雪后的景象。

就像彼时并不曾与他们相遇的她,看过的那些被她记住,却无法被他们看到的景色。

她大概是觉得自己很狡猾吧。

 

但是……

“现在的你也不能去看积雪的富士山了吧。”

“想看的话还是可以请假的,反正政府对审神者的个人假期没有限制。”

“那就去看看吧,现世的季节也是冬天,不是正好的时节么。”

他提议的认真,她却别扭了起来,“让现在的我一个人去看……不是很浪费嘛。”

审神者是不可以随意带刀剑男士前往现世的,如果一定要去,不仅只能带一振,在现世的时间也会受到限制,而且三个月内不得再去现世。

她早就花过不止三个月的代价了,即使如此还是不够,完全不够。

只是想带着他们去看一眼她曾经见过的美景。

只是这样的愿望,在这个没有什么特别不自由的地方,却是她无法做到的事。

有多少时间都不够。

 

“站在田子之浦看到的富士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大概想象的出来,但是没有亲眼看过的大家就很难想象到吧,我又没有办法去咏出精美的和歌来传达那份美丽……”

那么,浇上巧克力酱的刨冰、嵌上两颗梅子的茶泡饭、撒上海苔的山药泥怎么样呢?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时间,一起亲眼见到的东西。

“这么一比喻的话,谁都能想象到了吧!”

“想象到不管是什么美景在你眼中都是些食物吗?”

“歌人咏歌的时候也是在抒发自己的感情,我这也是在抒发感情啊!”她叉着腰大声宣告,又瞪大了眼睛,指了指炉子,“啊这个,是不是好了?”

被蒸汽顶起的盖子提醒着他们一锅新鲜的雪水已经煮好,歌仙关上炉子,用刚刚舀雪的长勺去舀了一点水。

他看了看那与平时烧开的水并没有什么区别的煮雪水,迟迟没有放到唇边。

“是什么味道呢……”她有些好奇的凑在旁边看,“难道真是甜的?”

“是啊……”

他低喃了一声,将水又倒了回去。

“咦,你不喝吗?”

“嗯,不用喝了,我已经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但是你刚才连闻都没闻……”

“没关系,大概是刨冰、茶泡饭、山药泥的味道吧。”

她一下愣住,隔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那三样加在一起……不是什么好味道吧……”

“你不是常说好吃的东西加好吃的东西只会更好吃么。”

“那是……!但是……”

“没有什么‘那是’也没有什么‘但是’。”他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这就是我的答案,而且对小夜来说,这种答案比‘甜’或‘不甜’要好得多吧。”

小夜也与她一同经历过那份时间。

所以,一定能想象到她眼中的雪的味道。

就像他虽然总是摸不清她接下来会说什么话题,就像看不到那些景色一样。

但是,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

比不知是否曾经亲眼看到过的那白色富士的景象要更加,更加能让他记住的,回想起来的,不会忘却的……

她眼中的美景。

 

“虽然你有很多地方太胡闹了,但至少这点……”

 

这总是要向他们拼命传递的,她看到的景色,她想到的心意。

 

“作为我的主人,还算……勉强合格吧。”

他看着她突然僵硬,又慢慢染上一层绯红的脸颊,还有因为一时的手忙脚乱,而差点要摔第五次的身影。

如果要比喻的话……虽然并不风雅,不过,真像一只刚从冬眠中解放的青蛙。

原来偶尔这么出其不意的夸奖她一次,她反而不会露出那种让人火大的得意表情啊。

这倒是另一处新鲜的美景了。

这么想着,就像之前陆奥守拿着那个名为“相机”的东西满本丸跑的时候一样,歌仙兼定看着她。

看着那道景色。

轻而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

 

 

【附注】

 

1. 所谓“初冠雪”,是指一年中最高气温过去之后,山顶第一次出现积雪的情况(此定义来自wiki)。富士山的初冠雪基本发生在9月底或10月初,每年都会有初冠雪报道,去年的初冠雪是在10月23日,据说比往年晚了快一个月


2. 田子の浦其实就是静冈县的海岸(歌里的田子の浦应该在由比町或浦原町附近,但现在说到田子の浦多半是指东边富士市的海岸,要搞百人一首巡礼都不知道要去哪一处x),据说在静冈县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富士山,不过如果真的站在海岸往富士山看,因为距离遥远,能远眺到像是被白衣笼罩一般的积雪的富士山,但是雪在山顶纷纷扬扬的景象是看不见的←这也是本篇婶在形容大家并没有实际看过的积雪富士山时运用大量食物比喻的原因


3.有书里写到关原合战正式打响前德川家康曾在骏府城召集过各地大名,其中就包括细川忠兴。骏府城在静冈←这也是婶为什么会再一次确认歌仙有没有见过富士山的原因。


4.有个很有趣的点,万叶集里的这首和歌结尾是降りける,这边是降りつつ,相比之下百人一首中的感情更沉静一点,是“啊,真是白色的盛景啊”这种矜持的感叹,万叶集里的感情更强烈,是“哇靠雪一直在下哎呀妈啊好白啊!”的等级←对不起是我瞎编的,虽然感情确实更强烈但不是这种强烈


5.据说山部赤人是在和天皇一起游历到骏府的时候,为了让天皇能感受到积雪富士山的美景,而咏出了这么一首在视觉上非常直观的和歌←本篇婶的举动就是化用了这个梗。


6.本首和歌的决字为田子(たご)


评论 ( 18 )
热度 ( 59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