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五场---他的胜负与她的不发一语

*巨型flag汇总请戳这里,第一行写完了耶!

*这篇感情的部分写的很乱,特别是婶到底想让歌仙产生什么想法继而再说出那句话……最后有个“三选一”,大家自己猜,但答案未必就是三选一x另外本篇中歌仙的地位,就如同红叶问答中“红叶馒头”的地位哦(笑)

*看到“感冒失声”梗了吗!本篇时间线在髭切夜谈篇之后www


百人一首-其之五

 

猿丸大夫

「奥山に 紅葉踏み分け 鳴く鹿の 声聞くときぞ 秋は悲しき」

 

——来玩红叶问答吧!

歌仙兼定盯着她举起来的纸板看了好一会才开口道:

“……在你这种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状态下玩吗?”

她歪歪头,继续在纸板上写字。

——我可以靠写的!

“你倒是先说说看你为什么不说话。”

之前她确实因为感冒而失声过一段时间,但算算已经好了快大半个月,怎么今天又变成这样了?难道是感冒复发?

“……又感冒了?”

她摇摇头,举纸板给他看。

——是诅咒!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先别管这个了!

——来玩吧!

——红叶问答!

她一行一行写的飞快,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练出来的,真是成果斐然,就算她现在一句话都不说,歌仙兼定还是觉得她在喋喋不休,再配上她这一手潦草万分的字迹……

真想现在就把她抓回去练字。

——枫树!

……

她还自顾自的先开始了。

 

所谓“XX问答”,是她发明的用于解决“最后一口食物究竟该归谁”问题的方法,“XX”可以是任何一种东西,比如他们现在要玩的是“红叶问答”,那么接下来他们就要依次不停的说出和“红叶”有关的东西。

平时玩这个问答需要三个人,争夺最后一口食物的两人,还有裁判,裁判是判断他们说出的东西是否和主题相关的重要人物,而且裁判说的话不可反驳,也就是得裁判者得天下,这直接导致这个游戏玩到最后基本会走上贿赂裁判的丑恶之路,久而久之,裁判的人选就总是落在那些很少动摇的公正派刀剑男士的头上。

但现在只有他们两人,那规则就变成了“当一方忍不住对另一方说出的东西进行吐槽时为负”这种比起考验脑力,更在考验忍耐力的游戏。

歌仙兼定一开始还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挑现在跟他玩这个游戏,但看她从刚才开始就亮着眼睛对他晃着纸板,多少就明白了。

如果是考验忍耐力的话,在纸板上写字的时间反倒成了缓冲啊……

在小聪明上她脑子还是动的那么快,不过,他还是不会输的。

歌仙兼定这么想着,微微耸了耸肩。

“槭树。”

——大叶黄杨!

“盐肤木。”

——上沟樱

“三山琼花。”

——红叶馒头!

哦,在这里等着他呢。

看着她根本掩饰不住的得意神情,歌仙兼定忍不住勾了勾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都有点习惯在这种她以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的时候欺负她一把了……他也真是变得小家子气了。

“红叶天妇罗。”

她的喉咙里一下子冒出了类似“呼噜噜”的声音,跟小动物似的,他心情舒畅的看着她抓耳挠腮的模样,直到好久她才在纸板上再写字。

——红叶萝卜泥。

如果他来当裁判,那这个答案可不过关,当然他接下来说出的东西也不过关就是了。

他想起以前她曾经跟其他人大肆讨论过的一段,既然主题是“红叶”,那当然要拿过来用。

他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来,在她紧张不已的神情中慢慢开口。

“红叶锅。”

她一脚跺在落叶上,歌仙在看到她带着十足气势在题板上飞速写起来时就知道自己赢了。

——那不就只是个鹿肉锅吗?!!!!!

那一长串感叹号不管看几遍都让人忍俊不禁,当然了,就算不用“红叶锅”他也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赢,不过……

果然还是这种反应比较有趣。

一肚子坏水的歌仙兼定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他摊开一只手。

“我赢了。”

她飞起一脚把落叶踢到前面去,还扬起了不少灰尘,他皱着眉头用袖子挡了一下后立刻在她脑袋上来了一记,即使这样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头闷声哼哼了两下,又狠瞪了他一眼。

“红叶馒头那个时候我忍住了就不可能输了,难不成你还有别的东西可说?”

她噘着嘴想了想,写。

——还有“昨天吃了红叶馒头的我”。

“……”

好险好险,这他倒是真忍不住。

 

他今天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说话了。

当时陆奥守请她去后山弄点落叶回来,说是烤红薯要用,为什么非得用那么原始的落叶生火来焖……歌仙兼定是不懂其中的道理,但她显然很明白,所以接过陆奥守递过来的篮子后就对他敬了个礼。

那个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了,如果是平时的她,那会儿就算欢呼着跳起来也算正常反应,但她表情动作都挺激动,唯独一句话都没说,总是有点奇怪。

他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和回过头来的她对上了视线。

赶紧跑,再不跑就要被逮住了。

……

但结果还是被逮住了。

他将挎在左手的竹篮换到右手,想叹口气,她在旁边蹦蹦跳跳的,时不时就有枯枝被踩断的清脆声音从她脚下传出,这要是一直叹气得叹到什么时候。

“别闹了。”他用空出来的左手拍了一下她的头,“那边的叶片比较好,就用那边的吧。”

——歌仙你连这个都懂啊。

纸板后头的她露出一个崇拜的小眼神,他知道她是在演。

“只有笨蛋才不懂。”

她一下子别过头去,过了一会儿又举起纸板。

——刚刚我踩的好听吗!

“你又不是鹿。”

她立刻露出“这跟鹿又有什么关系”的表情,但突然眼睛一亮,扯了扯他的袖子。

——歌仙!我学鹿叫给你听怎么样!

他一个没站稳,差点就要毫不风雅的在落叶堆上栽一跤,比起这个,他刚刚竟然真的有一瞬在思考鹿到底是怎么鸣叫的以及她要怎么学……他最近是不是太松懈了点,明天开始多去手合场转转吧。

她又拉了一下他的袖子,让他回过神来。

“不需要,你再怎么学也都是人声而不是鹿鸣,况且……”

她有些生气的把纸板伸到他鼻子底下。

——是因为我是女的吗!

……是这个原因,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在慢慢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歌仙兼定很不喜欢眼下的走向,他用了点力气挣开了她的手。

“不用勉强想说什么,比起这个,快点弄好回去了。”

他的袖子从她的指尖下滑落,她愣了一会儿后弯下腰去,把脚边一枚落叶捡起扔到了他的篮子里,然后在纸板上写了个字。

——嗯。

给他看完后她把纸板收了回去,往他刚才说更好的叶片堆那边跑去。

 

落叶被踩断的声音。

十分刺耳。

 

他最后一次听到她说话是昨天晚饭时,她在烛台切的注视下老老实实的把筷子搁在碗上说了一声“我吃饱了”,然后就凑到太鼓钟那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现在想想,她今天没有说话的原因,太鼓钟应该知道吧。

不过他也能猜个大概,多半是他们玩了什么游戏她输掉了,作为惩罚要有多少时间不能开口吧,她刚刚也说了……准确的说是写了“是诅咒”。

如果是诅咒,那就有解开诅咒的方法,他之前还认为她是利用了写字的缓冲时间,想要赢他——这可能是解开诅咒的方法之一——才要跟他玩“红叶问答”的,但仔细回想一下她的反应,也许“红叶问答”本身才是她的目的。

而事实上他们的话题也从红叶,红叶馒头,红叶锅,到鹿鸣。

鹿鸣……

 

啊。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竟然那么拐弯抹角,如果不是他,别人怎么可能想得出来她这一串举动的意义?

 

“在如此相似的景象中为了体验当时那位歌人感受的东西,虽然差了一头鹿,那就让你开口说点什么假装一下鹿鸣……怎么可能这样混过去。”

人声哪里是鹿鸣,而且她又不是求爱而不得的雄鹿。

她要是开了口,怎么会让他觉得寂寞。

“而且……我可从来没说过想体验这种伤春悲秋的感情,但你要是再在那边磨磨蹭蹭什么都不说,还时不时就要用那种眼神来瞄我一眼。”

反而让人有点寂寞了。

“所以……”

已经猜到她实际上要让他说出什么话的歌仙兼定,觉得有了人形后就是这点不好。

控制不住表情啊。

他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些微的尴尬,微妙的羞耻,最后化成一声无可奈何的轻笑。

“刚才说‘不用勉强想说什么’……是我不好,我想听你说话,你总是不说话才让人浑身不舒服,说点什么吧。”

“诅咒解开了——!!!”

“……也没让你开口就说这个。”

“因为……!”她有些兴奋的跑到他跟前,“因为我每次话说多了歌仙就会嫌我吵了,我还以为这次也是,万一歌仙一直不让我说话该怎么办啊……刚才我就在担心这个!”

“也不用特地来找我吧,你在纸板上写个请求,去找……”

“小贞早就料到这点了!我输掉之后马上就打算去找其他人的,比如那群可爱的小天使们……”

哦,她第一个是想去找短刀们啊。

“但是小贞故意使坏,根本不让我接近他们啊!长谷部也不行,光忠也不行,他倒是没拦着我找鹤……但是这种状况去找鹤绝对是雪上加霜的份!”

“那早上提醒一下陆奥守啊。”

“我早上已经表现的很反常了!但是陆奥守这不是完全没反应过来吗!他绝对以为我是故意这么做的……”

“所以就找上我了?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让我感受一下秋日的寂寥还是不想让我感受。”

她暧昧的笑了笑,把手背在身后:“在没有人的深山中,看到一头雄鹿踩在火红的叶片上,那道不知该如何传递给心上人的声音,让人感受到了秋日中的那一点点寂寞……虽然和歌是这么写的,不过我想来想去,难道不是什么都听不到才更寂寞吗,听到再多的声音也不是向着自己,是因为这样才会觉得寂寞……我刚才一直都不跟歌仙讲话,歌仙……觉得寂寞了吗?”

“先说好,我不是因为觉得寂寞了才让你说话,而是因为我猜到了你想让我这么想,才顺着你这么做的。”

“哦!名推理!哇——!为什么突然打我啊!”

“等回去之后你的烤红薯我就收下了。”

“哈?!为什么?!”

“红叶问答,你输了。”

“……你是鬼吗?!下次手合我要安排你和髭切一起了!”

“我现在觉得你有点吵了。”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停止说话的!我要一直说下去!歌仙歌仙歌仙歌仙!”

 

虽然他被排在了短刀、长谷部、烛台切、鹤丸,还有很多人之后。

不过,她还是没有用在纸板上写上一句“请你说‘你说话吧’来帮我解除诅咒!”的做法。

如此拐弯抹角,如此费神。

只有他能猜到她到底想让他产生什么想法。

也或者他根本没猜到?

 

为了体验寂寞而让她(鹿)说话。

为了不想寂寞而让她对他说话。

为了不想让她寂寞而让她说话。

 

她想让他怎么想呢。

他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很多东西混起来糊在脑中,歌仙兼定看了看满篮子的落叶,看到了铺在最上头的,那一枚火红的秋叶。

……其实是他输了吧?



【附注】

 

1.红叶问答用的梗比较多了来详细的拆一下梗。

 

首先是从婶的枫叶开始到歌仙的三山琼花结束。

这一段是快速的植物攻防,婶和歌仙一开始就不认为对方会在这里吐槽。

所谓“红叶”(もみじ),既有红叶的意思也有黄叶的意思,而且也不单指枫树叶,这里出现的所有的植物到了秋天叶片会转为红色,虽然大部分都不是人们常常在秋天欣赏的红叶,但广义上确实是もみじ

 

这之后开始食物乱入。

婶意图用“红叶馒头”让歌仙吐槽,并不是因为红叶馒头和红叶无关(红叶馒头的原型树木是鸡爪槭,鸡爪槭的叶片也确实是もみじ),而是因为一般情况下她突然把话题扯向食物歌仙就会条件反射的说她太不风雅。如果在红叶问答中歌仙这么吐槽了就是婶赢了,所以她把输赢……可以说把全部都赌在了这个上面,全心全意的相信红叶馒头x

 

但歌仙用“红叶天妇罗”回应了。

红叶天妇罗是一种炸成红叶状的点心,现实中是大阪箕面市的名产,虽然并不是歌仙应该知道的东西,但因为万屋有卖所以他知道x

 

被反击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婶好不容易憋出了“红叶萝卜泥”,其实很有风险。

红叶萝卜泥(もみじおろし)的主要材料是萝卜和辣椒,被辣椒染成红色的萝卜泥跟红叶颜色一样所以才这么叫的,除了名字以外跟红叶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是带上裁判玩的红叶问答极有可能会被判负,但因为只有婶和歌仙两个人在玩,如果歌仙这时提出反驳就会变成歌仙输,所以两人版的“XX问答”真的只是在考忍耐力。

 

而歌仙的最后一击“红叶锅”其实也是“基本上和红叶没关系”,红叶有时也作为鹿的隐喻(花扎中有一张名为鹿に紅葉的牌),红叶锅就是鹿肉锅。

歌仙是故意这么说的,这点本篇里也能看出来,他知道婶一直都很在意这个,如他所料婶婶没能憋住,结果输掉了这轮问答。

 

顺便一提,如果歌仙在说完红叶锅后没有被婶吐槽的话,他就会把写过以红叶为主题的歌人全部说一遍,婶总会憋不住吐槽说“这都是些谁啊?!”的,所以婶基本上是必输无疑x

 

以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段红叶问答,而且其实是为了搞笑跟主题没什么关系(在藏了那么多梗之后连搞笑的功用都没了x

不过写这段是最花心思的!特别是一边写一边想象两人之间的气氛,而且如果真的只是想让对方吐槽,那还有“拼命瞎说跟主题完全无关的东西”这样一条必胜之道,即使如此他们选择的还是和红叶有微妙关联的东西,算是主人的意气和文系名刀的尊严吧!

 

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在看完附注后再去看一遍他们的红叶问答,一定会和第一遍看有不同观感哦!

 

2.踩着红叶的到底是人还是鹿,这个属于有争议的部分,从鉴赏的角度来说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是鹿踩红叶

 

3.这首和歌中描写了秋日到来后雄鹿为求偶而鸣叫的场面,也因此被认为是远离恋人时感受到秋日寂寞的伤感恋歌(且是从男性视角)←这也是本篇婶婶愤怒吐槽“因为我是女的吗!”的理由。

 

4.本首和歌的决字为奥(おく)

评论 ( 15 )
热度 ( 41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