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鹤婶】在概率问题上追寻真情实感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七夕不给本命写点小甜饼可能就进不了家门了,祝各位七夕快乐

*恋爱前提的背景让整篇文变得格外沙雕,敬请注意

*想不通的倒霉鹤丸x想太多的社畜婶婶

(1)

“光坊啊,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哈……鹤先生的问题吗?我知道了,是什么问题呢?”

“在概率问题上追寻真情实感……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诶?”

“是有什么毛病?”

“呃……”

“什么毛病?”

“鹤先生,那个鹤先生。”不知何时都快被逼到墙角的烛台切光忠终于苦笑着伸出手来挡了一下,“今天您的刃设好像哪里出问题了……这是什么吓人的新招数吗?”

“非要说的话我才是被吓到的那个,吓得刃设都要变形了。”

不,我才是那个要被你吓到变形的刃啊!

烛台切光忠强忍着想说出那句话的冲动,刻意停顿了几秒才再次开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我可以的话,就请讲给我听听吧。”

反正鹤先生跑过来就是为了跟他说吧。

这么想着,烛台切光忠看向那边的鹤丸国永,等着他开口。

“……其实……”

 

其实。

这一切都源于一场倒霉催的刀装问答。

所谓刀装问答,是指审神者向刀剑男士提问,而刀剑男士通过制作刀装来进行回答的一种小游戏,比如说——

提问:你觉得我是个好主人吗?

刀装结果:

金色:当然是,肯定是,你就是引领这个本丸前进的最佳人选。

银色:多多改进,继续努力。

绿色:一言难尽。

失败:呸。

 

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听说许多审神者都把它当做试探刀剑男士心意的手段,可他们的“心意”有时连自己都未必明白,竟然还能用这种方法测试出来——出于这样的好奇,大约一年前,鹤丸国永曾经向自家恋人提过那么一茬。

但由于她是个一心扑在工作上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社畜?对,社畜,所以当时顶着浓重黑眼圈从文书中抬起头来的她在反应了好一会儿后才问:“……这跟花瓣占卜有什么区别?”

“花瓣占卜?”

“嗯,用雏菊花的花瓣来占卜,不过……花瓣占卜只要花就行了,这个是要用材料的吧,啊,家里的库存还有多少……”

说到一半她的心思又飘到了工作上,本来鹤丸也不算那么有兴趣,所以也不打算再提,他刚想给她拿点点心来吃,就听到她小声问。

“鹤……是想玩那个吗,刀装问答。”

像是听到了最令人惊喜的话语一样,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脸,直到她的脸颊在他的手下泛起了可爱的粉红。

他已经无数次在她的话语中得到满足,过去也是,现在也是。

果然他的“心意”,才不是什么刀装问答能猜中的。

 

(2)

没想到时隔一年,鹤丸国永再次听到了“刀装问答”四个字,这次却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

她的表情比往常要别扭许多,“来玩吧,最近不是很流行嘛……刀装问答。”

流行……这都一年了,是该过气了吧。

并不知道她到底打得什么主意的鹤丸国永最终还是答应了她,反正只是个刀装问答。

刚开始一切都很和谐,似乎是为了热场,她先提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昨天的晚饭怎么样?”

鹤丸国永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饭菜的味道,光坊的料理向来很美味,不过昨天贞坊好像也跑到厨房去了,味增汤比想象中的咸啊……

这么想着,鹤丸将码的整整齐齐的一包all50资源拿出来开始制作刀装,没过一会儿,一个银色的轻步出现了。

“银色……也就是还可以,光忠的料理竟然只有银色啊……”

她若有所思,他却悚然一惊。

猜中了!

应该只是凑巧吧……怎么说这种刀装问答就是个概率问题,总共就四种结果,出现哪种都不奇怪。

“那,第二个问题……最近大家的工作,是不是安排的多了些?”

确实,因为之前的锻刀活动导致资源线岌岌可危,好不容易靠着不间断的远征缓了过来,不过一天要出去好几趟的大家是比往常看着都要疲累。

——绿色。

又,又猜中了!

“是嘛,果然要调整一下……”她小声嘀咕,鹤丸却紧盯着手上的绿色圆球,直到她问出第三个问题。

“那就来问个大家都会问的问题吧……”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我……是个合格的主人吗?”

金色,必须是金色,出来吧金色!

——金色。

鹤丸国永松了口气,却也不禁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单纯的概率问题,连中三问,难道冥冥之中这个刀装问答真能猜中他的心思?

这下才真正来了兴趣的鹤丸国永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手中的材料,他倒要看看这个刀装问答是不是能一直那么神奇。

 

但是,问题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因为这个问答多被用来试探心意,他们两个又已经是恋人关系,在有了三个问题的铺垫后,她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开始问一些听上去就像在撒娇的可爱问题了。

我是一个好恋人吗。

最近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吗。

你喜欢我吗。

问题很可爱,但答案很绿。

鹤丸国永的脸映在那三个新鲜出炉的刀装上,觉得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和这刀装一样绿。

 

(3)

概率问题,他现在确定这绝对是概率问题了,但是这绿色的概率也太高了点吧!

“这是……”鹤丸国永想要解释两句,但被她打断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没在意,嗯……我换种问法吧,那……我算是鹤的……重要的人吗?”

金色,快点来个金色,如果再来绿色他就要认真考虑是不是他手上的这些材料有毒了。

结果是金色。

太好了,是金色!

他邀功一般将金色的刀装捧到她面前,像是恶作剧大成功一样兴奋的抬高了音量,“是金色哦!”

“嗯。”她也笑了,“那刚才的问题,如果我最近有一些做的不好的地方,只要改正的话,鹤就会重新喜欢我吗?”

她故意用了“重新”两个字,意有所指的对他眨了眨眼睛,可爱得他想伸手过去揉揉她的脑袋,不过他还是全心全意的把心思投入到了做刀装上。

全心全意的结果是绿色。

“……”

“……”

“嗯……”她站起来,稍微往前挪了挪,“我到底哪里有问题呢。”

她一本正经的看向鹤丸,“脸?性格?声音?还是……身材?”

“选择题……?”

“是嘛,不能做选择题啊……”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那身材?是身材的问题吗,是身材的问题吧。”

别突然一副找到问题中心的表情啊!

她所指的部位实在太明确,如果在这里做出绿色刀装那在各种意义上可能都要完结了,就算是银色也好,就算是银色也好!

鹤丸硬着头皮使用了材料。

——银色。

“银色……勉勉强强的意思?嗯……鹤的心思,真难懂啊。”

银色也还是生气了!银色也还是生气了啊!你的心思才难懂啊!刀装问答也懂不了啊!

她面无表情的样子保持了很久,久到他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这里说出“今天就不玩了吧”那种话后,她突然叹了口气,伸出手指绕了绕头发。

那是她紧张时候的小动作。

“鹤……是喜欢有趣的东西吧,因为马上就是七夕了,啊,因为七夕实际上是从中国传过来的,所以7月份过了之后,8月份也可以再过一次……在那边的七夕,好像变成了情人节的样子……牛郎织女的故事也就是那样的嘛……”

明明应该是问问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她的七夕说明大会,她在说了好半天后才反应过来,“礼物……我……是个无聊的人,总是工作工作的……所以……如果我送给你一个很无聊的礼物,你会……讨厌我吗。”

他立刻开口:“当然不……”

她再次打断他,摇了摇头。

“现在是刀装问答的时间……对吧?”

 

(4)

“所以……那个问题的结果是绿色的刀装吗?”烛台切光忠问。

鹤丸国永在沉默许久后说:

“比那个还要糟。一开始我以为是银色,然后它炸开了。”

炸开了,炸开了,炸开了。

——失败。

那银色圆球还没能多闪几秒光芒就完全黯淡下来,就算它被捧在白如鹤丸国永的手中,都不能阻止它彻底变黑。

完了。

平时当然也会出现失败的刀装,但在今天,在这个时间点出现,这个刀装问答不是来猜他心思的,应该是来催他命的。

而她则是一言不发的盯着他变得空空如也的手很久,在他终于想到要说点什么之前站起身来匆匆离去,之前做好的金刀装银刀装绿刀装在一旁的架子上滚来滚去,撞出了十分清脆的声音,像是在提醒着他一件事一样。

鹤丸国永看了看自己的手,叹出一口长长的气。

“我的礼物啊,应该是没了吧……”

 

“诶,为什么最后的感叹会是礼物……?”

“这个刀装问答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啊哈哈,知道这个也不能怎么样吧……”

“当然能怎么样,偶尔改变一点无关紧要的历史也挺有趣的吧,是最高的惊吓了嘛。”

“确实是最高的惊吓了但这个真的会带来很多麻烦的鹤先生请住手……”察觉到面前这个故意摆出嘻嘻哈哈表情的男人确实有一瞬间是认真的,烛台切光忠的语气比往常更为诚恳。

“人类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这种理所当然的概率问题……”

“鹤先生一直都在说‘概率概率’的,前三个问题不都完美猜中了吗?”

“只是凑巧,那也是概率问题。”

“但是在我看来……”烛台切光忠笑了起来,“这个刀装问答,是鹤先生不对哦,什么概率问题……就是因为这样小瞧它才会变成这样,因为鹤先生很厉害,所以都没有考虑过吧,把‘概率’变成‘确定’的方法。”

“什么意思……”

“鹤先生可以试着问我问题哦,如果对那个问题我的答案是‘金色’的话,我就一定会做出金色的刀装来。”

“是么……”一瞬间眯起眼睛的鹤丸国永隔了两秒后才露出和平时一样的笑容,“会说出这种帅气台词,光坊才是很厉害嘛,既然光坊都这么说了,那我要想个足够有趣的问题啊……那这样吧,把‘问答’变成‘占卜’……”

他往刀装室的方向指了指,“如果光坊没能一次做出金刀装的话,你一直担心的伽罗坊和其他人的相处问题,就要再隔上一段时间才能解决了。”

 

(5)

——那可一定要做出金刀装了。

被无辜牵扯进来的大俱利伽罗在房间里打了个喷嚏,这边的烛台切光忠却是轻描淡写的接受了来自鹤丸的“挑战”,他站起来在屋子里翻了翻,最后拿过来一个御守。

“光坊,这是要在做之前祈祷一下……?”

“不,真这么做的话还不如直接去找物吉君吧。”

看到眼前的鹤先生突然露出了“对哦我怎么忘了还有物吉!”的表情,烛台切光忠忍不住弯了弯眼睛,“其实,秘诀是这个……”

他从御守中拿出一枚绘马。

“这,这是……!”鹤丸国永瞪大了眼睛。

“这是以前小贞还没来,但是已经有他的消息的时候,主人苦着脸说万一要锻刀的话她没有信心,就把这个绘马放在御守里送给了我,还说什么‘一直带在身边的话光忠的心意就能融进绘马里了,到时候一发出小贞哦!’这种话,哈哈哈,很可爱吧?”

“咳、咳咳!”

“是是,鹤先生,刚才是不是露出一点羡慕的表情了……”

“咳咳咳!”

“那么,现在这枚绘马要为了小伽罗来使用了!”这么说着,烛台切光忠拿着那枚绘马去了刀装室。

鹤丸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就看见他拿着个金刀装出来了,到底是用上了最高级的绘马,这个金色……看上去都比其他金刀装要灿烂。

“看吧,鹤先生。”

“……我如果扔绘马进去她绝对会生气的。”

“嗯,所以这件事就请鹤先生替我保密吧,不过鹤先生,有些事确实是概率的问题,不过正因为不敢去相信确定的答案,有时候反而会故意去追寻不确定的东西,这种矛盾性……就当成是她的小小任性嘛,鹤先生不是偶尔会过来抱怨她不太依靠自己吗?在概率问题上追寻真情实感到底是有什么毛病……这个问题的答案,鹤先生不想知道吗?”

 

(6)

在概率问题上追寻真情实感……

她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她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又看了看摆在抽屉里的小盒子,只想叹气。

早知道直接硬着头皮送出去就好了,这么一来……更加不敢送了。

 

在七夕的时候给恋人礼物……这是好友的建议,她去递交文书时正巧遇上了。

“七夕?七夕不是上个月才过了吗……”

“那是普通的七夕,这次这个才是真的七夕哦!因为七夕的传说本来就是中国的嘛,那当然也要过这个七夕了!”

“但是我怎么记得书上说这个节日主要是女孩子祈祷自己心灵手巧……”

“是恋人的节日啦!一年一度牛郎和织女相聚的日子!怎么想都是恋人的节日嘛!”

“啊是嘛……那也不用送礼物……”

“反正以你的性格,平时也根本想不到要送些小礼物巩固一下感情吧,不要因为对方是付丧神就怠慢人家哦!”

不……哪怕对方是个普通人类她也不会想到这一层啊,她就是这种性格。

认真到无聊的地步,只会老老实实完成布置给自己的任务。

连往前踏一步也要担忧很久,还很迟钝……啊,但是对自己有自知之明算是个优点吧。

待在这样的她身边,鹤……会觉得无聊吧。

“礼物啊……”

准备礼物的话,说不定能让鹤惊喜一下,鹤应该会高兴的吧,以前她给他什么东西,就算是大家都有份,给他的时候他还是会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但是,无聊的她也一定只能挑出无聊的礼物吧。

“鹤……看到无趣的礼物会失望吧……”

“那你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

她愣了愣,摇摇头,“鹤很温柔的,如果我直接去问了,他肯定会说我送什么他都会觉得有趣,以前他说我‘有趣’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捉弄我……”

因为很温柔,因为不愿意伤害她。

所以就算待在无聊的她身边,也不会多说什么。

“虽然鹤总说我很有趣,还说什么因为看上去闪闪发光……”

告白的时候,他对她说因为她在他眼里闪闪发光,那个时候她一边紧张一边还在想,鹤是鹤又不是猴子,怎么会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但其实……真正在发光的是鹤啊。

身为名刀鹤丸国永的他。

身为付丧神鹤丸国永的他。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足够闪闪发光,她是因为憧憬这一点,想要站在离他更近,更近的地方,才努力朝他的所在走去。

他所看到的她的闪光,说不定……只是他光芒的反射而已。

“啊,好了好了,不要秀恩爱了,告辞了。”

“诶……”她刚才哪里像是在秀恩爱了……

“对了,如果你纠结来纠结去就是不愿意直接去问的话。”好友冲她神秘一笑,“那就去试试刀装问答怎么样?听说很准哦。”

 

(7)

她路过刀装室的时候看到鹤捧着个小盒子站在门口,她想了想还是走过去,“鹤,刚才……咦……”

那个小盒子,看着好眼熟……

怎么好像她平时装绘马的那个……

“……绘马小偷?”

“不不不不不!”鹤丸国永用尽平生力气拼命摇头,“这是误会!”

“鹤,如果你做个刀装都要用绘马的话我会生气哦。”

这一刻之前的感伤早已烟消云散,她已经不是那个为情所困的小女人了,她是个社畜。

“松竹梅就算了,你手上这个盒子里可都是富士哦!是大家好不容易……”

“光坊就用这个做刀装了,就刚才!”

“诶?!”

用出其不意的惊吓——事实上是毫不犹豫的背叛——让她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虽然想立即解释点什么,但越看她的脸他就越想笑。

还真的笑出声了。

“怎,怎么了……”

“那种表情。”

“诶……”

“提到工作会变得气势汹汹,被吓到又是这种表情,百看不厌,很有趣。”

她红了脸,又旧话重提,“……对了,刀装问答……那个只是个概率问题啦,我没有生气,所以你可千万不要真的用绘马去做刀装哦!”

“是吗,没有生气?”

“没生气没生气。”

“没有伤心?”

“……没有。”

“那给我礼物。”

看着他向她摊开的手,她露出了活像被撞到小脚趾的表情,“……这不是还没有到七夕嘛。”

“你是打算就这么混过去然后不送了吧。”

“……”猜中了。

“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呢,那个时候我也是想直接回答的,既然你知道是概率问题。”

“那是因为……”

 

为什么要在概率问题中追寻真情实感。

那当然是因为,怕从你嘴里说出的温柔话语,并不是真情实感啊。

因为有自知之明,因为了解自己,因为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胆小。

明明没有喜欢上他,一心一意只想着工作时,她还更坚强一点。

在概率问题上追寻真情实感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那当然是非常害怕,非常害怕,害怕的不得了。

我和你这份相交的心意,会不会也仅仅只是上天一时闭上了眼,才突然诞生的奇迹呢?

就算你说我闪闪发光,会不会,那只是我紧攥着的,属于你的一块闪光碎片。

等你发现了真相,那光芒会不会就像那个失败了的刀装。

 

从一瞬间的银色,变回虚无的黯淡呢?

 

“果然刀装问答很浪费资源。”

他突然提到浪费资源什么的,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放心吧,我不会用绘马了,你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吧,问最想问的问题,然后……啊,那是光坊的台词啊。”

他看上去有些不满的歪了歪头,“得改一下……那,我来向你证明,区区一个最多只有四种结果的概率问题,怎么可能明白我对你的……‘心’呢。”

 

(8)

突如其来绽放在她唇边的亲吻,只是轻轻一瞬的贴合就分了开来。

“是金色的。”

她按住胸口,看向他的手。

“真的……啊,但是我还什么都没问……”

就算想问什么也被刚刚那个突然的亲吻给吓忘了。

“没关系,这果然只是个概率的问题……和‘回到本丸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今天最喜欢的人’一样,一听到你回来了那群小家伙跑得比谁都快,怎么可能追得上啊。”

“啊,不……我好像也没说过那种听起来还挺渣的发言吧,而且比起短刀……前段时间我回来第一个看到石切丸的概率更高一些哦。”

“那是因为他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清扫院子!”

“……为什么你好像闹起别扭了,那你也每天都扫院子不就好了。”

“我被你派出去远征了!一天好几趟!”

“……对,对不起……”她很心虚。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嗯……你得给我那个什么,七夕礼物,对,给我七夕礼物,我才会不生气。”

她哭笑不得,“怎么突然这么幼稚了……鹤,你的刃设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能让刃设变得不对劲的事情太多了,比如那连着来的绿色刀装。”

“失败的刀装。”

“总是被派出去远征。”

“被扣下的我的礼物。”

“还有……”

“还,还有嘛……”

“还有,为什么你会给光坊富士绘马啊?!”

那个最影响刃设了!

“嗯?啊,是小贞那个时候……哇!”

他靠过来不客气的给了她一个脑瓜崩,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拍了拍手,“我也问你个问题吧!”

“哈……?”

“然后,你也用刀装来回答我。”

“刚才你不是还说什么浪费资源……”

“我可以给你提供我的私房资源。”

私房钱就算了私房资源是怎么回事,你平时出阵在路上捡到的木炭是不是忘了上交?!

一瞬间社畜上身,她非常想这么问。

 

不过,比起这个……

那个放在抽屉里的七夕礼物,果然还是得送出去啊。

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但是,刚才她没能问出的最后一个问题,他已经提前给了答案。

用只是概率问题的刀装问答,提前给出了金色的答案。

那么稍微放心一点,大胆一点。

即使真的只是抓到他的闪光。

也试着……去握得更紧一点。

 

“如果你也做出了绿色刀装,那就很惊人了!”

“为什么你一副盼着我做砸了的样子……而且……在概率问题上追寻真情实感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啊……”

“是啊。”

他这么应着声,向她伸出了手。

“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啊,那么担心,明明真正的答案……”

 

早就在那里了。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131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