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歌仙祭】第七场---他的吉签与她的忧心之月

*巨型flag目录请戳这里

*这个周末回了趟老家干得全是力气活,写不出温柔的文字啦!

*但家里的炸鸡腿真好吃,真香



百人一首-其之七

 

阿倍仲麻呂

「天の原 ふりさけ見れば 春日なる 三笠の山に 出でし月かも」

 

歌仙兼定是不可能做偷窥那种事的,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做的。

所以眼下这个状况是凑巧,只是凑巧,真是凑巧。

他就凑巧站在那么个对房内景象一览无余的位置,本来就虚掩着的门也是凑巧被哪里来的风吹得更开,更凑巧的是……这里可是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难道还不允许他不动声色地在外头观察观察?特别是那位“客人”一进去就走到他的书柜前还捋起袖子,看着就是要翻箱倒柜的模样,歌仙想她要是翻完了能收拾好就还算孺子可教,但凡弄乱一点——她这个月的团子就不要想了。

只是她都快碰上漆面了,却还是面有难色的缩回手去,大概是为自己擅闯他房间还搞出这种小偷小摸的行径而感到心虚吧。歌仙听她长叹一口气,又看她在房内溜达了小半圈,最后在他往常看书吟歌的桌前坐定,又心有不甘地往书柜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歌仙在扬了下嘴角后才想起这种情形下要是笑了也太松懈了——而且怎么想都有问题——他悄无声息地往后退了一步,想今天这件事他就当着没看见……

“咦这是什么,啊,歌仙的和歌集吗……”

 

他立刻站了回去。

 

歌仙兼定,作为一振文采斐然、举手投足不会愧对风雅二字的文系名刀,怎么可能指望一个动不动就把优美和歌擅自译得毫无美感的人类女性读懂他笔下的思绪,还给出能合他心意的评价?

他不指望,嗯,不指望不指望。

但……看她读得认真,况且她既然都读了,他也不是不能听一下她的读后感,就算只是一句干巴巴的夸赞,他……

“啊看不懂,啊这篇也看不懂,这就是传说中‘字我都认识,连在一起我就不认识了’的神奇现象吗……”

……

最神奇的现象该是歌仙兼定眼下的心境,他好像还听到了体内——或者脑内——发出了像是被金铳兵连轰上十二下的声音,他面无表情地推门而入,她被吓得措手不及,条件反射地并拢双手,纸页相合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那一声“啪”就跟谁被打了脸似的,她肩膀一抖,他偏了偏头,问:

“你在我的房间找什么?”

她像是被按了慢动作行进按钮一般一点一点地从桌前站起,又一点一点挪到外头,她的视线游移不定,隔了好一会儿才找好借口,

“我在找……”她紧张地都不敢看他,“我在找,找人生的方向……?”

不同于她这带着征询口吻的可笑回答,歌仙兼定斩钉截铁,“出去。”

“哦……”她点点头,立刻往门边走,眼看她就要走出房间,歌仙兼定总算控制好了自己那总忍不住要往上翻的眼皮,

“……等等,回来……!”

“啊?”她都一脚跨出去了,“出去还是回来啊?”

他差点脱口而出一句“当然是回来”,但这句话一说,她肯定立刻蹬鼻子上脸,歌仙兼定想想不能让她这么猖狂,但也不能真让她出去,纠结再三最后是苦了自己,他眉间都快皱出一个“川”字,也只能没好气的说:

“……先别出去。”

这种情形下她向来反应机敏,立刻嬉皮笑脸的走回来,他真想狠狠戳两把她的额头,“平时怎么说都不听,刚刚怎么那么听话?”

“诶,不是歌仙总说平时怎么说我都不听,所以我刚刚决定改过自新一下啊……”

也不知道是谁先笑的——不过多半是她——一时不察跟着松了表情的歌仙清清嗓子,“行了,你到底在找什么?”

“没,没找什么啊……”

“我看是在找这个吧。”他从袖子里抽出一张被折得平整的纸。

“啊大吉签。”她反应过来想捂住嘴,但为时已晚,这答案他并不觉得意外,只是看她直勾勾的盯着他手上的签纸……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只想叹气。

 

每年正月三天新年假,就算是时之政府也还是安排妥当的,每年还贴心的为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准备了可以参拜的模拟神社。她心心念念想抽中下鸭神社,第一年却是抽中了同一地区的伏见稻荷大社,今年则是抽到了春日大社。

虽说是一年之中的第一次参拜,不过也就是走个过场,即使他们之中不乏曾被供在神社中的刀剑,但一群付丧神跑到神社里去净手撞钟扔香火钱算怎么回事……大多数人只是想看她难得精心打扮,再欣赏一下踩着木屐走两步就要往外踢鞋的她——连求签都是顺便。

据说她曾有过连抽一百次签都是末吉好不容易才迎来一枚大吉签的、搞不清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的惨淡过去,歌仙知道她后来把那张大吉签送给了小夜,小夜似乎还答应了她什么,远征时若是经过神社还总会进去绕一绕。

今年他们抽签时小夜抽到了一张中吉,因为江雪左文字与宗三左文字两位都抽出了末吉,于是小夜说要把自己的中吉分给哥哥们,左文字一家的气氛一时和睦到几乎要飘出圣光,在一旁的歌仙只能暗自羡……欣慰,他无比欣慰。

于是歌仙兼定第一次在抽签时“鼓足干劲”,意图也抽出一张末吉来好去分一杯羹……结果抽到了大吉。

……居然抽到了大吉。

那会儿不知道他是不是一脸愁容得明显,她捏着自己抽的签找他说话时都心不在焉,只记得她抱怨自己又抽出一张末吉来,还问他抽了什么,他就回抽到了大吉。

现在想想……当时她的眼神,是不是立刻就变绿了?

 

她现在的眼神也是碧波荡漾,绿的吓人。

 

看她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上的大吉签都快滴下口水来,歌仙都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

“哎等会儿,我先说好。”她用手背糊了一下唇边,“我可没打算偷的,我只是想……想摸一摸,哎呀活的大吉啊……好想摸……”

她冲他张开双手,十根手指在空中“游来游去”,看得歌仙都想倒退一步。

“……怎么小时候是那么懂事知礼的孩子,长大了就变成这样了。”他忍不住拧着眉头这么说了一句,她却疑惑的一歪头,“嗯?为什么你一副好像见过小时候的我一样的口气……当然我小时候确实懂事知礼,我现在也懂事知礼啊,我这不是没偷吗!”

他知道自己失言,干咳着掩饰了一下之后把签纸递到她面前去,“行了,你那么想要就给你吧。”

“真的吗!我……”她刚想伸手来拿,突然又收回手,“还是……还是算了。”

“……怎么了?”

“大吉签嘛……其实写了什么,我都能猜得出来,无非就是心想事成,家人安康,恋情成就,旅途平安什么的……”

她放低了声音,抬起头来,“啊,天上的那轮明月是如此美丽,越是看着它,就越想起家乡的月亮……真奇怪啊,这句话。月亮……可是只有一个啊。”

她如此喃喃,又很快打起精神,“对了对了,歌仙你知道吗,只要是吉签啊,都是在说好话哦,像我这次抽的末吉,也说了‘只要耐心等待,所等之人一定会回来’这种话,真的是……”

“谁又提出极化申请了?”

她一滞,连呼吸都一下忘记,再吸气时就被呛了一口,她赶紧捂住嘴摇了摇头,抬手拦了一下他伸过来的手,“没事……没事。”

她又咳了两声后顺了气,这一次是回答他问题的摇头。

“没有谁提出,但是……大家多少都有那个想法,我能感觉到。又不是第一次,大家也从来没有一去不复返,但是……为什么总是会那么想呢……明明应该是同一轮月亮,是不是大家,还是想着过去的那一轮呢……”

她知道自己说出了没出息的话,声音更低了。

“大吉签……我记得多半都是很爽快的句子,所等之人会不会来,会;旅途能不能平安,能;心愿能不能达成,当然。我……大概要被这么果断的安慰一下,才能安心吧……嗯,一定也不会安心的……啊,但是歌仙。”

她把手背在身后,突然露出笑容,“这枚大吉签歌仙还是留着吧,将来歌仙也踏上旅途的时候,就让这张签保佑你旅途平安,这可是春日大社的大吉,最灵了!至于我嘛……就耐心等待啦。”

她故作精神的话尾融进夜色,歌仙这才发现已经到了月上树梢的时间,稍微抬头就能看到挂在天边的那轮明月,他想,这与他在细川家看到的明月到底有何不同呢。

……当然是不同的。

虽然是同一轮月亮。

但当然,是不同的。

 

“我很想去看那边的月亮。”

他这么说着,看到她的肩膀轻轻一颤。

“不过,要论更习惯看哪边的月亮,当然是这一边。还有我的签文里可没有‘所等之人必会归’这种话。”

“诶……”她惊讶地抬起头,“不会啊,一般签里面应该都……”

他将手中的签纸摊平,递到她面前,本来应该写着那行字的地方确实被另一行字代替,不愧是大吉,就像所有的大吉签一样,回答的短而果断,合人心意。

 

——心之所向,近在咫尺。

 

她盯着那行小字眨了半天眼睛,“诶……诶?为什么……这个签文……诶?难道因为是政府模拟,所以会出现BUG签吗?”

“大概吧,不过既然是大吉……”

这么说着,歌仙兼定从她手中抽回了那张签,珍而重之的再度折叠,放回袖中。

 

她果然还是一脸艳羡,紧紧盯着他的袖口。

他笑了笑,将手背到身后。

“这么灵验的签,我还是不给你了。”

 

 


【附注】

这次其实没啥好解释的,来瞎扯扯吧

 

1.这首和歌的作者阿倍仲麻吕是遣唐使,据说遣唐使在来中国之前会在春日大社祈祷旅途平安(因为那个时候都城在奈良嘛),所以春日大社对于阿倍仲麻吕来说既是国家意义上的故乡也是真正的家乡←这同样也是春日大社的旅途平安签很灵的原因

 

2.本篇提到了小夜的夜谈第二年的新年特别篇,本篇时间发生在参拜春日大社(政府模拟)的两天后,同时也发生在后藤的夜谈前,在后藤的夜谈篇中,是婶主动提出让后藤极化修行的,这种心境转变其实也要归功于歌仙的大吉签x

 

3.其实正经签文x里的“待つ人、来る”应该是“等待之人必来”,这里故意改成了“所等之人必归”,差不多啦x一般签文都是这句,所以歌仙的签文,心之所向近在咫尺,虽然是指就算踏上旅途也心系本丸这种贴心话……但其实就是BUG签←以毁气氛为乐的作者上线

 

4.有一个不管是夜谈还是特别篇还是本篇都没提到的梗拿出来说一下,其实今年过年只有歌仙抽到了大吉签,其他人都是中吉或末吉,唯一一个抽到“凶”(不是大凶还算可以啦x)的是大包平,轻信了莺丸“抽到凶的人才是真正的运气绝佳”那种鬼话x而喜气洋洋到不愿意把签系在木架上还想带回去。这个梗真希望有朝一日在大包平的夜谈里或者哪个特别篇里详细写一写!

 

5.本首和歌的决字为天の(あまの)


评论 ( 12 )
热度 ( 47 )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