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巴形薙刀的场合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终于写完了!这段时间乱七八糟的事简直太多了,咦,玩游戏?不不不,不只是玩游戏的问题嘛!

*所以这次的主题也是游戏(?),结局是双赢喽!


Talk 66---巴形薙刀的场合


半个月前,我收到友人来信,信上说过两天给我送个礼物。我期待得要命,两天后蹲在本丸门口待机,结果一无所获。

那个时候我哪里知道她说的“两天”就是个虚数,两天复两天,两天何其多,直到半个月后的现在,我才在信箱里发现了她说的礼物。

那“礼物”被一个又长又扁的盒子包装起来,还用胶带封了五六层,我拆了足足半个小时,拆得满头大汗,晚上吃的饭都消化光了。好不容易拆开...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龟甲贞宗的场合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深刻怀疑自己还沉浸在看小英雄舞台剧的余韵中以至于没法组织句子……

*在写这篇之前看台词看了很久,还特地去问了一些比如为什么追寻痛苦啊,什么是支配之类问题(……),听完之后似懂非懂倒在床上大喊“不行啊龟甲,我还是没办法理解你!”,然后就是这篇夜谈的由来——


Talk 65---龟甲贞宗的场合


我一直觉得审神者每周一次的文书工作非常多余,这周才交上去,就要开始考虑下周写什么,横竖都是瞎编,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又不是周刊漫画家。

周刊漫画家好歹还能以取材的名义休刊呢!我呢,我只能捧着本杂志,靠里面的温泉特辑聊以慰藉我荒芜的心。


“...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千子村正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本篇是我仔细研究了千子极化前后台词的成果……可能有点跑偏,但我大致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这样

*选择让人迷茫,自己的选择却能成为力量。


Talk 64---千子村正的场合


其实本丸里不少人很有妈妈要素,像可以完美复制传说中“妈妈的味道”的光忠啊;动不动就叮嘱我多穿少吃注意身体的药研啊;啰嗦的和全天下的妈妈没有区别的歌……呃……我还是匿名吧。

总之,就是很多人在很多时刻能给我妈妈的感觉啦!

但是,我从没想过蜻蛉切也会是其中一员,更没想过有朝一日他竟然能用那般充满母性的眼神看着我,导致我一和他对上视线,就会自动脑补“你还小啊,妈妈是担心你!”“我已经不...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大包平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对歌仙祭有印象的盆友还记不记得我说过要写的梗……来了,就是这个!

*我不想写成像和泉守篇的笨蛋vs笨蛋形式(因为重复了一点都不有趣),所以没有刻意去写婶婶和大包平的“傻”,但只是用了其他说法而已ww这算欲盖弥彰吗……


Talk 63---大包平的场合


自从我上次从荞麦那里得知了晚上去厨房偷吃东西要光明正大后,我就觉得明明掌握了偷食真谛还只是单纯偷个肉包或点心啥的……太亏。

所以今天晚上我去厨房不仅开了灯,还烧了水,打算泡面吃。

跟肉包比起来,泡面是一种特别的食物,它很有仪式感,在付出烧水现泡的辛劳同时,还用等待的时间吊着你,吊着你的胃,吊着你...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情人节特别篇---圣巧克力嘉年华

*是情人节贺文!(贺什么呢……)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明明不是写的情人节当天的故事,却也是当天的贺文,请大家欣赏这个本丸的情人节!

*赶在情人节发,却在情人节过去后改,然后改完啦!(莫名亢奋


特别篇——圣巧克力嘉年华


我从来没考虑过情人节这事儿,主要是因为我从小缺乏外界的刺激。

我的童年记忆片段中没有太清晰的母亲的面影,有一年看电视剧——那时候我还挺小的——看到剧里的家庭主妇为全家制作了巧克力,我就问爸爸:“妈妈给你做过巧克力吗?”

爸爸先是愣了愣,然后很显然陷入了回忆,陷入了甜蜜的回忆,因为他开始傻笑,还笑过了晚饭时间,我既没得到回答,...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特别篇---回家与回不了家与我与大家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每一年这个本丸都会从这里开始~因为夜谈系列只会出现已经身在本丸的刀,所以这个时间点还是有人没来的,明年就会登场(?!)

*祝各位新年快乐!去年写的又慢又少真亏大家没有骂我><来年也请继续支持我的故事们,夜谈系列下一次将会从大包平篇开始,敬请期待!


「第一日」


(1)

拜启:

新年快乐。

年贺状已经收到了,亏你能在那种大小的卡片里写那么多字,年贺状真好看,啊年贺状真好看,那么好看的年贺状是在哪里买的?

……抱歉,上面那句是顺手。

我这边要写的东西比较多,所以只能随信附上空白的年贺状,祝你度过一个好年,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ソハヤノツルキ的场合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

*以前在各处都透露过自家这位是叫荞麦的,所以本篇就来圆故事

*真的是自己作孽的私设,跪着也要圆回来


Talk 62---ソハヤノツルキ的场合


我要严正说明一下,荞麦,之所以被称作“荞麦”,罪魁祸首不是我,要怪得去怪同田贯。

要不是荞麦来的那天同田贯是近侍,我的冷笑话开关也不至于开了就关不上;要不是我那会儿管同田贯叫了声“大狸子”后惨遭他一记手刀,我也不至于怀恨在心念念不忘;要不是被同田贯敲了那么一下,我也不至于在荞麦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我要重振我审神者的威风——!我至少要捍卫自己说冷笑话的权利——!”

这三个要不是再加三个不至于造成了最不...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特别篇(小)---刀之语

*汇总目录请戳这里,是夜谈系列的小特别篇,本次出场是本丸新选组的各位,清光是半个主角!

*其实我只是想写剥花生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扯出了这么一篇

*中秋节了啊,今年买的蛋黄月饼蛋黄不够咸←这是我的中秋感言


(0)

这世上有许多失败者。

比如为了胜利而不得不失败的人。

比如拼命挣扎到最后也终究失败的人。

比如跌倒在半路,连失败的资格都无法获得的人。


这些人的故事,到底由谁来记住,谁来讲述呢?


(1)

“我最近啊,看了两本讲宫斗的书。”

我兴冲冲的对清光比划了一个V字,但他的注意力全在手中的漫画上,连往日总在我面前表现可爱争夺宠爱的人设都...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汇总目录请点这里

*本篇又可以叫“只有大典太不知道”,请看完全文再来体会一下(笑)

*这是定时发布,这会儿我应该还没起床……现在夜谈的成稿时间真的越来越恐怖了,我到底在燃烧什么玩意儿写夜谈啊……生命之火吗?


Talk 61---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醒过来的时候,我眼前的一切就像被打上了一层厚厚的码。

模糊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到底是面对着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以至于竟会出现这样充满自主规制效果的景象——我愣怔两秒后尝试着眨了眨眼,眼前的马赛克风景开始像匹配成功的俄罗斯方块一样有了松动。

大约是糟糕到顶点就只能转好吧,况且这症状也不是今天才发作,我也习惯了,这两天我一直...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小狐丸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稻荷明神很神奇,可男可女x顺便有个有趣的地方,在小狐丸的介绍和语音里一直都说帮忙相槌的是化作狐狸的稻荷明神,但是《小锻治》的原文里其实是个少年,所以本篇就找了个平衡点!

*现在夜谈非得大半夜爆肝,实在是太夜谈了吧(笑)!还有……夏夜也很苦短,最好珍惜时间,共勉。


Talk 60---小狐丸的场合


十分钟前我才和别人聊了会有关他的话题,十分钟后就遇到了他,虽说我并不是在背后编派他,但还是心虚了一把,连抬手打招呼都比平时慢了半拍。

小狐丸倒是大大方方走到我身边来:“主上大人,真巧啊。”

我也对自己竟能和远征归来的他在万屋偶遇一事表示了震惊,但他一...

1 / 8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