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汇总目录请点这里

*本篇又可以叫“只有大典太不知道”,请看完全文再来体会一下(笑)

*这是定时发布,这会儿我应该还没起床……现在夜谈的成稿时间真的越来越恐怖了,我到底在燃烧什么玩意儿写夜谈啊……生命之火吗?


Talk 61---大典太光世的场合


醒过来的时候,我眼前的一切就像被打上了一层厚厚的码。

模糊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到底是面对着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以至于竟会出现这样充满自主规制效果的景象——我愣怔两秒后尝试着眨了眨眼,眼前的马赛克风景开始像匹配成功的俄罗斯方块一样有了松动。

大约是糟糕到顶点就只能转好吧,况且这症状也不是今天才发作,我也习惯了,这两天我一直...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小狐丸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稻荷明神很神奇,可男可女x顺便有个有趣的地方,在小狐丸的介绍和语音里一直都说帮忙相槌的是化作狐狸的稻荷明神,但是《小锻治》的原文里其实是个少年,所以本篇就找了个平衡点!

*现在夜谈非得大半夜爆肝,实在是太夜谈了吧(笑)!还有……夏夜也很苦短,最好珍惜时间,共勉。


Talk 60---小狐丸的场合


十分钟前我才和别人聊了会有关他的话题,十分钟后就遇到了他,虽说我并不是在背后编派他,但还是心虚了一把,连抬手打招呼都比平时慢了半拍。

小狐丸倒是大大方方走到我身边来:“主上大人,真巧啊。”

我也对自己竟能和远征归来的他在万屋偶遇一事表示了震惊,但他一...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特别篇(小)---灯之音

*汇总目录戳这里,本篇因为讲的是夜谈(过去)的故事所以收在了目录里

*这比我昨天写的那个更贴合主题对不对!标题还故意取对称了x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考场作文!但是超字数,零分(笑)

*虽然也是个特别篇不过标注了(小),是因为并非全员出场的大特别篇,本次故事时间线是本丸建立两天,从歌仙到爱染共计十七振刀剑男士出场哦!


(1)

本丸里有一间小房间,与其他房间都不同。


“为什么只有这个房间……装的是拉绳灯?”

“拉绳……什么?”

正在进行写作“大扫除”读作“大冒险”的本丸第一次探险之旅的我和歌仙对视了好一会儿后,我才想起他对“电灯”的认识还不够充分。

在之前的房间里已经...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小乌丸的场合

*今天(居然已经是今天了!)高考的盆友们!请竭尽全力,不留遗憾,在试卷上用自己的知识放声呐喊吧!

*汇总目录戳这里

*本篇第一句话请务必尝试用日文拖长音读一读,然后……然后可能就会吐槽说“这个作者有毛病啊!!”吧x


Talk 59---小乌丸的场合


“小乌呦!一、起、来、玩、吧——!!”

被我用无比欢乐的语调叫了一声后,小乌丸端着茶盏的手明显一顿,还露出有些错愕的表情:“这是……”

坐在他旁边的狮子王跟着探出身子:

“诶,谁?”

“喂!!!”这种公然引逗吐槽的行为实在不可饶恕,我跺跺脚,移开戴在脸上的面具,“当然是我啊!除了我还能是谁?!”

“在大白天戴着...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特别篇---春日奇妙物语

*汇总目录戳这里

*突然就写了个超长的特别篇,本丸全员出场,不过本篇是有点偏和泉守的,他在这篇里算半个主角哦!

*要写一个故事里的故事……真不是人干事,我写到最后已经完全忘记一开始写这个故事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只能现编,所以可能会出现没有圆上的地方……还有这个结尾大概也是哪里怪怪的吧……不过,正是因为有这些怪异的地方,才配得上“奇妙”两个字!还请大家带着奇妙的心情来观看!

「那是在某个春日讲述的故事。」

 

(1)

春天里偶尔会有这么一两天的吧,明明外面是大好春光,心底却有慢慢侵蚀而上的无力感,神经处于麻痹状态,什么都不想做。

我歪在廊柱旁,晒着因为到了午后而变得更为热烈...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返场---今剑(极化)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终于写了小今的极化!虽然我自己写本篇小今说的话时还一个没忍住哭了起来x再看一遍的时候又十分平静了……这次因为用了可能不太好理解的暗喻,就争取给每个人带来不同的观感吧!

*和小今极化前的夜谈还有岩融的夜谈都有联系,本篇还抱有“让大家与小今都联系起来”这样的野心,所以最后才有那样的打岔啊……


Talk 58---今剑(极化)的场合


我喜欢春天的宴会。

当然不是说喜欢像今天赏完夜樱后剩下的这杯盘狼藉的场面,而是喜欢在宝贵春光中和大家一起在樱花树下谈笑玩乐的时间,再热闹的宴会也比樱花的花期短,由不得人不眷恋到伤感。

我站在院中看着那棵虽然还没大到能卷起粉色暴...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日本号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这篇我前后准备了十来个版本的开头,而大家看到的这一版本……我都不知道是哪一版的!

*其实我前天就把正文写完了,然后我昨天把它删了,今天重写了……号叔,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折磨人的男人!


Talk 57---日本号的场合


正如“一个工作人士的压力来源永远是他的职场”这句至理名言所述,最近我正因为即将召开的季度审神者大会而深陷文书之海,目前压力很大。

工作压力一大我就想找点治愈的事做一做,比如最近很流行的动物疗法,我先是去找了小狐狸,导致他现在一看到我就抗拒的要炸毛,大嚎“吾的尾巴要秃了!要秃了要秃了鸣狐救吾!”这种话。

什么嘛,我写文书也写的快秃了...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后藤藤四郎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开头我真的是想恶趣味到底,用上最不该用的台词,但仔细想想觉得很不妥所以改掉了……修改完转头一看,觉得改的真对x

*这是一篇开头非常恶趣味,结尾非常突兀,通篇不知道在瞎扯什么,还不知道谈没谈的夜谈……后藤的这篇,请大家尽情体会我的放飞


Talk 56---后藤藤四郎的场合


“我……已经……不行了……”

后藤的头靠在我的手臂上,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他紧紧抓着我的衣袖,还想要跟我说什么:

“大将,我……真的……”

“嗯,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后藤,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对不起……我……竟然会在这里……输掉……可恶……”

他这么说着,慢慢的闭...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博多藤四郎的场合

*汇总目录点这里

*这个夜谈里出现的所有东西在万屋里都有贩卖,各位同事注目一下,记得别买x

*又名“没法写出博多方言的感觉却写出了一个疑似很有男友力的博多”


Talk 55---博多藤四郎的场合


语言是特别的。

比如说一件不怎么确定的事,如果将它说出来,多说几次,几十次,几百次,也许就会变成真的——就是这样特别的力量,像是什么玄妙的魔法。

虽然有精神论的嫌疑,不过,我现在正需要借助这种特别力量给自己信心,所以,闪光吧!语言的魔法!

——这么想着,我蹲在一边,开始碎碎念:

“我是这个本丸的主人,我是这个本丸的主人,我是这个本丸的主人……”

捧着杯子路过我的清...

【刀剑乱舞/女审出没】夜谈---包丁藤四郎的场合

*汇总目录戳这里

*这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人妻后干脆自暴自弃的东西

*这几次夜谈又将是粟田口专场!啊,治愈的小天使们……


Talk 54---包丁藤四郎的场合


“旅途的终点~到底会有什么~在~等着我~”

可爱。

我默默的看着一边唱歌一边慢悠悠收拾远征行囊的包丁,不禁露出了看似痴汉实则慈祥的笑容。

“一定有~温柔的人妻~在~等着我~”

他依然欢乐的在哼着自己编的小曲儿,不过……

我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


之前因为那个四季限定点心的事,我还担心包丁会跟我闹别扭,当然他确实闹了,大概闹了五分钟左右就又恢复了治愈人心的小天使风采,不愧是粟田口。...

1 / 7

© 锦上添花 | Powered by LOFTER